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6节 奇怪的声音

    屋里只剩下张古和那个男婴。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安排。        
    很静。用一句老话形容就是: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男婴静静地坐在张古的床上。        
    张古看了他一眼。他正看张古。他和他第一次这样近地面对面。        
    那男婴像眼科大夫一样,仔仔细细地察看张古的左瞳孔。张古抖了一下,他当即肯定:这个婴儿的眼神决不是婴儿的眼神!        
    张古避开他的目光,想说点什么,但是不知怎么说。        
    有两种说话方式。        
    一种方式是像对婴儿那样柔柔地说:“叉,乖乖,在叔叔这里不要闹,让叔叔抱着你……”

banbijiang.com

    这种语气张古觉得实在说不出口,因为他明明感到对方不是婴儿,他明明感到他的婴儿表皮里包藏着另一个人,包藏着一个险恶的成年人。在只有男婴和张古的情况下,他的眼神似乎也不掩饰这一点。对于这个巨大的秘密,他们在眼神里意会神通。        
    另一种方式是,张古干脆揭开面纱,直接和他谈判:“我知道你不是婴儿,你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想全世界的人都不会知道,我只想问你,你要干什么?”        
    但是,他的面前毕竟是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婴儿,假如他这样板着面孔向他发问,自己都感到恐怖……        
    终于,张古慢慢走到抽屉前,拿出一个口琴,递给叉,小声说:“叉,玩这个吧。”——最后他还是采用了对婴儿说话的语气。这也证明了不管他多么肯定自己的直觉,最终他对这个婴儿信任还是大于他的怀疑。        
    叉不再看张古的左瞳孔,他接过口琴,摆弄一阵,并不会吹。        
copyright Banbijiang

    张古拿过来,吹了几下,又给他。        
    他学着吹,吹得乱七八糟。        
    这时候,张古觉得他又很像一个婴儿了。        
    过了一阵,张古在房间一角给他支了一张钢丝床——他不想和他一起睡。然后,张古试探着给他脱衣服,说:“太晚了,我们睡觉吧。”        
    他看了看张古,把口琴放下了。        
    可能是在两个妈妈那里训练出来了,他很听话,让张古脱了衣服,乖乖躺进了被窝。
    睡前,张古在他的床下摆放了一些软垫,防止他半夜掉下来。        
    张古关了灯,屋子一下被黑暗淹没了。        
    外面,那条狗又在门外叫起来:“汪!汪!汪!”张古不知道那是谁家的狗。张古一次都没有见过它。只是,每天夜里它都到张古的门外叫。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和他在同一间屋子里。        
    恐惧涌上张古的心头,他感到这个世界虚飘飘的,他想抓住一个固定的东西,可是没有。
    他屏住呼吸,严密关注着男婴的动静。男婴无声无息,像一个哑谜。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那条狗停止了叫。屋里更安静了。        
    张古全神贯注地听。        
    “啪……”隐隐有木头干裂的声音;“唰,唰……”隐隐有虫子走在墙壁上的声音;“咚咚咚……”隐隐有老鼠跑动的声音;“呼,呼……”隐隐有猪在圈里打呼噜的声音;“嗒……”隐隐有水缸里冒泡的声音……
    张古十分疲惫,困意一阵阵袭来,他要合眼了。         banbijiang.com
    突然,他在黑暗中听见了另一个声音,是那个男婴发出的:呜呜咿咿。        
    这莫名其妙的儿语让张古无比恐惧,他的睡意一点都没有了。        
    那个男婴很快又没有任何动静了,可是,也没有呼吸声,一片死寂。        
    张古屏住呼吸,继续聆听他。        
    过了很久,张古实在挺不住了,又合上了眼睛。        
    朦胧中,他听见那个男婴又开始发出了声音:呜呜咿咿哞哞,这次音节多了一些,有点像念经。        
    张古的心又一次被恐惧占据——假如男婴在梦中突然说出话来……想到这里,张古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一动不敢动,把耳朵张得像饭盆那么大。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过了一阵,男婴又没声音了。        
    这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张古特别特别困,他的注意力稍微一放松,他的眼皮就黏黏地沾在一起,一下滑进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他又听到那个男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但是,他已经滑到梦乡的湖底,再没有漂浮上来……他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个男婴慢慢坐起来。他的心开始狂跳,想问他:你干什么?——可是,他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只好缩在被窝里,观察他的下一步举动。他以为男婴一定会走过来,可是没有,他摸起他的随身听,在黑暗中摆弄着。突然,他哭起来。他的声音特别难听,像野猫在叫。        
    他不是从来不哭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