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冬天的气息逐渐消失下去了,一场雪过后,一连多日的好晴,春天带着暖阳,回大地好像回了一趟娘家般随意,满校园的雪被阳光很快就清剿的不留痕迹,雪化过后,校园中露出春天的气息,枝头的绿意开始蠢蠢欲动。尤其是中午时分,气温一度升到十摄氏度以上,褪去春天的单衣正是时候。
  楼下的学生依然提着书本步履匆匆,走在或去教室或去餐厅的路上。大四生的早晨是从正午开始的,杨哲习惯了自然醒,每每醒来,看到窗外白花花的阳光,心里一种虚度时光的负罪感便油然而生。但这负罪感很快随着卫生间一通快意凛然的尿给冲向下水道。先前的他懒得下楼,习惯了和泡面一起叫“小蜜蜂”来送外卖。“小蜜蜂”外卖的实体店所在处很是神秘,一直不可考,但他们打出的“三十分钟内送到,送不到免费”的旗号甚是诱人,解决了宿舍里打麻将打游戏者的温饱,而送饭人员大都是本校勤工俭学的学生,通常都如打劫的匪徒,把饭盒装在背包里,戴着棒球帽,鼻梁上架着墨镜,低头猫腰快步入宿舍楼,贴着墙根施展凌波微步,躲过楼道大叔的目光,等溜到二楼时,顿时理直气壮,开始扯开喉咙公开叫卖,宿舍的门开始依次打开,出现若干个穿着内裤寻食的男生。
  泡面是小蜜蜂外卖的老客户,每次必点油麦菜肉丝盖饭,时间久了,送外卖的每次来到8号楼E段,都要备上一份油麦菜肉丝盖饭。有几次泡面在宿舍吃过了泡面,没有叫外卖,送外卖的一时不适应老客户没有要求,在502宿舍门外一直徘徊着叫卖“油麦菜肉丝盖饭”,泡面实在是听不下去,才跺着脚开了宿舍门,把这份饭买了,送给还未吃饭的杨哲吃。杨哲陪着泡面吃了半个学期“小蜜蜂”外卖,外卖的米有时硬如碎石,粒粒皆硌牙;有时又软如面糊,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菜的分量也不足,通常十二点吃完,十二点半就饿。但近些天,杨哲却不再陪泡面吃“小蜜蜂”了,他每到中午时分,就准时前往西施楼附近的一号餐厅,在那里规规矩矩地吃餐厅里的饭,他的几乎将近三年没有使用的饭卡,也开始充钱投入使用了。他来这里吃饭的原因很简单,那天他不经意间听说乔涵一也经常来这里就餐,那么乔涵一去的地方,无疑就是他朝拜的天堂。他几乎除了因睡不醒而不吃早饭以外,其余午饭和晚饭尽皆在此。每次吃饭的时候,他都端着餐盘几乎游弋整个餐厅,用猎人般的目光搜寻每一个角落,让吃饭的人都感到这个小子打饭时看错了方向,不看卖饭处单看吃饭处。杨哲从一号餐厅吃完饭以后,回宿舍的路上,还要故意围着西施楼绕一圈,但每一次都是满怀希望而来,失望离去。一周下来杨哲一无所获,每日眼中涌动的都是陌生的人群。这些日子,若是一天下来,没有一点乔涵一的消息,他就会倍感失落,感到一天白白过去,没有一点成就感。晚上的时候,他掏出手机找出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号码,想打过去或发个短信,但是每一次他都觉得自己这样主动,会不会显得自己太掉身价?遂放下手机,心里酸酸地想:我就不与你联系,看你能死撑多久,自我安慰一番后,心理上获得了优势,才稍显平衡地安然睡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终是死撑到周末,以杨哲的彻底失败而告终。春天是从柔媚的春风开始的,晚风也荡漾着暧昧的气息,引得人也想和植物一样去思春。杨哲吃过晚饭后,在宿舍觉得坐站亦不是,遂下了宿舍楼,穿过楼下的槐树林,走过小卖部云集的区域右转,沿着林荫路走上两分钟,便到了西施楼附近。距离西施楼越近,杨哲的心脏随着脚步的交替越是跳动加快,内心是六分的欣喜和四分畏惧。是的,书上那句话没错: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就是恐惧上了这个女孩子。你越是接近她,越是感到一种恐惧,你恐惧的不在她本身,而是在于面对掌控自己悲欢大权的人时,暗流涌动的一种自卑。
