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从接手阜康钱庄开始,胡雪岩正式开启了自己的财富之旅。而他也果然是大手笔,一上来就展示了与众不同的眼光和手腕。
  他敢于做他人所不敢做,敢于将目光盯上了太平军将士的大批金银,冒险与之结交,获得信任。这笔太平军的存款一下子使他的资本丰厚起来。
  他能够做常人所不能做的事。人总是喜欢盯着比自己更有钱的人,胡雪岩偏偏能发现那些比自己更穷的人,更需要帮助的人,能在一团泥沙中认出被尘封的夜明珠。王有龄就是这么一颗夜明珠。
  也许,胡雪岩一开始就清醒地意识到,王有龄将成为自己进军官场的一块跳板。这一点有如吕不韦当年盯上了秦王孙异人。但这里面的风险同样显而易见:因为你一旦开始第一笔投资,就必须与这个人一生同进同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那么胡雪岩是怎么看上王有龄的?就因为他和王有龄是贫贱之交。人在贫贱时候交的朋友,是最赤裸裸的,最真实,也最可靠。
  许多历史上的大人物,后来做大事情依靠的贤臣良将,其实都是贫贱时候的知己,胡雪岩显然深知这一点……
  接手阜康钱庄之后,胡雪岩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举为于掌柜发丧。葬礼之隆重,轰动全城。
  由于于掌柜一生修行,多有积德,因此不但钱庄同业的人们纷纷赶来吊唁,连那些受过他资助的穷苦百姓,也都纷纷来灵前摆上一盘水果,烧上一炷香。阜康钱庄一时门槛都要被踏平了。
  出殡这天,胡雪岩完全扮演了一个孝子角色,把自己视作于掌柜的亲生儿子,披麻戴孝,哭得死去活来。
  整个河坊街一片缟素,人人都自发赶来为于掌柜送行,白色的纸花洒满一地,宛如落了一场大雪。
  葬礼过后,胡雪岩正式宣布,接任阜康钱庄的掌柜。消息一传出去,前来祝贺的人,也不在少数。
  至于钱庄里那些伙计,对于胡雪岩一下子爬到这么高的位置上,未免眼红。但胡雪岩做事情做得漂亮,给所有人都官升一级,加了薪水,又将其中一位颇有能力、人缘的提拔为掌盘,一时皆大欢喜。
  接下来,一番喧嚣过后,尘埃落定,人人都要看胡雪岩如何施展自己的本领了。胡雪岩呢,也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场。
  可是这时候,外面的时局却已经是颇不太平。就在一年前,在广西的金田,一个叫洪秀全的人和他的兄弟们一起创立了以信奉上帝为宗旨的太平天国,掀起了改天换地的滚滚洪流。
  起初,清政府并没有把这个披着异端外衣的农民组织当做一回事,只轻描淡写地派了已经老朽不堪的林则徐去剿平匪乱。结果林则徐抱病出征,挣扎着刚走到半途就再也支持不住,驾鹤归天。等随后代替他的新任钦差大臣赶到,广西的局面早已不可收拾。太平军杀出广西,挥师北上。
  清政府显然低估了太平军在农民中的巨大感召力,只要听听下面这首诗,就知道太平军平地崛起的原因了:
  上等的人欠我钱,
  中等的人得睡眠。
  下等的人跟我去,
  好过租牛耕瘦田!
  这首诗据说是当时名噪一时的大海盗张嘉祥(后来投靠清政府)所作。诗句虽然直白,却道出了太平军造反的充足理由。的确,当时的社会现实,已经令广大农民很难维持正常的生计,陷入绝望。
  太平军的军力,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50万,并且随即攻下了南京,作为都城。
  太平天国盘踞南京,发出造反的宣言,将矛头公然指向坐在紫禁城龙椅上的清皇室,这样公然的大逆不道,在当时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尤其江南一带,50万太平军,就牵扯到50万个家庭。按照一个家庭平均5口人计算,牵连就达250万人。何况江南大家族居多,每个人差不多都有七大姑八大姨,算起来亲戚在十几二十个左右,则牵连又达到了2500万人。
  整个江南都因为太平军的崛起而受到了颠覆性的冲击。没有人能看清太平军与清政府的这场对峙会是怎样的结局,甚至那些太平军将领,一在天京(南京)建立起自己的政权之后,立即摆出一副有今天没明天的姿态。以洪秀全为首的天国将领,无不过上了奢侈淫靡、荒唐不堪的生活。上层的领袖如此,下面的将领更是如此,人人都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
  在这种情形下,一方面太平军将领和官军、土匪一样,疯狂地洗劫百姓,积攒了大批的钱财;另外一方面,太平军的将士们也无不面临着一个难题:如何将自己掳掠来的钱财加以保存?
