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4节 成龙谈情 没有恋爱火花只是纯友谊

 

  红遍好莱坞的香港武打明星成龙在他所著的自传中曾提起,自己太粗心大意,不会替别人着想,忽略了一段好感情,并没有谁辜负谁的问题,他与邓丽君的感情已经转化为非常诚挚的友谊。邓丽君过世时,他成为被追逐访问的对象,然而成龙只是感伤地说:“她心地非常好,连蟑螂也不忍心踩死,她一定可以上天堂的。”把自己投入拍片的忙碌中,压抑住伤痛。
  
  邓丽君与成龙在香港就有点头之交,那时邓丽君已是红透半边天的熠熠明星,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过了一段时间,两人名气越来越大,相对事业也越来越忙,更没有时间碰头。
  
  一九七九年,成龙到美国拍片,邓丽君正好在加州读书,过着平静的学生生活,两人异地相逢,又没有亦步亦趋的媒体窥伺,邓丽君比较放心地尽地主之谊带他四处走走。邓丽君是个心肠很好的女孩,他乡遇故知,她总是非常热情地接待他,两个年轻人也很聊得来,加上两人背景相似,邓丽君从小辍学唱歌,成龙自小练武,读书时间也少,两人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凭着努力想出人头地,邓丽君少不了体贴地多照顾他一些,邓妈妈也邀请他到家中做客,还请他喝了家乡才有的绿豆汤解馋。其实,那天到家中来喝绿豆汤的还有陈自强等一票电影工作人员,邓妈妈煮了一大锅,他们喝个精光。
  
  那时他正在忙着拍《杀手壕》,工作之余把握仅有的休息时间出去走走,去看日落、拍照、溜冰、唱歌,或找特别一点的地方吃不一样的东西。有时邓丽君带他去,有时他带邓丽君去,玩得颇为开心;但是成龙心中一直有着莫名的自尊在作祟,觉得邓丽君高贵而浪漫,自己却显得不够认真,配不上她的纯真、热诚,拍完电影他返回香港,时空距离使本来若有似无的感情随之淡然;那时的他太热爱拍戏,没有人可以跟电影来“争夺”他的心。
  
  邓丽君不会刻意追求“有缘没有分”的爱情,她非常清楚,没有爱情火花,一样可以做好朋友;邓丽君也忙于自己的学业以及海外的演唱事业,两人几乎没有任何联络。邓丽君回香港后,有一次两人在香格里拉酒店的电梯内不期而遇,她大方地微笑和他打招呼,友谊在一剎那间更为明确,两人仍旧成为可以聊聊的纯朋友。
  
  这段时间还有一个小插曲。邓丽君在香港音乐节中获得“最佳女歌手”的奖项,在主办单位有心的隐瞒下,邓丽君并不知道颁奖人是成龙,应该领奖的她转身匆匆走开,他也愣了一下随即追了上去,颁奖仪式是电视现场转播,一个逃、一个追的画面,让所有的观众都看傻了。那时两人的绯闻还在流传着,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邓丽君是因为避着他,才不愿从他的手中领奖,转身就走。
  
  但事实上,邓丽君对她的经纪人说:“我并不是因为这样才不接受他的奖,那天颁的是音乐奖,在美国的葛莱美奖或其他国家的音乐节任何奖项,颁奖人都是在音乐领域中的专业人士,音乐人颁奖我当然可以接受,我为什么要从电影界人士的手中领奖呢?”因为她看重这个音乐奖,觉得那是音乐界隆重的仪式,不应该由活跃在完全不同领域的人来授奖给她,这是她身为歌手的自尊。
  
  这件事之后也不了了之,他们一直维系着良好的友谊。邓丽君也很为他高兴有个很好的妻子,甚至于在她去世前四天,她还打过电话找他,但是他当时在日本仙台拍戏,邓丽君并未留下联络电话给秘书,只说稍后再拨,却一直没有再打来。到底她那时找他是像平时一样的只是闲聊几句还是有事?完全不得而知,成龙再也问不到她本人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