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不争不求 最佳新人奖背后的新人泪

 

  刚开始到日本的时候,语言不通,饮食不惯,生活习性也不同,曾让邓丽君哭过好几回,邓妈妈看她天天都不开心,心里很难过,常常对她说:“算了,我们不必忍受这些,还是回家好了。”但她总是抹干眼泪说不!她不想认输,回去就表示她被日本歌坛打败了,也会辜负所有看好她、推荐她的恩人,所以,她一定要拼下去。果然一年不到,她的日文就说得呱呱叫,寿司和沙西米也渐渐能接受了。
  
  为了说好日文,她把注音符号、汉字、英文音标、罗马拼音全用上,歌谱上写得满满只有她自己才看得懂的批注,读起来都吃力,更别说是配合音乐唱出来,况且还要深入了解歌词的内涵和情感,再揣摩出表情、搭配出动作,辛苦可想而知。还好,日本歌坛有固定同一首歌就一直反复打歌的惯例,三四个月的宣传期,她可以走到哪儿都重复唱同一首歌,一轮下来也滚瓜烂熟,自然是越唱越好;但是日本人非常重效率,宣传期间几乎是马不停蹄地掐准时间拼命做,演唱、上节目、访问、办活动,有时一天要赶六七个不同的地方,中间连休息半小时的时间都没有,非常疲累。
  
  此后数年,邓丽君上了不少日本的平面媒体和电视节目,有一度还频频上搞笑节目,扮演武士、小妹、旅馆按摩师等角色,造型非常可爱,台湾的媒体曾为她抱屈,她自己却认为那也是一种表演艺术,不以为意;一九七八年是日本喜剧志村大爆笑最受欢迎的时候,邓丽君也参加《志村全员大进击》的短剧演出。这个节目的剧情虽然很无厘头,但收视率很高,许多日本一线的歌星艺人偶尔都会来客串演出一两集,邓丽君倒是并不排斥,尤其她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志村健和高木布都把她当宝贝,她说,有时演一演自己都会笑不可遏,很好玩。
  
  还有一点是比较少人知道的,邓丽君不只自己的歌唱得好,也很擅长模仿秀,有一次在日本教育电视(NET)播映的《歌星模仿大会串》中,她就学森进一唱《港町布鲁斯》,森进一是男歌星且歌声略带沙哑,被她戏称为是“醉猫”唱法,却模仿得惟妙惟肖,更绝的是她把后半段的歌词改唱成中文发音,现场有两千多观众都给予热烈的掌声,那是日本电视台第一次播映中文演唱的歌曲,第二天的日本各家娱乐报纸上还津津乐道这件事。
  
  另一件温馨的事是,北海道有一位歌迷正在生病,她听了邓丽君的歌,病情不知不觉的渐渐好转,歌迷非常感谢邓丽君,所以节目制作单位特别在某个节目中,意外安排这位歌迷在节目中和她通电话,让邓丽君临时在节目中对着话筒直接唱给这位歌迷听,当时邓丽君边唱边流泪的画面,也感动了不少观众。
  
  这段时间内,她同时在香港灌录唱片,在马来西亚槟城、吉隆坡及新加坡等地往返表演,从各地的名声中赢回自信与自尊。然而在日本,她必须常常接受公司安排的夜总会或银座演唱,也就是俗称的“热海”,车程上要忍受一两个小时的颠簸奔波,这些她都可以忍耐,最难过的就是那听歌的客人并不尊重歌者,常常闹酒、喧哗,甚至于起哄、大声喊“脱!”在这些并非专门来欣赏歌艺的醉醺醺客人面前表演,对邓丽君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屈辱,何况还有些有势力的客人会要求台上的歌星唱完之后,到他们的台桌去“坐一下”,甚至还要帮客人倒酒,更不像话的是还有醉客毛手毛脚,这样的屈辱她都默默忍受了。
  
  邓丽君从小对歌唱事业就很看重,这样不受尊重地到处演唱有违她的本意,回家只能和妈妈抱头痛哭。她不只一次为了这件事向舟木社长哭诉不要参加那样的场合,她只要靠唱片版税收入就够了,不在乎这种演唱的丰厚收入,但这是在签约之初就规定该对渡边公司尽的义务,舟木也无能为力。
  
  日本的艺能界生态相当特殊,邓丽君属于宝丽多公司,而唱片公司本身并不负责歌手,而是委由渡边公司来做她的经纪公司。渡边当时是专门经纪全日本当红歌手的顶尖公司,新人更必须与唱片、经纪两公司双方密切合作,他们一开始就和邓丽君签了长约,而上搞笑节目、下“热海”驻唱、接受访问等,都是新人必须经历的宣传路径。她从来没有因为她在东南亚的声势而拒绝配合公司的宣传策略。尤其“热海”驻唱是她的经纪公司渡边公司的策略,由旗下的歌星轮番驻唱,由资深的带一位新人,而各演唱场所就是渡边训练歌星的地方。最初她被人带,日后她也带新人,近年在日本走红的早见优就是她所提携的后进,后来,在她不断力争之下,才结束这样的巡回演唱方式,她在日本只为自己争过这么一件事而已。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