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四章

  (4)
  
  经过一夜的折腾,周日一直睡到大中午才醒来,我睁眼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用遥控器开启音响,诺拉•琼斯天籁般的声音流淌在睡房中。可能是倦怠了与女人的千篇一律的调情加勾引加上床模式,现在的我习惯很长时间都是独处,也可能是缺乏激情的庸碌生活使人变得麻木不仁了吧。
  
  三十分钟后,我坐在SOHO现代城A座的味千拉面馆里用餐,这是我常来的地方。我喜欢坐在敞亮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来来往往的各色男女,不时有一些装扮入时的OL女郎在门廊旁做出一副等人的模样。这时我就会根据她的长相预测那个男人的模样,不过今天坐在我对面座上的两个女孩儿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坐在左边的姑娘穿着严实的职业套装,带一副宽边眼镜,应该是公司的中层主管。她对面的女孩儿则是黑色露背衫,胸部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短裙配长靴,裸露出白皙的大腿,侧面看起来五官轮廓清晰精致。或许是知道有人偷偷看她,姑娘转过脸和我对视了一下,低声冲同伴说了句什么,然后那个女孩儿也转头看了我一眼,两个女人禁不住咯咯低笑起来。接着性感女孩儿夹起一块水果送到对面女孩儿的嘴里,还伸出左手亲昵地摸了一把同伴的脸颊。
  
  同性恋这些年在大城市流行得很快,应该是多年的道德禁锢已经崩溃瓦解,人们的欲望如同脱缰的野马泛滥肆意。一方面社会的多元和宽容度不断扩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金钱社会使人们获得生存方面的解放,没有人能够以道德规范限制他人的行为。论及自己,对于男人的同性行为我还是觉得无法接受,而内心深处对女人的同性行为隐隐还有一种倾慕。大学时看过日本小说家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把两个女人之间的性爱描写得美丽洁净缠绵,以至于有一次梦中入戏,发现自己置身于两个性爱中的女孩儿旁边,并情不自禁地加入了她们嬉戏的战团。
  
  遐想间,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老傅打来的,约我下午陪他去十三陵水库打高尔夫,晚上则一起到顺义潮白河的一家俱乐部消遣。老傅是社交场的活跃人士,只要他一来北京我就没有闲着的时候。不过社交是成功商人的基本功,挣钱时能当孙子,花钱时会当大爷嘛。朋友们也曾当面说我的脾气总拿自己当爷不能折腰成不了大事,这点我也有自知之明。好在我也没有做成功商人的驱动力,在这个浮躁、复杂多变的社会里能够自保自立自足,对我这样既无根基靠山也无资本同时又没有野心的“三无”人员来说足矣。
  
  我站起身,微笑着向循声望过来的那两个卿卿我我的姑娘竖起手指,做了个“V”的手势,在她们投递过来的魅惑眼波中走出了饭馆。
  
  和老傅做朋友算起来已经有八年了,最早认识他是我去广州出差,我认识的一个大姐委托他关照我,很有股北方爷们儿仗义劲儿的老傅满口答应而且殷勤接待,混熟以后就成了哥们儿。他无论是生意上的事情还是私生活都不避讳我,反而遇到重要事情会让我托底。我当然明白这是因为我没有商业兴趣,也和他在尔虞我诈的商界没有利害冲突,所以才发展成为倾心至交。
  
  秋日的十三陵水库波光潋滟,老傅带着他的电视台小蜜和我相差不多时间到达球场,随后还有他的生意伙伴陈公子开着宝马X5来到球场会场和我们会合。陈总四十出头,穿着白色球服显出精悍的样子,他是世家子弟,在政商两界均有着深厚的人脉。
  
  老傅把我和电视台小蜜介绍给陈公子,他很客气地表示幸会。如今社会上有很多元老新贵的亲友横行无忌,其中一部分是纯粹的骗子,一部分则是能七弯八拐和权贵扯上关系的远亲,真正嫡系的权贵后裔还是多少有些教养和风度的。电视台小蜜谄媚地向陈公子献着殷勤,我看见陈公子只是正眼看她一眼就转头淡然和老傅聊天。陈公子在这个高尔夫球场旁边拿下了二百亩地,名义是开办个国际学校,老傅计划参与投资并把香港和广东的富商拉进来一起玩这个项目。
  
  “杨先生做什么行业的呀?”谈话间陈公子突然转头问我。“这小子是个职业玩家,高尔夫和滑雪高手,闲着还策划电视剧骗女人眼泪什么的。”还没等我回答,老傅抢着介绍说。我只好解嘲说:“嗨,我也没什么正经事儿,闲人一个。”
  
  陈公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没想到杨先生也涉足影视圈呢,有什么大作吗?”我说两年前帮朋友策划弄过一出言情戏《北京的风花雪月》,他眼光一闪,说看过看过,印象深刻,女主角许静纬还不错。打完球分手的时候,陈公子特意跟我握手道别:“我也投资了一家影视公司,有机会还请杨先生指导哦!”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公子哥和那位女明星关系非同一般。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