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广埠屯“蹭”电脑

 

  1986年,互联网浪潮从北京奔流到武汉,“学海淀经验,建武汉硅谷”、“北有中关村,南有广埠屯”等口号开始火热起来。广埠屯IT数码一条街逐渐兴盛,从珞喻路到广八路交汇的大片区域,几乎环绕武汉大学,突然间冒出大大小小上千家IT公司和电脑配件商。
  大三时,雷军已经不满足于校园生活,迫不及待想要到他渴望的广阔天地里自由驰骋。由于大学还没毕业,不急于择业,赚钱是其次,感兴趣、能学到东西是他最为看重的。尤其是当时电脑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大学里设备简陋,电脑数量严重不足,尽管有老师们的“特殊照顾”,可一星期下来也只能在电脑上“赖”两个多小时。多次“蹭”机房被赶出来后,雷军就去武汉电子一条街上“蹭”,那里有各式各样的样机和展示机。
  为了能更好地“蹭”到电脑,雷军打着帮忙和兼职的旗号。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在跌跌撞撞的探索中,他的涉猎相当广泛。写过加密软件、杀毒软件、财务软件、CAD软件、中文系统以及各种实用小工具,做过电路板设计、焊过电路板,甚至还干过一段时间“黑客”,解密各种各样的软件。
  凡是感兴趣的、有意思的雷军都“玩”了一遍,跟武汉电子一条街上大大小小数百家电脑公司的老板都混了个脸熟,自个儿也成了电子一条街的“名人”。同行们有任何技术难题,都愿意找他帮忙。
  1989年,那是一个草长莺飞的春天,正在电子街街上独自游荡的雷军认识了王全国。这是雷军人生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王全国比雷军年长四岁,是武汉电子街上的技术权威,后来的金山副总裁。当时毕业留校,在校办的一家电脑销售公司工作。
  那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没有软件正规流通体系,电子高手们只能聚在一起交流各自手中的软件。其中,王全国手里的软件最多,是各种软件的集散地。雷军经常跟他交换软件,随着沟通的次数逐渐增多,两人之间默契渐增。
  当年7月,他俩就开始合作写软件了。雷军特别活跃,写软件一上来就直奔主题,速度很快。而王全国习惯先仔细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窍门,然后再动手,速度有些慢,但可以避免出错。两个风格迥异的年轻人,刚好可以取长补短,优势互补。
  他俩认识的时候,王全国正在做一个加密软件的界面,而雷军此前正好写过一个加密软件的内核。两人一拍即合,很快一起动手合作开发加密软件BITLOK0.99。这个软件主要用来保护软件的知识产权,防止盗版。那时候的盗版非常厉害,软件想要卖钱,就必须有防止被拷贝的技术,要通过磁盘加密。
  仅用两周时间,这款加密软件就完成了。恰好当时《神秘的黄玫瑰》正在热播,讲述一个叫黄玫瑰的强盗与腐败政客进行殊死斗争。黄玫瑰酷酷的,枪法很准,他们都很喜欢,就以“黄玫瑰小组”来命名这款软件。“黄玫瑰小组”,很快就跟神秘的黄玫瑰一样流行开来。不过,树大招风,BITLOK加密程序很快就招来解密高手的叫板。他们专门针对这个加密程序进行解密,双方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到最后,雷军的加密程序做过20多种算法。这不仅是一个产品的功能升级,而且成为程序员之间技术与胆识的较量。这场较量仅发生在小圈子内,并不为大众所熟知,却见证了软件技术的另一种魅力,激发了雷军更多的野心和快乐。
  无心插柳柳成荫,也许雷军和王全国都没想到,BITLOK后来卖得非常不错,用友、金山等知名软件公司纷纷购买,他们居然赚了上百万。这是雷军赚的第一桶金。看似偶然,偶然中却是必然:技术到家了,成功也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
  20世纪90年代,计算机病毒开始流行。美国电脑科学家Fred Cohen于1983年首次提出“电脑病毒”一词。它是一种恶意的电脑程序,以隐蔽的方式侵入电脑,并伺机对电脑中的信息进行破坏、盗取、修改、删除等恶意操作。由于与生物病毒有很多相似性,故称其为病毒。第一个可传播病毒发现在1986年的1月份,称作Brain的该病毒让20世纪90年代的大批黑客获得灵感,并因此衍生出一系列新型病毒。
  实际上,1988年前后,随着软件交流的频繁,计算机病毒随软盘悄然进入中国内地。1990年,雷军和同学冯志宏开始合作开发杀毒软件免疫90。冯志宏与雷军同一届,后来被称为“中国工具软件开发之父”,跟雷军一样,也是很早就在电子一条街上的高手。
  那时的条件并不好,他们利用寒假的时间在外面的公司找了一台机器上机。武汉的冬天特别冷,雷军和冯志宏都冻得脚底生疮,但是这并不影响两个年轻人的热情。很多年后雷军还很怀念冯志宏煮的波纹面,大赞“冯志宏煮的波纹面很好吃”。
  尽管条件艰苦,在开发中也出现不小心把病毒扩散出去、因调试程序出错把硬盘冲了个一干二净的乌龙事件,但是正因为当时处于反病毒的初级阶段,一穷二白,没有同类软件可以作为参考,他们才没有受到路径依赖的束缚,可以自由发挥。他们做的病毒免疫程序非常全面,很像黑猫警长,遇事冷静,能够查、解当时能够发现的所有病毒。更难得的是,这款软件还做到了样本库升级,能够在英文环境下英文显示,在中文环境下中文显示。
  令人欣慰的是,武汉大学的辅导员刘绍钢老师注意到了这两个在校外编写软件的学生,在他的推荐下,免疫90获得了湖北省大学生科技成果一等奖。
  不过,正当他们做出样卡在市场上推广的时候,华星防病毒卡很快就上市了。因为当时的雷军和冯志宏都还只是学生,想法比较幼稚,他们认为不是第一个做出来的就没有市场,就放弃了。而这套软件仅在武汉卖出了几十套。时隔很多年后,当雷军学会把握机遇的时候,他才知道别人做出来了并不意味着自己不能做了。错过这次机会,雷军每每回忆往事的时候都难免有点纠结。
  之后,雷军和冯志宏还合作开发了RI内存清理软件。当时的电脑内存很小,运行程序一多系统速度就慢,有的程序甚至因为内存被其他资源占用而无法运行。RI能够将常规内存、扩展内存等自动释放,能够很快解决调试死机等问题。
  为了与人方便,雷军将这款工具软件完全免费,并开放了源代码。很快,RI就流行开来,成为那一代程序员人手一份的必备工具。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