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沐国恩随他们三人来到院子里,按住车钥匙上的遥控键,矮墩墩的巧克力色车身渐渐褪去篷罩儿,好像美女当众揭开了面纱。西尔维亚顿时笑靥如花:“哇哦,早说你开的是敞篷儿车,我们刚才就不矫情了!”跟沐国恩一起把前座儿靠背放倒,扶老夫妇欣然入座。沐国恩系好安全带,问道:“去哪儿?”
  
  “东四四条的阅微庄四合院儿,”西尔维亚道。
  
  沐国恩心想:那顺着东四北大街往南扎就是了,估计也就是三四公里。这算什么兜风呢?西尔维亚似乎看透了沐国恩的心思,冲他挤挤眼:“教授住城里,我住八宝儿山,远着呐!”北京周末不限行,天气又好,街上车水马龙,车开得走走停停。不过四个人都很享受火辣辣的阳光和路人的目光。沐国恩想起上个月在瑞士游山玩水的时候,敞篷车并不少见,只有六七十年代的经典跑车才能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还是北京好,拉风的成本低多了。
  
  在东四四条胡同口儿,西尔维亚开口了:“就这儿吧!胡同儿忒窄了。”沐国恩回望她一眼,感谢她的体谅,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开了进去,直到挂着六个大红灯笼的垂花门门口儿。垂花门本是四合院儿里内宅与外宅的分界线,这里成了宾馆的大门,颇有点儿内衣外穿的味道,符合时代潮流,正对沐国恩的胃口。待教授夫妇下车进门后,沐国恩不禁问道:“法国老头儿老太太,干嘛非住进胡同里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就是巴黎教授的范儿,”西尔维亚说“巴黎教授”这几个词儿的时候改用法语,故意拖长腔。“我去过老两口在拉丁区的寓所:墙上挂中国字画儿,书架里摆满了线装书。对他们来说,来北京不住四合院儿就跟写法语不加重音符号儿一样大逆不道。不瞒您说,我原本图方便,也订了这个酒店的客房。下飞机打车过来,司机在胡同口儿就想把我们撂下,我们当然不干。也难怪,胡同儿确实有点儿窄。酒店挺可爱,客房全套儿中式家具,就是小了点儿,他们住的套间才30平方米。再有就是这条胡同儿是单行线,打车进出不方便。”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