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绝不反悔!”
  “好呀,那我今天就露一回绝技,让诸位开开眼界!”那汉子也真不含糊,当即脱去外面的短褂,露出一身精赤条条的白肉,一块块凸起的肌肉,显示其蕴藏着一身的力气。只见他先去摆了20个人偶,然后回来挑出20个沙包,对众人道:“诸位,刚刚见过了‘双飞燕’,这一次,我让你们见识一下‘大四喜’!”
  他每只手拈了两个沙包,一声喝,4只沙包同时飞出,果然同时命中了4个目标,果真是个“大四喜”!
  再接下来,只见他沙包如飞,风声呼呼,一转眼,20只沙包飞出,便击中了20个目标,分毫不差。
  眼见他又要去摆沙包,胡雪岩上前阻止了他。那汉子诧异地看着胡雪岩,讥讽地问:“怎么,客官反悔了?”
  “不,我是被你的本领完全折服了!”胡雪岩心悦诚服地道,“如此本领,别说100只沙包,1000只都连续击中,只怕也不在话下!后面的不用比了,我这10两银子,双手奉上,请壮士笑纳!”
  “哈哈!”那人接过银子,开怀大笑。胡雪岩又诚恳地道:“如壮士肯赏脸,请赐教尊姓大名。”
  “我姓吴,叫吴千斤。”
  “原来是吴壮士,我姓胡,叫胡雪岩。如果壮士不嫌弃,我欲请壮士一起去喝一杯,如何?”
  “不嫌,不嫌,我生平第一爱武,第二爱酒,第三爱交朋友。只要是这三样,我便舍弃性命,也不错过。”
  “痛快,请!”
  于是,胡雪岩和那几位朋友一道,将这位壮士请到望湖楼,摆了一桌上好的宴席,把酒痛饮。
  叙话之间,众人才明白胡雪岩的用意:原来他是看中这位吴千斤的一身本领,想请他做阜康钱庄的护院教头!
  众人皆知胡雪岩精于算计,敢于破格用人,但却没有想到,他在市井之中,也能发现如此人才!
  “要我去做护院教头,自然是比我流浪卖艺强多了,怕只怕我这个性格,自由散漫惯了,会有误事。”
  见吴千斤似乎有推托之意,胡雪岩立即道:“其实也不是真的当什么教头,只不过是我敬慕你一身本领,想结交吴兄这位朋友,吴兄如果觉得我胡某人值得结交,就到我那里去挂个虚名。”
  “哈哈,既然这么说,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我三山五岳的兄弟多得很,将来只怕多有打扰。”
  “不妨,不妨。”
  此后,这位吴千斤就真的来到胡雪岩的阜康钱庄,当了一个护院教头。而他也诚如所言,江湖上的朋友极多,经常有装束奇怪、操着各省口音的朋友来投奔他,胡雪岩来者不拒,一律管吃管住。
  乱世之中,正用得着吴千斤这等江湖人物,胡雪岩这步棋是完全走对了。不过两个月,就有了动静。
  这天,吴千斤来见胡雪岩:“胡掌柜,我有位朋友想见一见胡掌柜,不知道掌柜的允不允?”
  “哦?”
  “我这位朋友,做的是这个生意。”吴千斤用手在脖子上一比,意思是砍头,那就是造反的买卖了。
  “人在哪里?”
  “在丽春院。”
  “走!”
  胡雪岩早想做太平军的买卖,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如今机会上门来了,自然不肯白白错过。
  来到丽春院以后,吴千斤先进去通报了,很快出来带胡雪岩进去,和一位虬髯大汉见了面。
  “这是我大哥,姓童!”
  听了吴千斤的介绍,胡雪岩立即双手抱拳:“哦,原来是童大哥,久仰,久仰。小弟有礼了。”
  “胡掌柜不必客气,请坐。”这位童万贯,在太平军显然也是个不小的将领,坐在那里不怒自威。他将刀子般锋利的目光在胡雪岩脸上一扫,只这一扫,似乎已经把胡雪岩整个人看穿了。
  “听我吴兄弟说,胡掌柜是位豪爽之人,我也不多客气。我们这批兄弟,手上有一点钱,想存在阜康钱庄,不知道胡掌柜敢不敢接这单生意?”
  “敢,只是不知道有什么条件?”
  “条件嘛,一是不要问钱的来路。”
  “那是自然。我们做生意,从来只对钱不对人,钱的上面又没有写是官是私,是黑是白,总之认钱不认人。”
  “好一个‘认钱不认人’,不过,第二个条件比较难办。我的兄弟们都不识字,所以也不用折子,只要用各自的名字开了户头,以后只要来到钱庄,报出名字,胡掌柜就要按照户头支付存银。”
  “没问题。”
  “至于这第三个条件嘛,我兄弟的钱,都是将脑袋掖在裤腰带上挣来的,所以利息自然要高一些。”
  “比别的钱庄高两厘。如果存放期限超过一年的,每年还可以有分红。怎么样?”胡雪岩立即道。
  “痛快,怪不得我吴兄弟对胡掌柜推崇之至,说胡掌柜有江湖豪侠之风,是生意场上的英雄。”童万贯没想到胡雪岩对自己所提出的条件一点磕绊都没有,大喜过望,“事不宜迟,明天就请我吴兄弟带人到这里来取银子。不过数目太大,最好是分几次存入,以免惹人怀疑,生出是非。”
  一笔大生意就这么谈妥了。果然,第二天吴千斤带人来到妓院,就从这里搬走了5000两银子。第三天,第四天,又来陆续搬运银子,最后一共搬出了整整3万两,称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结交太平军,为太平军存钱,只是胡雪岩迈出的第一步。有了这笔巨款以后,他必须立即找出一个方法,将这笔银子贷出去。
  选择什么样的放贷对象,是钱庄的一大成败关键。要选有信誉的,又有实力的,还要愿意高额付息的。
  可是胡雪岩却偏偏将第一笔贷款放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谁?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王有龄。
  这个王有龄,其时已经在杭州落魄一年多。他每天都会在望湖楼坐着喝茶,一坐就是一天,一杯茶冲得最后只剩下白开水,还舍不得倒掉,最后再加上两个芝麻烧饼,一股脑儿吃下去。
  胡雪岩经常出入望湖楼,可以说和这个王有龄天天见面。有时候坐在邻桌,难免小叙几句。
  从王有龄的话语中,胡雪岩得知,这个王有龄本不是一般人,他出身官宦世家,曾祖父和祖父都做过不小的官。只是到了父亲这一辈上,时运不济,无论如何努力,始终考不中一官半职。父亲人生失意,就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可是王有龄十年寒窗,却一样次次名落孙山。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父亲一咬牙,倾其所有,给王有龄捐了一个候补盐大使。然后父子二人就从福建一路北上,寻找将虚官补为实缺的机会。却不料,刚走到杭州,父亲就染了病,不幸去世。
  王有龄用身上最后的钱给父亲料理了丧事,将身边的行李典当一空,只得了几个小钱,日日在此以茶消遣。
  听说了王有龄的不幸遭遇以后,胡雪岩深表同情。然而他在官场上并无朋友,也帮不了王有龄。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