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死忠歌迷 成为一生的朋友与支持者

 

  当然,受欢迎的滋味是任谁都不能抗拒的,在香港有件对邓丽君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第一个邓丽君歌迷俱乐部“香港青丽之友会”的成立,这件事看来微不足道,日后的影响却很深远。
  
  一九七二年六月一日,“香港青丽之友会”成立之后,几乎是每半年一次,配合邓丽君到香港的日期做固定聚会。其中不少歌迷一跟就跟了她二十几年,到她逝世都没有离开过她。如今香港歌迷会成员已达数百位,最老的超过七十岁,最小的不过十四岁,平时定时行善,持续为她传播爱心。每年五月八日的怀念邓丽君之旅,他们组团来台湾,到金宝山的筠园陪陪邓丽君,为她亲手扎玫瑰花圈,在她的坟前点香祝祷,围在一起,轻轻地唱着她的歌。他们也非常照顾邓妈妈,陪着邓家兄弟的儿女们玩,感觉上就好像邓家的一分子一样。当歌迷可以到这样的地步,除非是这位偶像太好,让人从年轻爱到老,否则一时的“偶像情结”是很难维持这么久的。
  
  当时的香港歌迷会会长张艳玲是个短发、大眼睛的女孩,和邓丽君同岁,打从十七岁起就迷上她的歌。邓丽君第一次来香港,在电视台播出她的专访时,更爱上她的纯真、善良。于是,她和几位男男女女的歌迷,大约有五六十人,大家喜欢的对象既然相同,就成立了“青丽歌友会”彼此联谊。“青”指青山,当时他是最帅、最红的男歌手,“丽”,当然就是邓丽君了,“青丽歌友会”其实只维持了两年,就自然而然地解散了。
  
  “青丽”虽然烟消云散,喜欢邓丽君的人却始终没有改变初衷,尤其是看到邓丽君数年来始终如一地为慈善公益活动尽心尽力,更决定要和她做一辈子的朋友!这群年轻的朋友就在一九七六年三月三十日再度成立“香港邓丽君歌迷会”,每年定期和邓丽君聚会,他们会透过管道知道她来香港演唱的每一场时间。因为夜总会或歌厅的门票对一群穷学生而言,实在是太贵了,刚开始,他们从零用钱中一分一角的去存,存到满十五元才能进场,后来靠着关系可以走到后台听歌,才省下每次一定要看到邓丽君演唱的钱。
  
  二十几年来,他们每次都以“罗汉请观音”的方式请邓丽君吃饭,一伙人走在马路上中、前、左、右、后地包围住邓丽君,舍我其谁地“保护”她,一起去看电影也是前、后、左、右都坐满“自己人”,把邓丽君围在中间,宝贝得不得了。而邓丽君也从未让歌迷们失望,她始终维持着一贯的亲切、大方、温柔,没有任何架子,甚至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一个很平凡的小女孩,玩得很开心,并约好下次会面的时间,很少食言。她非常把歌迷当一回事,也只有在香港歌迷面前,她可以放怀地做自己,谈天说笑,回复一个少女应有的空间,不必设防,也无须担心人家对她的印象。
  
  她在保良局认养一男一女的孤儿多年,就是歌迷陪她一块儿去的,张艳玲最佩服的是她的敬业态度,有时陪她一起去录音,她总是一个音符唱不好就要求重来,甚至于有一次因为一个音唱不准确,放下一切工作,飞到她在伦敦的老师那儿,反复练到OK了,再飞回来重录。这种“可怕”的执着精神,应是她成功的主因之一。
  
  另一位幸运的歌迷就是明姊,当时她的弟弟正在香港宝丽金做事,得知邓丽君需要一位会烧饭的管家,他介绍了姐姐,她们在电话中聊得很开心,会了面也一见如故,从一九八九年到她过世的六年间,明姊和她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生活在一起。不管是在香港、在法国,都负责料理她的三餐,即使是在外录音,她也要明姊做好饭菜,送到录音室,不怎么爱在外头吃;连出国上飞机都带着明姊做的餐盒,不喜欢吃空厨。
  
  明姊印象深刻的是,邓丽君待她们就像好姊妹,把她们当自家人看,平时没事的时候,邓丽君会在家里教她们怎么包水饺,拌些什么馅儿、皮儿要怎么擀、怎么捏,包起来才好看、才好吃,她很熟练地一一示范,很有耐心地教到她们都会。有时也教她们做面片儿,说起吃的,兴致勃勃,每一道手续怎么处理,说得头头是道;有时大家一起去吃法国餐,回来就和明姊研究酱汁怎么做,还试做好几次,做到味道像了为止,两人“玩”得很高兴。
  
  有时候明姊在厨房洗菜、择菜、切切弄弄的时候,她就站在厨房门口和她聊家常,聊她的童年往事,说很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没有鞋穿。到外面玩,走到脚流血了都不敢哭、不敢讲。她不会让家人担心;有时也谈出去演唱时发生的种种趣事,可以一聊就聊四五个小时。邓丽君很健谈、很幽默,常说得她们笑到腮帮子痛,并不像外传的孤独、忧郁、内心痛苦,一回家就闷不说话,那完全是不了解她的人所想象出来的。
  
  明姊觉得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邓丽君这样体贴、善良、温柔、慷慨的人。举例来说,她从不把明姊当“工人”来看,她会要求明姊去学开车、学语言,她义不容辞地当明姊的老师,教她开车、教她英文,还亲自下水教她游泳,更鼓励她平时要多读书,给她很充分的时间进修,绝不会故意派一大堆工作给她。
  
  为了鼓励明姊多读书,她推荐《红楼梦》给她看,又为了引起她的兴趣,特别翻出《红楼梦》里面对吃很讲究的那一章,要她读读看,古人的吃法和做菜的方法多精致呐!直让人觉得她童心未泯。最温馨的是晚上两个人一起看电视,她会翻译节目的内容给她听,好的电视影集也会叫她一起看,解释给她听,最后,更不忘叫明姊要好好用功学语言,她从质与量上都提升了明姊整个儿的人生。
  
  一九九二年之后,邓丽君已呈半退休状态,她在香港大部分的生活是早睡早起,起床就喝一杯柳橙汁,看看报纸洗个澡,看书或听音乐,她说以前的日子太忙,到处赶场演唱,连好好吃顿饭、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把身体都搞坏了,而在香港的日子就是要休息。老牌影星林翠因气喘猝逝时,她还向管家金美说:“林翠就是没有人在她身旁照顾,气喘病发才会来不及救治,非常可惜。”真没想到,三年后,她也以同样的方式离去。
  
  再则,她要她们做任何事时都是用“请”字,语气非常温和,说话也很有技巧,“你能不能帮忙我做……”“拜托你帮我……”“要麻烦你做……”从来没有一句命令式的口吻,每次做了什么事,不论大件小件,她都一定道谢,她是习惯性的有礼貌,而非故意装出来的,明姊观察过她对谁都一样,并不是只对她而已!
  
  还有,邓丽君十分向往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有一天,她从报纸上看到一家医院征求会包扎伤口的看护,她就真的打电话去应征工作,她不是在寻人家开心,而是真的想去当护士,又说这也是她小时候的心愿之一。当然,后来那家医院没“敢”录用她,她还失望了好久,不理解人家为什么不肯录用诚心诚意的她。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