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兄弟,你放心,”张彪知道他没有见过银票,不懂得里面的学问,耐心给他解释道,“人家钱庄既然敢开出这票子,自然在上面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想要在这上面动手脚,比登天还难。”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胡光墉指着银票上面的“500两纹银”,疑惑地道:“这里填上多少,就是多少,这岂非……岂非太神奇了吧?如果这里不是500两,而是写上5000两,甚至5万两,那么这边的仁和分号不也得照样给付?”
  “那自然。”
  “他们真有那么多银子?”
  “哈,连这点银子都拿不出来,还开什么钱庄?”张彪哈哈一笑,“再说了,他们自己哪里有银子?还不都是储户存在那里的钱。他们一边吸收储户去存款,一边向外面等待用钱的人放款,靠的就是把一个人手中的钱倒到另外一个人手中去,从中赚取差额利润。这叫做‘钱生钱’。”
  “钱生钱?”胡光墉喃喃地道,“那倒的确比我们起早贪黑,卖力气挣钱容易多了!对了,张大哥,为什么你不去开钱庄?”
  “小胡,你说什么?要我去开钱庄?你以为人人都是那块料?”张彪摇了摇头,“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我这个人,对自己了解得很清楚。花点力气,赚点小钱,是没问题的。可是,如果要我去经营钱庄,那就是天天和‘白老虎’睡在一起,早晚非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什么叫‘白老虎’?”
  “就是银子哪!”张彪给他解释,“银子这玩意儿,白花花的,没有人不喜欢。因为它是好东西,对不对?有了它,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穿什么穿什么,想住什么房子都可以住,想办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天底下的人,有谁不喜欢银子的吗?可是这家伙吃起人来,也真是不吐骨头。小则倾家荡产,大则丢了性命,尸骨无存。为什么?你想想,有了钱,难免财大气粗,招摇起来,结果不是被盗贼盯上,就是被官府盯上。得罪了哪一方,都叫你吃不了兜着走。盗贼还好,要抢夺你的钱财,直接下手即可;官府要抢夺你的钱财,就必然找个罪名办你,抄家杀头,都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再说了,就是哄走了盗贼,喂饱了官府,你就能太平度日吗?钱有来时,也有去时。一旦两手空空,富贵不再,你会觉得以前的穷日子一天都过不了。不用别人来杀死你,逼死你,你自己就会主动选择走到绝路上去。你说,钱不是‘白老虎’是什么?”
  张彪这一通话,是胡光墉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他心里有些不以为然,脸上也露出将信将疑的神色。
  “唉,兄弟,我也知道以你现在的年龄、阅历,很难相信我说的话,不过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
  这天晚上,胡光墉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白天那个客商嘲笑他为“乡巴佬”的轻蔑神态,一直在眼前晃动。
  “哼,神气什么?不就是仗着有几个钱,见过的世面多一些么?我将来一定比你强十倍百倍!”
  胡光墉在心里道。
  如果说在离开胡里村以前,他在心里一直有一个暗暗比较的对象,就是父亲胡鹿泉。他一心想的,是自己将来如何超过父亲,如何比父亲更有出息。那么,到了大阜以后,他便有了一个新的目标,这个目标便是蒋老板。他一心以蒋老板为目标,想象自己将来要如何超过他。
  现在,从大阜来到了金华,他的目标,也从蒋老板换成了张彪。尽管张彪拿他当作亲兄弟一样,从未当做学徒看。但胡光墉却一心想的是,自己将来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张彪之上。
  但这天,自从见过了这位客商,听说了杭州那边钱庄林立,听说了像仁和钱庄这样全国拥有20多家联号,银子通存通兑,那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手笔,胡光墉心里一下子动摇了。
  金华这片天地,本来已经足够广阔、辽远,但如今却再也安不下胡光墉的一颗心。他要飞得更高、更远。
  第二天,经过一夜思考的胡光墉郑重其事地来找张彪,一见面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大哥,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情?”
  “我想离开金华,到杭州的钱庄去学徒。不知道大哥在杭州有没有开钱庄的朋友?”
  “啊?”
  张彪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颇为吃惊:“你要到杭州的钱庄去当学徒?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
  “就是从昨天见了那张银票以后,听大哥讲了一星半点钱庄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产生了一个想法:将来我一定要开一家自己的钱庄。因此,我就决定先去杭州的钱庄学徒。”
  “你将来要开钱庄?”
  “是的。”
  “你不怕‘白老虎’?”
  “‘白老虎’再厉害,毕竟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总不能被死老虎吓倒。大哥,你说是不是?”
  “也是。”
  张彪听他说得有道理,点了点头,附和了一句,但随即又担心起来:“不过,小胡,我跟你说,开钱庄可不是好玩的事情,不但自己要有巨额的本钱,而且每天都要应对无数的风险。这一行一旦迈进去第一步,可就如同小船进了大海,再也没有能全身而退、回到岸上那一天了。”
  “多谢大哥提醒,”胡光墉道,“不过我决心已定,就是前面有万丈深渊,我也非跳下去不可。”
  “唉!”张彪见他这么坚定,只能叹了口气,“我知道,小胡,你一直是想做大事情的,你和我不一样。本来我是想利用这个小店铺,做咱们兄弟安身立命的本钱。先给你娶一个媳妇,安家立业,将来有了一定的本钱,再让你去施展手脚。没想到,你这么着急,这么快就要离开。”
  “大哥,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但我现在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靠什么去养家糊口?总不能全靠大哥你帮助我!我曾听说书的常说:‘古人有云:大丈夫事业未成,何以家为?’我不敢自诩是大丈夫,但我想,总要自己事业有了一定的根基,再考虑娶妻生子。大哥,你说呢?”
  “也对。”
  张彪只能顺着他的话,点头答应。想了想,想起在杭州有一个朋友:“既然你主意已定,而且下了这么大的决心,那我也不拦你。这样吧,我在杭州正好有一个开钱庄的朋友,是阜康钱庄的于掌柜。我给他写一封信,就推荐你到他那里学徒,怎么样?他是自己人,会照顾你的。”
  “那太好了。”
  当下,张彪立即取来纸笔,斟酌字句,写了一封短信,交给胡光墉。又详细说明了去杭州怎么走、这家阜康钱庄位于杭州城中什么位置、那个于掌柜是怎样的一个人,等等。
  临行之际,张彪又特地给了胡光墉一包碎银子:“小胡,杭州不比金华,到那儿以后,别太苦了自己。”
  “多谢大哥!”
  兄弟二人洒泪而别。胡光墉此刻的心思,全部都在钱庄上面。离开金华,直奔杭州而去。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