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淡定简单 平实生活学习语言是重心

 

  一般人以为邓丽君是美食家,吃东西一定很奢侈,事实上,她在赤柱家中是绝不浪费食物的,有时吃得一滴不剩,还诚心诚意的赞美:“啊!明姊的菜做得真好吃。”让明姊一整天都很高兴。有时一餐吃不完的,她就用保鲜膜包一包,晚上热一下再吃,都自己动手,绝不麻烦别人。
  
  最让明姊感动的是:有一次,明姊送餐去录音室给邓丽君,正好他们一伙人在开会,她要明姊把午餐放下,坐在一边,当时在场的有日本人,也有一位法国人,邓丽君一个人把日本人的话翻译给法国人听,再把法国人的话翻给日本人知道,最后,她还用粤语对明姊说一遍他们刚刚说的内容,当时,明姊的眼泪差一点儿落下来。
  
  她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帮忙煮饭的,但是在邓丽君眼里,她就是一个家人。她本来没有资格也去了解他们开会的内容,但是,邓丽君却认为她在现场,就不该冷落她的感受,而不厌其烦的再三翻译,这不但说明了她的语言能力强到可以通晓多国语言,而且证明了她对人的好是多么不着痕迹。她的体贴固然可爱,她的尊重更令人感动,明姊说自己从邓丽君身上学到的做人处世方法,一辈子都受用不尽。
  
  记忆中,六年来,她从来没有一天大声说过重话,也没有端过一次女主人的架子,明姊与邓丽君有共同度过生死线的交情,当她急性肾脏炎发作时,明姊曾哀求医生愿意把自己的好肾捐一个给她,当时并没有被医生接纳,反而是邓丽君一直劝她不要再哭了,自己的病交给专业的医生了,一定会好起来的。七天的住院期间,发烧时起时落,整个指甲都呈现了紫黑色,床前吊满了各种维持生命的点滴管,一直没有脱离险境。那是明姊见过邓丽君一生最脆弱的日子,丧父之痛加上无法奔丧的煎熬,令她沉默而憔悴,吃不下、睡不好,唯一的求生力量,来自于每天和邓妈妈通的国际长途电话。
  
  出院后,肾病并没有完全痊愈,护士每天要到家中量血压、打针,连续二十天不间断的治疗,整整休养了一个多月才转好。这段期间,明姊的心每天都是揪着的,人也跟着瘦了好几公斤。邓丽君开玩笑地说:“明姊,不准再瘦了,不然你先生要找我算账,我可赔不起哦!”知道她开始会说笑话了,明姊才放宽心。
  
  邓丽君身体转差之后,明姊曾在神明面前许愿从此之后不再吃牛肉,只可惜她的誓言做得再彻底,神明也没有眷顾她的心意,还是在一九九五年无情地带走了她心中无可替代的小姐。从那天起,明姊再也不为自己过生日,而是纪念她最思念的小姐,每当她看到她们一起去游泳的赤柱海边,一起走过的大街小巷,一起生活过的赤柱及巴黎故居,她都忍不住要哭很久很久,至今还不肯相信小姐已经走的事实。
  
  明姊对邓丽君的学习语言精神更是佩服,她在香港学粤语几乎没有什么困难过程就学会了。据她的好友说,邓丽君的上海话也说得非常好,地道到听不出她是在台湾生长的人,只是上海话平常并不常用到,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早在十六岁到越南演唱时,她就被优美的法语迷住了,一直想有朝一日好好学会这个美丽的语言。她在法国学法文,不但按时去学校上课,而且请家教在家中一对一的学习,每次上完课还自己反复听录音带,可以一个早上或一个下午都花在语言上,关在房间苦读,以她一个成就、声望都如此高的人,实在不必和初到异地的留学生一样拼命读书的,但是,邓丽君想学会什么就会全力以赴地去达到目的,绝对不会因为是要“用”到它,才去学它当工具,而是她真的对语言有兴趣,想要学好,直到驾驭自如为止。
  
  关于语言,邓丽君也有个小故事,爱看金钟奖现场转播的观众应该还有印象,邓丽君在一九八一年担任金钟奖颁奖典礼的主持人,那时请来了最红的电视影集《三人行》男主角杰克到台湾担任颁奖人。主办单位请来著名的邓树勋教授当翻译,但杰克和邓丽君攀谈的结果,发现不用翻译两人也可以说笑自如、沟通良好,邓教授就没有出场。但是,杰克是个非常皮的影星,他以外国人特有的随兴和幽默一直开着玩笑,邓丽君有些招架不住,一时有些紧张而应付不来,她开自己玩笑,向四周一边张望、一边大声说:“邓教授呢?我们的邓教授呢?现在需要的是邓教授,不是邓丽君!”引起台下观众哄堂大笑。
  
  不明就理的人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幽默,因为在那个年代,邓教授可说是台湾最有名的英语教学发声代表人物,他的美语是公认的流利而标准,邓丽君以同样姓邓,却无法说流利的英语来自嘲,搬出同宗邓教授来解围,一语双关,的确高明地带动了现场的轻松气氛,也证明她的应变能力过人,是制造全场欢笑的高手。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