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哪里话,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何况你是救了我女儿性命,我罗有贵如果知恩不报,那岂非畜生不如?”只见这位客人提高了嗓门,冲外面一声高喊,“来人哪,抬进来!”
  原来外面还有几个跟班的,闻言立即进来,当先一人捧着一个礼盒,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10锭50两一个的大元宝,一共是500两。接着,后面几个人挑着担子,上好的绫罗绸缎,一共4担。
  “胡先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以酬谢你搭救小女之恩,区区薄礼,请你不要推辞,一定要收下。”
  “这,使不得……”
  胡雪岩大惊,却也没有想到,这位客人会有这么大的手笔。他连忙道:“这么大的事情,我不敢做主,要问过我师傅……”
  “小胡,你和这位先生的话,我都听到了。”于掌柜早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一听胡雪岩的话,立即走了出来,来到跟前。
  “师傅,您看……?”
  “小胡,你救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于掌柜似乎在责备他,其实却是满心欢喜,“在你看来,顺手救人,小事一桩,可是在这位先生,那姑娘却是他的命根子,是心头肉,给一座金山银山也不换哪!人家既然是答谢你来了,那是诚心诚意,你也别客气了,收下吧!”
  “可是这太多了……”
  “这算什么?”罗有贵大声道,“如果不是我刚刚收购了一大批生丝,手头上有点紧张,我会再加一倍的酬礼。这样吧,如果胡先生嫌少,等我生丝脱手之后,我再亲自送500两银子来。”
  “不,千万不要——”
  胡雪岩怕他当真那么做,唬得不行:“这钱我收下就是,至于这些绫罗绸缎,我拿了也是无用……”
  “那就给店里面大伙一人做一套新衣服,”罗有贵道,“贵店上上下下,以后就都是我罗某人的朋友了。”
  “哈哈,罗先生够豪爽,是个好朋友,”于掌柜最喜欢结交这样的朋友,立即吩咐道,“既然是朋友,没有来了就走的道理,今天罗先生第一次登门,就由我来做东,在望湖楼摆上一桌,好好聊聊。”
  “我做东,我做东,大伙儿都去!”
  罗有贵坚持要请客,于掌柜拗不过他,最后也只好答应。于是留下几个伙计照看生意,众人直奔“望湖楼”。
  在望湖楼坐定以后,罗有贵自我介绍。原来他是杭州本地人,做的是收购生丝的加工生意,平日里往来于杭州和湖州之间,一年之中,倒有多一半时间在湖州一带经商。他的家里有4个女儿,这次游湖跌落湖中的是第四个女儿,是众女儿中最幼小的一个,也是罗有贵的心头肉。其他3个都已经出阁,只有这个小女儿刚刚长成,不过已经和湖州知府的儿子定了亲。
  “于掌柜,多亏了胡先生搭救我女儿啊!否则,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自己痛不欲生,寻死觅活,那是我个人的事情;湖州王知府那边,我也没有办法交代啊!得罪了人家,我的生意还怎么做?”
  “生意做不做,倒在其次,关键是人没有事,这是令千金福大命大,也是罗先生你平日多积善德啊!”
  “唉,积什么善德,咱们生意人,能够做到不欺人,不自欺,就算是积德了。”
  “不然。以前有句公话,叫做‘人在官场好修行’,就是说官家的人,手中的权力大,可以利用权力去救济百姓,去造福一方。其实,依我说,咱们生意人,人在生意场,也是可以多修行的。不瞒你说,我这位小伙计,哦,对了,他叫雪岩,他将来的志向,就是挣大把大把的钱,去救济天下的穷苦百姓。别看小小年纪,却是菩萨心肠,以后像令千金这样受他恩惠的,只怕有成千上万呢!”
  “真的?小兄弟竟然有这么大的志向?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啊!唉,我以前做生意,只知道一门心思赚钱,以为有了钱就什么都有了;后来有了一点钱,才发现除了钱,什么都没了。钱这玩意,你越想靠,就越靠不住。到头来,还是身边这几个亲人,有钱没钱,总归是一家人。”
  这顿饭,就这么一直吃到日落西山,罗老板才大醉而去。临行还拉着胡雪岩的手,不知道说些什么。
  像罗老板这样的大客户,自然是阜康钱庄乐于结交的。而罗老板为了报恩于胡雪岩,也就格外照顾阜康钱庄。
  几天后,胡雪岩有事跟随于掌柜外出,回来时候已经不早,不过店里伙计还是迎上来小声告诉他:
  “小胡,罗老板又派人来存钱啦!不过指定非要你接待不可。人家从晌午来这里,已经等了半天了。”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
  胡雪岩连忙去接待那位客人,那客人却年纪轻轻,是一个青衣小厮模样,只是那面孔委实过于清秀了一些。
  “咦,你……”
  胡雪岩一见他的模样,隐隐约约,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那小厮脸上微微一红,神态也有些扭捏,将随身一个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打开,里面是黄金500两整,交给胡雪岩。
  “这是我爹特意嘱咐,交给你存在柜上的,存期一年,不计利息。要用你们只管拿去用好了。”
  “你爹?”
  胡雪岩又是一愣,但立即明白了,原来这位便是那日自己救起的罗四小姐,只是不知道怎么,她竟然亲自来存钱,而且装扮成一个小厮的模样,一时间,自己竟然没有分辨出来。他暗骂自己真笨,不过还是一丝不苟,将金子交给柜台上收入库中,然后打了存单,交给罗四小姐。
  接过存单,罗四小姐似乎想和胡雪岩说些什么,却碍于人多眼杂,姑娘面嫩,一时张不开口。
  胡雪岩是何等机灵,一下子体会到她的心事,于是连忙对同事说:“我出去送一下客人,去去就回。”
  他为店里揽来这么大一笔存款,而且是无息存款,众人自然对他另眼相看,因此纷纷答应,让他自去。
  等来到外面,在僻静无人处站定,胡雪岩才小声对罗四小姐说道:“罗姑娘,怎么你竟然自己跑来了?”
