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恐怖科幻 > 七夜怪谈 > 第 1 章 第一夜 阳台上的柜子
第4节 第三节

    三 
    天终于亮了,我这才放心地睡去。绷了一夜的弦松了,这一睡,人就像变成了石头,连姜鹏在外面敲门都没听到。 
    姜鹏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早上10点了,但他分明记得自己昨晚上了闹钟,闹钟定在9点。这闹钟极老式,需要每日上发条才能运行,但声音特别响,同屋的几人屡次要求他更换,都被拒绝了。 
    “这可是我爹妈当年的定情信物,多有纪念意义啊!”姜鹏振振有词,“再说闹钟不响,怎么能把人弄醒?” 
    但这一天早上,闹钟竟然没把姜鹏弄醒,他不由地在心里犯嘀咕:难道是闹钟大限已到,寿终正寝了? 
    想把闹钟拿过来检查一下,才发现一个问题:原来闹钟根本就不在枕头边。 
    这可奇怪了。姜鹏分明记得自己昨晚上好闹钟放在枕头边,而且睡着前迷迷糊糊地翻身,额头还碰到闹钟了,怎么可能不见了呢? 
    仔细找找枕头下面,没有看到。趴下来看看床底下,仍然没有。找同屋的陈朝晖问,答案是不知道。问问隔壁屋的两个人,也没有人知道。倒是王睿嘟嘟哝哝地说,他的袜子也不见了。他赌咒发誓,说刚翻出来的一双干净袜子,就搭在床边的椅子腿上的,不知道怎么就没了。 
    搬进新家的第一个晚上,就丢了两件东西,这可实在让人不快。大家一阵忙乱地在屋里东翻西找,哪里找得到? 
    姜鹏此时才注意到我的小屋门还紧锁着。王睿说:“会不会昨天我们取笑这小子一通,他要捉弄我们一下出出气?” 
    陈朝晖摇头,说我不会这么无聊:“再说了,要捉弄你也不至于藏你的袜子,要是我,怎么也得藏手机。” 
    大家觉得这话也不无道理。姜鹏不甘心,还想找我问个明白,但不管怎么敲门,只能听到里面传出隐约的鼾声,只好作罢。 
    “这小子睡成死猪了。”姜鹏无奈地说。 
    我这一觉睡到下午才醒,同伴们早已各自坐在电脑前开始工作。最近有一单小生意,给一套武侠小说做人物设定,书商要求往日式风格靠拢。活儿不算紧,但由于搬家耽误了几天时间,所以原定今天开始追进度的。我不由得有几分愧疚。 
    吃了点面包牛奶,和同伴们打过招呼。姜鹏等人问起丢失东西的事情,我自然是一问三不知。 
    “闹鬼了!”姜鹏骂了一句,也不再多问了。闹钟和袜子,毕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丢了也就算了。 


    闹鬼了!我心里一颤。想起了凌晨时分,隐约听到阳台上传来的响动。难道会和那书柜有关? 
    我想告诉姜鹏,但又担心被姜鹏讥笑,最后还是把到嘴的话咽到了腹中。 
    姜鹏买了个新闹钟,王睿换了双袜子。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似的。霍柯曾提议,也许等到第二天早上,闹钟响起的时候就知道到哪儿去了,姜鹏没好气地说:“上一次发条只能闹一次!” 
    我也不再做恶梦了,每日只是暗自留心,看还有没有人丢东西。但一连三天,似乎没有人发现丢东西。看起来,那一夜丢失的两件东西纯属偶然,兴许只是两个人的记忆同时出现故障而已。 
    我渐渐安下心来。活儿也顺利地完成了,对方很满意,半个月后付款。 
    一切看上去都不错。 
    但过了几天,又丢东西了。这次是陈朝晖的男士香水。 
    霍柯新结识个女网友,想要去见面,但他的体味不大好闻,怕把人家给熏走了。陈朝晖说,他有一瓶别人送的男士香水,自己也从来不用,就拿给霍柯去骗姑娘吧。 
    但是一找,陈朝晖愣了:“我明明就放在这抽屉里的,搬家那天还收拾来着,怎么没了?” 
    霍柯也帮着找,但最终一无所获,只好不喷香水就去了。 
    晚上霍柯阴沉着脸回来,显然见面过程不尽如人意。众人禁不住又说起物品失踪的事情。姜鹏叫道:“我们前几天没发现丢东西,说不定因为丢的是不常用的,所以没有注意。大家去清点一下!” 
    这一清点,才发现,还真是或多或少地丢了几样东西。姜鹏的一张喜多郎的CD没了,霍柯一个精致的名片夹找不到了,王睿也发现有东西失踪。 
    问到我的时候,我愣了一下,说:“我……我的一枚耳环找不到了。” 
    于是众人聚在一起商议,都觉得此事很诡异。到目前为止,没有丢钱,没有丢太贵重的东西,可见不是遇上了什么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但每个人都丢东西,这是确凿无疑的。倘若平时屋里没有人,也就罢了,但这帮所谓的soho成天都呆在家里,谁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把东西拿走? 
    “会不会遇上了什么心理变态的人搞恶作剧?”霍柯说。霍柯平日里喜欢读侦探小说,发生什么怪事,总是首先往“变态”上想。 

    “也许是什么动物,专门喜欢偷小玩意儿拿去收藏,比如鸟啊猴子啊之类的。”王睿也说。 
    “是啊,搞不好是一个心理变态养了一只鸟一只猴子,专门来偷我们的宝贝。”姜鹏没好气地说:“这只鸟或者这只猴子还会缩骨术,可以从那么细的防盗栏里面钻进来。或者那个变态是锁匠,能打开我们的防盗门,溜进我们的房间,还不被我们发觉。” 
    的确,这间房子的原主人,那个奇怪的老头,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并不像一般的城市居民那样,安装那种格子比较粗疏的防盗栏。他选择了那种非常细密的、如同金属网一样的防盗栏,防盗门上也有三把锁。 
    “王垚,你有什么意见?”姜鹏问我。 
    我闻声一震,有些慌乱地说:“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会丢东西。” 
    姜鹏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怎么了?脸色很难看啊。” 
    我说:“我……我有点胃疼,我先回去躺会儿。” 

    说罢,我起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要不要胃药?”陈朝晖在背后喊。 
    我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径直把门关上了。 
    为什么只有我没有丢东西?我躺在床上,觉得冷汗直冒。 
    这件事情会和我有关吗? 
    我总觉得思绪中有个什么东西在搅动着我的神经,就好像激流中一块突兀的礁石,令我烦躁不安。但我又始终不能把那模糊的影子具体化,这种感觉是很痛苦的。 
    我究竟在害怕什么? 
    直到入睡前的一刹那,我才惊觉是什么东西一直让自己恍惚不安。 
    书柜!和书柜有关系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