  到了乔涵一的楼下,杨哲仰面见灯火辉煌的西施楼,感到一种朝圣者终于到耶路撒冷的晕眩。他轻车熟路地找到了乔涵一所在宿舍的窗户,就站在那扇窗户对面的路上,呆呆地看了半天,模糊的灯影中,阳台上时不时出来一个女生。杨哲希望乔涵一自己走出来,看着她的样子再拨打她的电话,想看到她接到自己电话时那个可爱的表情。杨哲痴痴地看着那个窗台,就连他们接下来的聊天内容都想好了。
  但他等了半个小时,头部往高处仰望的几乎快成了避雷针,还是没看到他期待的身影。杨哲一狠心,掏出手机,飞快地找到那个号码,心想犹豫一秒便耽搁一秒,眼一闭就把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阵《我只在乎你》的铃声飘来,杨哲激动地听着里面邓丽君的歌声,歌声戛然而止,显然乔涵一接了,此时此刻,大地似乎也跟随着抖动了一下:
  “喂?是涵一吗?我是杨哲。”杨哲故作镇定,但是尾音有点颤,先前想好的那一套,已全派不上用场。
  “嗯。杨学长你好。你有什么事吗?”乔涵一声音如水煮面条一般的清淡。
  “我……”杨哲原先想的奇顺无比的词,此刻全都作鸟兽散,“我路过你宿舍楼下,你在干吗呢?能下来聊聊天吗?”
  “哦,呵呵,这样啊,实在不好意思,我在郑州呢。要不等我回去吧。”
  ……
  “嗯,行。那祝你在郑州玩得愉快。”杨哲此刻内心可以用悲伤来形容。
  “谢谢。”乔涵一礼貌而客气,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
  “嗯,那好,再见吧。涵一。”
  “嗯,再见,杨学长。”
  电话里一阵忙音,此刻再没有一种声音比这个“嘟嘟”声更让人觉得刺耳和失落的了。杨哲失魂落魄地走回宿舍,路上每一阵风吹来都像是嘲笑;路灯耷拉着脑袋,黯淡的灯光像是嘲讽的目光;去上晚自习的女生说说笑笑地从他身前身后走过,她们的说说笑笑,在杨哲看来像是窃窃私语,在议论和恶心着他。他像是一只过街的老鼠,尽往黑暗里走。“老鼠”上了宿舍楼,推开502宿舍的门,泡面正在床上打游戏,百忙之中见杨哲回来,随口问:“去哪了?”杨哲的灵魂已经抽空,只是嘴里机械地回答:“出去看了看星星。”泡面笑了笑,说:“你小子出去也不说一声,要不我就让你给我捎一包泡面了,上周我带的泡面吃完了。”杨哲也不答话,拿起床边的吉他走到阳台上。孰料坐在阳台上,弹了几下,却不成调,心乱自然弦更乱。他只得颓然回到宿舍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似乎只有这样,别人才看不到他的羞愧。
内容来自半壁江

  楼下依然是熙来攘往的学生,他们吹着嘹亮的口哨,宿舍楼阳台上的声控灯跟着明灭不已。声控灯每一次暗下去,杨哲都会睁开眼睛,仿佛只有在黑暗中才让他感到安全。
  好像日子又倒退回了冰河世纪,外面逐渐变暖的春天似乎与自己又毫无关系,只觉得自己生活在寒冬里,就算看到窗外的温暖阳光,也感到那温暖只是阳光的一层外衣,内里依然是冷。他躺在床上纹丝不动,都快变成了一具木乃伊,好不容易靠着与泡面一起吃泡面才挨到了周末。
  周六上午,忽然宿舍的电话响起,原来是大仙撺掇去凤凰山踏青,她听同学说凤凰山那边有一个桃园,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时候。她说就算看不成桃花,大家也可以爬爬山什么的,多惬意,要是一直待在宿舍,和春天有半毛钱关系。杨哲被她说动,遂答应了同去,他又撺掇臀s、和尚一起去。泡面游戏升级正到了关键时候,毅然端坐于床,雷打不动。色鸟则还在学生会那边,斡旋于此事于彼事之间。臀s本想带女友一起去,孰料杨哲早看穿了,说今天就约法一章,谁也不能带家属,臀s只好扭了扭屁股,撅着嘴无奈地给女友请示今天的行踪。