  “我来当面向救我性命的恩公道一声谢,不行么?”罗四小姐这时候不需要再隐瞒,她的声音原来是这么甜润好听,“我爹也说不让我亲自来,可是拗不过我,所以只好由着我来这里了。”
  一听她说爹爹“拗不过他”,胡雪岩忽然想到当日他父亲说到女儿的情形,不由“扑哧”一声笑出来。
  “喂,你笑什么?”罗四小姐却莫名其妙,仔细地打量自己身上的衣着,“我这身打扮不好看么?”
  “不,不,你别误会!”胡雪岩连忙解释道,“我是在想,你爹那么大的一个老板,生意场上威风八面,可是一提到你这个宝贝女儿,就摇头叹气,说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是有趣!”
  “我爹疼我,从小就拿我没办法,”罗四小姐得意地道,“我要做什么,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真正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我爹为了我,不知道操了多少心。不过,也是因为我娘去世得早。”
  “你娘去世了?”
  “是啊,我一出生就没有见过我娘,听说是因为生我大出血,只来得及抱了抱我,就去世了。”
  “对不起……”
  “没什么,这么多年,我早习惯了。我爹后来又娶了好几房女人,可能是觉得亏欠我,所以才对我百依百顺,找了一大堆丫鬟什么的来伺候我。可是他自己却一年到头很少来看我一趟。”
  一说到父亲,罗四小姐似乎就满腹牢骚,一肚子的话,结果絮絮叨叨讲了半天,才想起来什么:
  “哎呀,我光顾说自己,忘记你了。你怕是还要赶着回店里去,可是我一时还不想回去,怎么办?”
  “没什么的,我陪你。”
  “真的吗?”罗四小姐大喜,“那咱们干脆去鼓楼那里吃点东西,我知道有很多好吃的。”
  “好。”
  于是二人就来到了鼓楼。这里是平民百姓、蝇头小民的快活之地,没有什么奢华招摇的建筑,路边多是摆小摊的小商小贩。有一些姑娘家喜欢的针头线脑、装饰物品,也有一些杭州著名的小吃,杂七杂八,一应俱全。
  罗四小姐显然平日里很少来这里,如今得了胡雪岩陪伴,兴致颇高,这个看看,那个问问,不过并不当真买。
  最后二人来到一处点心铺子,就在摊位上要了几样点心,虽然不是那么精致,不过风味颇有不同。
  二人就这么一边吃,一边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这种感觉对罗四小姐来说,实在新鲜。
  “小胡,我以后经常来找你,你带我来这里吃东西,好不好?”
  “好是好,只怕我店里忙,有时候脱不开身。如果我总丢下生意,出来陪你,怕是要挨师傅骂了。”
  “哼,怕什么?大不了我多来几次,往你们这里存钱。我来一次,你就陪我出来逛一次,好不好?”
  毕竟是大小姐脾气,忤逆不得,胡雪岩心里觉得好笑,不过在嘴巴上也只能敷衍她道:“好。”
  “对了,小胡,还没有问你家里那边的情况呢,你家里还有什么人?父母可都健在?兄弟姐妹有什么人?”
  罗四小姐似乎要刨根问底,将胡雪岩的情况摸个底朝天。胡雪岩觉得自己一时不知道如何说起。
  “这,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
  胡雪岩没有办法,只好将自己的情形大致讲了。听说他没了父亲,家中只有母亲在苦苦支撑,生计艰难,罗四小姐也是一阵难过。
  “唉,可惜……”
  “你不必为我难过,”胡雪岩还以为她在替自己可惜,连忙一挺胸脯,“我在爹坟前发过誓,不闯出一番天地,不回家乡去。”
  “不,我不是说你可惜,是说我可惜……”罗四小姐心直口快,“我是说,我爹前两年就把我许给了湖州王知府的那个什么儿子,如果不是这样,我干脆嫁给你,带上一大笔丰厚的嫁妆到你家去,你就不用在这里给人家做伙计,可以风风光光回去过日子,创立一番自己的事业了。”
  “不,不……”胡雪岩连忙摆手,“不要……”
  “怎么,你看不上我?”
  “不……”
  “哦,我知道了。那就是你和我一样,在出来的时候,家里已经给定了亲了。是什么人家的姑娘?”
  “没有,真的没有……”胡雪岩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男子汉大丈夫,要靠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一番事业来。靠女人帮忙算什么本事?别看我现在是个小伙计,将来总有一天,我要开自己的钱庄,不但要成为杭州第一大的钱庄,而且是全国联号,走到哪里都是天字第一号!”
  “有志气,有魄力!”罗四小姐大为佩服,丝毫也不怀疑他说的话,“你将来一定比我爹强10倍100倍!”
  二人谈得兴起,不知不觉,天色已晚。罗四小姐还不肯回去,胡雪岩强行叫了轿子,将她送上轿子。二人约好,下次罗四小姐来,还一起来这里吃东西,罗四小姐才恋恋不舍地离去了……
  这个罗四小姐,虽然终究没有逃脱父亲为自己安排的命运,嫁去湖州,和王知府的儿子成了亲。但那个短命鬼丈夫没过几年就死了。罗四小姐最后还是和胡雪岩走到了一起,并且成为胡雪岩创立事业的一个顶好的贤内助。不但在风生水起的时候帮助丈夫,而且在最后落魄的时候,罗四小姐也是唯一一个陪伴在胡雪岩身边,一直到生命中最后时刻的人。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