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招新已经过去了一周左右的时间,校园里日日刮着大风,华兰市整日里都是风的天下,刚刚上升的春暖被这场大风挂卷而去,感到冬天又一次到来了。到了周六晚,伊莱诗社举办了第一次新社员见面会。这次报名的总共有二百人左右,经过几个副社长遴选,剩下三四十人勉强凑数,新兰学院中文系的乔涵一赫然在列。这是伊莱诗社第一次免费招新,也是最成功的一次。新社员的加入,也宣告了老社员的退役。杨哲马上就要毕业,自然属于这退休的行列。他在这一周之内,没有联系过乔涵一,只是闲下来的时候不停地摩挲那个笔记本,他知道自己的本子也在乔涵一那里。他唯恐一联系她,她就要提出归还彼此的笔记本,这样和她之间唯一的纽带也断了。这会使他断掉很多的念想。
  新社员见面会那天晚上,杨哲没有去。他自恋地想:作为要退的副社长,此时再与师弟师妹们抢风头,委实不合适。他坐在宿舍里,又翻看了一遍乔涵一写的诗,想象着乔涵一的样子心神激荡,最后忍不住在她笔记本的空白处,写下了一首诗:《你是一个妙人》
  破红尘,长瀑发,春风企处,万籁风雅。我心板荡,伊履芳踪无涯。风情五丈,花中画,花非花。虎卧华兰,笔戗古风,笑中剑发。你是一个妙人,茉莉乾坤霞,流萤光转,玉波飞渡,攸关长屏挂。我倚剑狂歌,谁人共和?袅婷拂拂,挑起万古夸。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的手机短信铃声忽然响了,上面显示“短信来自乔涵一”,杨哲看到这三个字,全身每个汗毛都禁不住舞蹈起来。这些天他日思夜想的就是这个名字,忽然出现的时候,他禁不住有点梦幻般的眩晕。他哆哆嗦嗦地点开手机上的阅读键,出现了一段话:
  杨学长您好,我去参加了今晚的诗社新社员见面会,可惜没有见到您,我想把您的大作归还,不知您现在是否方便,如方便的话,我在主楼后的西湖边小亭处等您。
  杨哲以无比快速的速度回复了一个“等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一跃而起,从衣柜里偷出色鸟平时也舍不得穿的风衣,又穿了臀s床下的皮鞋,在阳台上用和尚的梳子梳理了半天,才对自己的造型稍稍满意。泡面正在床上打游戏,百忙之中看到了杨哲梳妆,不由大大诧异:“玉环,你这是肿么了?描眉搽粉的,四年了我这第一次看你洗脸,没什么想不开的吧?”杨哲临走前给他丢了一句:“大人家的事情,你小孩少管。”匆匆下了宿舍楼飞奔而去。
  校园里的路灯闪烁着,夜虫在灯光周围飞舞着,楼下的槐树林里闪耀着暧昧的暗光,路灯下穿梭着情侣、上晚自习的学生,不知怎么,杨哲今天看到这些风景,感到特别的亲切,似乎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都在朝他微笑,祝福着属于他的春天来临。他一路飞奔着来到了西湖畔,从高高的主楼上照射下来的灯光映在粼粼的湖水上,夜色朦胧中,看到了湖北岸的亭子旁边,果然有一个人影在来回徘徊。杨哲加快了奔跑的速度,在距离那个身影十来米远的时候,故意放慢脚步,以一种自我感觉有气质的脚步缓缓前行。
半壁江中文网

  你好,杨学长。
  你好,乔……学妹。
  在距离三米远的时候,乔涵一不经意回眸看到了杨哲,双方不约而同地彼此趋近了几步,又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话。
  见面一时有点局促不安,乔涵一没有戴她的那顶棒球帽,只是在长发上扎了一个蝴蝶结,夜色中分不清颜色。她换上了一个格子图案的长外套,娉婷的身姿悄然而立,朦胧的夜色中,她闪着一双明亮的黑眸,看着面前的杨哲。她的目光里含着无尽的柔情蜜意,看人的时候,只用如水的眼神兜转,似乎即刻就能把人的魂魄给秒杀或者勾去。杨哲看到她手腕上还戴着那个有着许多金黄珠子的饰物,在路灯的照耀下,闪着黄色的光芒。
  乔涵一把杨哲厚厚的笔记本双手奉上,依旧用那双动人的眸子注视着杨哲,真诚地说:“坦白讲,我读到了自从我读诗歌以来最有才华的诗歌,这些天我一直没有给你联系,是因为我不想与这些诗歌早些分别,幸好,我花了两天时间,在没有经过你允许的情况下,把上面的诗歌全部抄了下来。感谢你,我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咱们这个平常的小学校,还有你这样的为诗歌坚守的人,真的很难得,加油!杨学长!”
  杨哲还从来没有受到过美女这样劈头盖脸的一顿猛赞,不禁有点晕眩,他定了定神,挠着头说:“你怎么抢先一步,把我想要称赞你的话给提前说了呢?我看你写的诗歌更是一直有自叹弗如的感觉。”
copyright Banbijiang