女友在那边还不情愿,说出去玩不带着自己是罪不容恕的,臀s只好又扭了扭屁股,在电话里哄了半天。这个举动,让一旁先前恨无女友的和尚和杨哲庆幸起自己没有女友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大仙是班中为数不多的与男生关系打得火热的女生,她是大二时候从经管学院转到中文系来的,她当初转学来中文系的目的很单纯,就是在经管学院实在厌烦了学习英语和高数,想找一个摆脱这两科的地方,结果等她来到中文系才发现,躲过了高数的一劫,但是英语这一关却在劫难逃,因为中文系也还是有英语这一课程的,无论什么系,英语都是绕不过去的泰山石,这让她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英语成绩依旧沉闷,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的个性。她可以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从后门偷偷溜走;也可以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大口嚼着面包,边嚼边无辜地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更可以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拍拍周围的人,嘿嘿笑着她桌上P5里的电影对白;甚至可以在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和男生讨论《金瓶梅》里的情节。当女生个个忙着装清纯时,她偏偏以还原人的天性为乐。这个嘴里动辄就是几句脏话的长发漂亮女生,让整个中文系风貌为之一新。
  如果按长相来说,在到处是奇山怪石的本部文学院,长相细致的大仙算是院花级人物,大仙一头乌黑长发,胸部丰腴,臀部高翘,正宗的凸凹有致。长发如瀑的她一路过去,都会让看到她的男生口水如瀑。她虽说是女生,却有股男性豪情,无论说话行事都是粗放式,三句话里面必含有一个脏字以增强语气,其话语让流氓看到她也提不起耍流氓的兴致。她来自兰州,读大一的时候,就尝遍了华兰市所有兰州拉面馆,得出一个结论:华兰市所有兰州拉面都是河南人拉的,又粗又难吃,拉得不好,她自此再也没有在华兰市吃过一次拉面。因为在兰州习惯了早饭吃一碗拉面,而来到华兰市以后,早饭都是包子油条,却无此吃面传统,所以思面若渴的她只好泡一碗方便面。自古中原文化就有纳外族而逐渐同化的威力,大仙的吃面习俗一直延续到了大二才逐渐被同化,后来一天早饭不吃油条还浑身不自在。 半壁江中文网
  她家境颇好,这首先体现在她所穿的衣服上,不仅光鲜时尚而且更新换代的极快,几乎华兰市几个品牌的专卖店一来新款就都电话通知她。她穿衣有一个口号:穿最新款的衣服,让跟不上潮流的人跟着。如果她看到有另外一个女生与自己穿了同样的衣服,她这件衣服就此作废不再穿。她来到中文系以后,一石激起中文系沉闷之浪,并引领了中文系女生穿衣的潮流。可惜大仙买衣服实在如同捡菜叶,众女空有其心却内力不足,效仿一阵便只能望仙兴叹了。她的出现不仅让中文系男生耳目一新,更是开创了中文系女生的逃课风气。她与泡面无言中形成默契,二人组成了男女方队中的逃课双煞,据说两个人都是到了学期末考试的时候才在教室有机会见上一次面。大仙来时叶上飞,去时花间走,老师点名答过到后,立刻利用课桌的掩护悄悄地从后门撤退,那时经常见走廊上一袭长发悠然飘过,还以为灵异事件。来到中文系的两年里,她的中文知识逐渐从一穷二白到一贫如洗,可她从不气馁,仍然坚持在中文系里深造。由于很少上课,到了大四时,仍有许多中文系老师不知道她是中文系学生,但是这一点没关系,因为她也不知道哪一位是中文系老师。