  谁都知道这是一场早晚都要结束的战争,如果侥幸留得一条命在,将来还可以用这笔钱逍遥度日。
  然而将钱存在什么地方呢?当然是离南京远一些比较好,但又不能太远,例如到江北去。那么,杭州自然就成为最佳选择。大大小小的钱庄一时间迎来了最好的发财机会,就看谁敢接收“逆财”。
  胡雪岩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机会,并且,很快遇到一件事情,为他将这个机会转化为现实提供了保障。
  这个机会说来也巧,那天,胡雪岩不知道怎么动了心思,竟然和几个朋友信步来到西湖之畔的岳王庙。
  岳王庙,就是供奉南宋战神岳飞的地方。杭州在南宋时称临安,并且在当时达到了自吴越国以来的又一个经济和文化的高峰。南宋在政治上、军事上也许是一个失败的王朝,但在文化上、经济上却是鼎盛一时。杭州人因此对南宋怀有特殊的感情,而这感情的凝结点,就是岳飞。
  岳飞抗金是南宋史上最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大壮举。岳飞的军事才能冠绝一时,如果不是政治腐朽,君主昏庸,也许岳飞真的有本领将金人打回塞外去,收复故土,再开乾坤。但可惜那样一个时代是注定容不下岳飞这样的一个盖世之才的,他的锋芒太过强盛,以至于压过了皇帝。于是皇帝含含糊糊地授意秦桧,秦桧以一个颇具创造性的“莫须有”罪名,将岳飞父子害死。
  杀死岳飞,是南宋自毁长城的愚蠢之举,也是南宋王朝悲剧性命运的一个缩影。从此,杭州的西湖边上,多了一道直冲霄汉的英雄之气。那是岳飞的精魂,在风光秀美的西湖边上,时时长啸。
  这天,胡雪岩和几个朋友来到岳王庙,在岳飞塑像前上了香,又在墓园里岳飞和岳云的墓前磕了头,向秦桧夫妇的跪像上吐了口水。正要离开,忽然被一群人吸引。上前一看,原来是一个摆摊的场子。场子里,一排布做的人偶,5米开外,一条汉子正在守着一堆沙袋,口里吆喝:
  “掷沙包,都来掷沙包啊,一文钱一个沙包,掷中双倍返还……”
  听说有这么好的事情,众人都跃跃欲试。但也有人怀疑其中有诈,忍不住喊出声来:“你先掷一个试试!”
  “列位看真——”
  那汉子也真不含糊,只见他从身前拈起一个沙包,轻轻一掷,便击倒了一个人偶。再一掷,又命中了一个。
  “好!”
  人群中有人喝彩,那汉子听了,更是得意:“这算什么,看我来个‘双飞燕’!”
  只见他一手拈一个沙包,同时掷出,两只沙包都准确地各自击中了一个人偶,其准头令人叹为观止。
  “好嘿!”
  人群中喝声大作,立即吸引了无数的人纷纷上来试试手气。然而这有个名目,叫做“大宋沙包”,是当年岳飞在招兵的时候,用来测验入伍者的基本本领而设置的,若非手眼协调,以前有过弓马本领的,岂能一击而中。所以10个人上场,倒有八九个人落空,乘兴而来,败兴而去。
  见胡雪岩看得饶有趣味,一个朋友撺掇他:“胡老板,你何不上去玩玩?”
  “不错,我正要玩玩。”胡雪岩上前,不去拿沙包,而是从怀里掏出来一锭十两的银子,放在那汉子面前。
  他这一举动,立即将众人震住了。那汉子一看这么大一锭银子,也吓了一跳:“这位客官,我这里可是小本生意,不设找零。”
  “不用找了,”胡雪岩轻描淡写地道,“我和你打一个赌,只要你能连续投掷100个沙包,1个不落,全部击中,那么这10两银子就是你的了。”
  “如果我输了呢?”
  “如果输了,哈哈,那么我这10两银子,就只好拿回来了。”
  “原来这位爷是来消遣我的,不过,你说的话可不许反悔!”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