  乔涵一低头笑了一下,她的小虎牙和小酒窝显得异常清晰:“没有读你的诗歌之前,我对自己写的东西很自信,但是看了你写的诗歌,我才知道我写的东西是多么浅薄。诗歌最重要的分别是境界,而你诗歌的境界,远在我之上。真的学长。很抱歉,我忍不住在你的诗集里面的空白处附和上了一首拙作,如果觉得碍眼的话,把它撕掉算了。我还给你写了一封信,如果时间允许,不妨一读。”
  杨哲把她的本子递上,笑着说:“太好了!我一定拜读。巧了,刚好你的本子也被我涂鸦了一张,我正想给你说声抱歉呢。”
  乔涵一脸上又一次露出孩子似的欣喜,说:“真好,我期待能够多读到你的作品。”杨哲说:“我没事总爱在我的校内空间里更新写的东西,你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提提宝贵意见。”乔涵一忙说:“学长你的校内号是多少?我可以加一下吗?我想向你多学习学习。”
  为了方便校内学生交流,技院每一个新生在入校的时候都有一个校内号,可以在线交流。杨哲和乔涵一交换了一下号码,乔涵一看了看手机,说:“那我回去赶紧拜读学长大作。不早了学长,占用你宝贵时间了。我先回了,期待下次见到你。”
  杨哲的兴致刚被撩拨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她就要说再见,几乎冲口想说“我送你回宿舍吧”,但是还没来得及说出,乔涵一已经冲杨哲眨了眨眼睛,挥手说再见了。她转身后,缓缓地走在校园道路上,朝着西南方向新兰学院的宿舍区走去,看她路灯下渐渐远去的背影,那种溢出来的忧郁,使她四围的夜色也镶上了令人爱怜的色彩。
半壁江图书频道

  杨哲回转来,全身还处在刚才的兴奋中,他望了望不远处巍峨的主楼,自言自语说:大学啊大学,谁说是藏污纳垢呢?梦中女神还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嘛,谁说女神只是传说呢?
  回到宿舍后,他迫不及待地打开自己的诗集,只见每一页都被乔涵一写上了几个字,杨哲翻到最后,果然见有一行娟秀的小诗。
  《春天的少年——模仿杨哲风格敬赠杨哲》
  风中少年甩掉五吨才华
  在北风与南风相撞前愤然转身
  太阳浩荡风衣挂卷桃林
  那是飞扬的下午以幻想扫响浊世
  飘走上午集结的句群
  在梨花惊爆枝头的时分
  你已落定爱的终曲
  在不言情的春天里抱膝远去
  奋斗于不灭的骄傲里
  少年!少年!
  你是豪饮七十二度的高脚杯
  你是展开三百六十度的七彩屏
  翩翩又翩翩凤舞复凤舞
  在王者成狗熊
  狗熊成王者的年代里
  你已追风
  你已找到新世纪的光明之门!
  在本子的最后一页,果然夹着一张信纸,杨哲忙把信纸打开,纸上是一行行娟秀的小字:
  杨学长你曾说,风声和雨声是天说给地的情话,你也曾说,阳光是天给地披上的婚纱。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曾把这些话告知了我一个要好的朋友,他说,能说出这些话的人必定是一位诗人。
  你的诗歌,我已经看好了,非常佩服你能够坚持下来的精神。当然,也正如你说写向来是即兴,要是酝酿,就不真诚。随性喷薄而出的框架和规模,是能够使我的拙笔无法附加任何东西上去的。对作品的真诚,就是要面对它最本真的状态。
  我在想,如果能够早一些看到你的诗歌,我的寒假或许都不寂寞了。
  若是我有像你写作一样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定力,那么我也许就不会这样迷惑。真的很感谢你,学长,遇见你真好。
  信件写的温暖可人,杨哲又翻看了前面,不由更加吃惊,原来在这短短的一周内,乔涵一几乎在杨哲的每一首诗歌后面都用密密麻麻的小字注释,那些注释写在粘贴纸上,贴在了诗歌的最后空白处,杨哲忙连带着读自己的诗歌,充满欣喜地读了起来:
  《花好月圆曲》
  月奔九天来,
  万花拜倒摧玉盘。
  蟾宫歌一曲,
  青琴舒袖向瑶台。
  苍梧之风安可戗哉!
  凤凰鸣邕邕,
  虎獍磨牙黄月边,
  牡丹香裔裔,
  玄鸟抟起芳草天。
  接舆髡首斗红尘,
banbijiang.com

  五柳非朽木,
  奚御万古风潮来。
  蘅兰芷若幽皋生,
  扬列香兮潺淡腾空。
  别来宛虹起海上,
  谁驾青龙象舆飞长虹,
  逍遥彷徨兮洛水怀和氏,
  解衣戏笑桑扈何狂歌。
  羲和驾六龙之回翔扶桑,
  星辰璀璨兮拱北辰。
  飘风飞廉逆鸾凤,
  长吉空望十二门,
  义山赍恨荥阳地,
  左思白首不见招,
  百里奚岂抵五羊皮?!
  今夕黑鹤落大道,
  群鸦飞刺望舒月,
  光影长照寒蟾体。
  困兕!!困兕!!
  羼愁酒洒天,
  千里一茫然!
  大罟独笼百年身,
  一日忽忽九回肠。
  松缪虽贫贱,
  空酹应无钱。
  今朝清风吹明月,
  明月挂林低曳曳!!
  桂椒影乱郑女舞,
  涣乎咨嗟月下披寒衣士!
  何人乘月为花容,
  何朝御风求月圆?
  谁挥长鞭迓嫦娥,
  剑抉疽疥剖愁肠,
  扁舟扶摇沧浪上。
  骨肉终作土,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唯浩然仓颉之存活!!!
  墨著裔皇之伟业,
  安然负手笑大辟,
  行路嗟叹人间世,
  招魂东向梁甫歌,
  安言月下大悲摧,
  何妨云乐振六翮,
  斩桐鼓《上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