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第十六章

  (16)
  
  这些日子跟着老傅、童正戎一起混在中关村,白天和周钒他们一起反复推敲投资的细节事宜,晚上夜夜笙歌寻芳作乐。偶尔开车经过三里河大街,路旁发黄的银杏树叶不断飘飞到前挡风玻璃上,心下蓦然一动:好久没和杨泓联系了,也不知她眼下如何呢,先过去看看再说吧。
  
  到了金色阳光假日的售楼处,却不见杨泓的影子,她的同事告诉我,前两天杨泓陪客户去现场看房被凉风吹感冒了,在家养病没来上班。我以前要送杨泓回家总被她拒绝,这回得趁机一探香闺啦,于是便找那个女孩儿详细问清了她住的地址,顺路买了一束玫瑰、百合鲜花直奔通州。
  
  通州应该是距离北京市中心最近的一个郊县,由于地铁连接城区,交通相对方便,且房价比城区便宜许多,所以这里的新兴小区不断落成,聚集了许多工作几年刚成家的年轻白领男女和刚走进社会还没有多少积蓄的租房住户。
  
  杨泓住的地方在一个半新半旧的家属大院的顶层,这种七层楼高的房子一般都没有电梯,而且楼梯仄小光线昏暗。当杨泓打开房门一见是我,略显苍白的脸庞上先是万分惊诧,然后绽放出喜悦的神色来,“哥,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了呀?”
  
  看见她就穿着单薄蝉翼般的睡衣,胸部挺拔曲线妖娆,楚楚动人的样子,我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嘴里不停地责怪她生病了也不告诉我。她挣扎了一下便乖乖地任我把她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哥,我好喜欢你带鲜花给我呀。厨房里有个空花瓶,你接些水来帮我插上放在床头吧。”我一边按她的吩咐到厨房找花瓶,一边打量她的住所。这是那种老式的一居室套间,客厅只有几平方米大小,宛如一个过道,卧室有十来个平方,白粉墙面上挂着一幅杨泓的黑白艺术照,微微侧面但清晰的脸部轮廓,一双幽黑如深潭的眼眸让人心动。房间虽小却被布置得整洁干净,空气中仿佛含着一股青春女孩儿特有的清香气息。
  
  我摆放好花瓶,给杨泓倒了杯热水冲板蓝根服剂,然后紧挨着她在床沿坐下,伸手抚摸她的额头,问她是不是还难受。她紧紧握住我的手压在脸庞上不放,柔声低语:“嗯,好多了,只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这个囚室里好难受,就像全世界都把我遗忘了……”看见一丝泪从她眼角溢出,我忍不住俯身下去吻着她的眼睛,她也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紧紧抱住我的身体,苍白的面容渐渐泛起红晕来。
  
  当我寻找她柔嫩的嘴唇,她却扭来扭去予以躲避,“哥,我不要把感冒再传染给你了。”我便搂着她娇柔的身躯斜倚在床头,腾出一只手搂在她胸前,隔着薄纱抚弄。杨泓双手赶紧把我的手拉住不让肆意妄为,噘着嘴在我耳边轻羞涩地说:“不行,哥,人家来麻烦了哩。”


  
  这个我所喜欢的女孩儿,却总是在关键时候不能得手,弄得我有些啼笑皆非。杨泓见状眼波流转,像是下定主意后把嘴凑近我说:“你要是实在忍不住,我用手……”一语未终,后面的声音如蚊蚁细不能闻。
  
  事有凑巧,正在这当口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黎黎打过来的,问我晚上有空没有,方便的话跟她见个面,新一期刊有她写真的《男仕》出版上摊了,她想找我一起庆贺一下。大概是听到对方的性别,杨泓用手指头捅捅我的腰,一脸古怪的笑意。我随便应付黎黎说现在有事情脱不开身,等有空再约她好啦。
  
  “看来我们售楼处的那帮女孩儿说得真对呀,‘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应该解释为:男人的一半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剩下一半是各式各样的女人。”杨泓竟然调侃起我来,我也顺水推舟打哈哈说:“你没听说一个女人爱你,你是男人;两个女人爱你,你是情人;三个女人爱你,你是情圣;四个女人爱你,你是情人加人民币;一千个女人爱你,你是英雄;一亿个女人爱你,你是妇女用品吗?”
  
  杨泓突然伸出手在我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一脸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我,“那你算是情人还是妇女用品呢?”
  
  我也嬉皮笑脸地回答说:“人不玩我,我不玩人;人若玩我,我必玩人。我就是一个都市游戏玩主而已。”
  
  如今的世道,玩家就像我怀里的这个女孩儿所患的流感一样在都市蔓延,那些高楼大厦、胡同巷道中有多少破碎的婚姻和肢解的家庭?从写字楼到饭局到夜总会,多少苟合情事在不间断地上演,还有谁会相信脱离房本、存折的爱情?更何况在报刊、网络上公开征婚的MM们,居然把性能力也列为考核标准,昭示着一个男女平等、互相消费时代的来临。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