  她与杨哲等人关系甚好,每次见面都大叫着“玉环”一跃而起,几乎骑到杨哲的脖子上,之后再开一些笑话,笑话素荤皆可。今天,大仙进人迹罕至的山中踏青,也不肯改变时尚路线,穿了一件背带的牛仔装,头顶一个鸭舌帽,神采飞扬,尤其提着一大包零食,让大家觉得此女不仅秀色可餐而且还提着可以吃的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凤凰山在华兰市的北部,最高峰海拔才六百多米,要是放在名山大川之中,当真是小如鸡卵,连阻挡刚学会走路的婴儿视线它都不够分量,但它坐落在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上,无丘无壑之间,可谓是无虎山中猴子称霸,也成为一座山了。凤凰山与凤凰无半丝关系,因山中老虎过多,原名万虎山,只是明朝万历年间,明潞王朱翊鏐因找寻风水茔地,见到此有三个山峰,中峰耸立,犹如凤头,两边双峰略低,拱卫左右,犹如凤翅,便认为此为宝地,决定筑陵于此,改山名为凤凰山。凤凰山远离城区,近几年华兰市周围有些城市因为旅游发展富得流油,穷得没油的华兰市政府才意识到旅游开发的重要性,无奈叹境内全部是平原,只有凤凰一山可以拿得出手,才开始了开发凤凰山的步伐。因为是初开发,所以这里还大都保持着原生态。几个人远离城市,入了凤凰山中,眼望处都是绿意融融,天空也显得越发的高远和湛蓝。山路两旁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红黄相间之间,是惹人垂怜的葱茏绿意。肩并肩背靠背的山与山,在白云飘曳之下,戳着长天的痒处连绵而去。看着这样的壮丽风景,杨哲觉得多天的阴霾一扫而空了。
  不大会,几个人手脚并用爬上了一座二百多米高的小山头,站在山上,山风猛烈地吹着身上每块裸露在外的皮肤,人的思念似乎也被这风给吹散了。极目望去,可以俯瞰远方整个华兰市全景,还能看见在更高的天空上,展翅翱翔着一只雄鹰,雄鹰挥动着骄傲的翅膀,在万里云罗下击打着长风。远方高高低低的华兰市的建筑,像小孩玩的积木一样,远远地在大地上矗立着。杨哲遥望着那片茫茫的建筑,心想:那里面蠕动着让自己爱恨交织的父亲、让自己悲喜无限的乔涵一,蠕动着折磨自己的老师和给自己力量的兄弟们。面对这个世界,有时惊叹如此之大,大到一座城匍匐在脚下,好像拜倒的一只蚂蚁;有时又感到如此渺小,渺小到只剩下两个人,自己的一切由那个人所决定。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身后的大仙一脸幸福,她最近又和一个邻城的帅哥网恋了,一直计划着怎样迎接男网友来华兰看她,就算在信号不好的山中也不忘记与那网友打电话联系。臀s和和尚在一边忙着拍照。杨哲坐在山上的一块石头上,看着远方风景,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乔涵一,心想,如若在这样孤寂的山中,有乔涵一般的女子陪在左右,便是在这样的山中住上几十年又有何妨?他越想越觉得人间至乐就是与心上人共赏美景。旁边有一棵小小的歪柳树,杨哲在上面靠了一会,闭上了眼,很有种睡去的冲动。
  山顶上高高的太阳朗照着,照着这个北方的春天。几个人休憩过后便翻过了山,山后面是一大片平地,长满了高高的桐树,沿着树枝打脸的崎岖山路一路往下行,他们不经意看到了路旁边的小山洞里供着一尊菩萨像,洞前还有祭拜的香火痕迹。和尚看到笑说:“这鸟……鸟不拉屎人也不来的鬼……鬼地方,当……当菩萨若是寂寞如……如此,修……修行还有什么鸟……鸟劲?”杨哲笑着说:“人活在山外,其实内心的寂寞比这个菩萨也好不到哪去。菩萨一定说:做人终有一死,做人有个鸟劲。”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