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现在,有了太平军这一笔巨款,胡雪岩的财力陡增,他开始实施自己的又一个宏伟计划:投资官场。
  毕竟,生意场和官场从来都是分不开的。一个人要想做小生意,可以自给自足,要想做大生意,非得到他们认可才行。
  胡雪岩决定从王有龄身上打开缺口。为此他还专门找来《史记》,重新读了吕不韦投资异人的故事。
  带着一个宏伟的梦想,怀里揣着银票,胡雪岩不动声色,来到望湖楼找王有龄。王有龄果然在这里。
  胡雪岩来的时候,王有龄正和望湖楼的伙计起了冲突。原来王有龄每天都是第一个来,占据窗口的一张桌子。而这张桌子是食客们最喜爱的,所以难免店里的伙计要将王有龄轰开。
  这天,王有龄也不知道怎么,倔脾气上来了,说什么也不肯让座。“我先来的,为什么要让别人?”
  “王先生,话不是这么说吧?”店小二的话里夹枪带棒,一点都不客气,“你是先来的不假,可是你来了之后,就是这么一杯最下等的西湖龙井,一泡就是一天,末了两个芝麻烧饼。说句不好听的,我们赚你一点蝇头小利,还不够我给你添的白开水费的柴火钱!我们掌柜的与人为善,不让赶你走也就罢了。你老人家也该自己识相点,何苦非要占这靠窗的上座?”
  “哼,狗眼看人低,等有一天,我发达了,做了这浙江的巡抚,你还会这么跟我讲话么?”王有龄嚷道。
  “浙江巡抚?你们大伙儿都听听,一天一杯清茶,两个烧饼,这样的人也能当浙江巡抚?谁信?”
  “我信!”
  胡雪岩正好踏进来,大声喊了一句,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吸引过来。“我愿以阜康钱庄作保,押这位王先生早晚飞黄腾达!”
  “哎呀,原来是胡老板!”店小二认得胡雪岩,立即换了一副笑脸,“我不过是开玩笑,莫怪,莫怪!”
  “哼!”胡雪岩不去理会他,将怀里1锭10两的银子拍在桌子上,“取最上等酒菜,我要和王先生对饮!”
  店小二见钱眼开,一迭连声地去了。这边,胡雪岩走到王有龄跟前,不等王有龄邀请,自己落了座。
  “王先生,别人都说你走了霉运,一霉到底。我胡雪岩偏偏不信。以我的相人之法,王先生印堂发亮,近日必有意外之喜。我今天就先小小的设个宴席,恭喜王先生否极泰来,福星高照!”
  “胡掌柜是在安慰我,还是笑话我?”王有龄这个人,有读书人的通病,别人对他真心真意好,他却在思虑胡雪岩这么对他是否别有用心,因此还在迟疑要不要接受胡雪岩的友谊。
  “我不是安慰,也不是笑话,我说的是实话,”胡雪岩胸脯拍得山响,“我的相术可是麻衣正宗,从不落空。”
  “真的?”
  王有龄还在迟疑,但小二已经将一桌丰盛的酒宴摆上来,佳肴美味就在跟前,岂能有假?他顾不得那许多了。
  “来,王先生,请!”
  “请!”
  二人举杯对饮,王有龄已经许久没有开过这等大荤,也顾不得什么吃相了,真个是风卷残云,一通大嚼。
  一顿饭吃下来,肚饱酒足,王有龄对待胡雪岩,已然是视作自家兄弟:“胡掌柜,可真要谢谢你。实不相瞒,我自从去年以来,整整一年,都没有沾过肉星了。唉,真个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哪!”
  “钱算什么?我开钱庄,最不缺的就是钱,”胡雪岩故意问道,“不知道你需要多少钱,准备怎么用?”
  “我的情况,胡掌柜大概还不尽知晓,”王有龄这才将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我本来是要上京城去,托关系将我的这个候补盐大使补一个实缺。我听人说,我小的时候,我家里有个仆人,姓何,他的儿子何桂清是我的同窗伴读。后来多年失散,如今听说京城里有一个二品大员,也叫做何桂清。不知道这个何桂清是不是那个我的伴读何桂清。我想去试一试运气,只是苦无盘缠。”
  “需要多少盘缠?”
  “大概500两。”
  “这个容易,由我来资助王先生便可。”
  “真的?”
  王有龄先是一阵高兴,随即又面露忧色:“可是我身无长物,连一件拿得出手的抵押东西都没有。”
  “抵押什么?这500两银子,就当我赠送给先生的好了。”胡雪岩慷慨地道,“我的麻衣相术,看人从来不会错。我看王先生此番北上,定然得遇贵人相助,所谓心想事成,你所谋划,一定能够成功。”
  “当真?”王有龄激动地声音都颤抖了,“如果真是那样,我回来之后,一定加倍酬谢胡掌柜。”
  “我结交王先生,图的不是钱财,而是欣赏王先生的才华学识,”胡雪岩趁机提出道,“如果王先生不嫌弃,我有一个想法,想与王先生义结金兰,就是不知道我满身铜臭,王先生可看得起?”
  “胡掌柜哪里话,”王有龄久困风尘,对自己早已失去了信心,如今见胡雪岩不仅肯资助自己,而且还愿意和自己义结金兰,真个有得遇知音之感,当即一口答应,“承蒙胡掌柜高看,不胜荣幸!”
  “好,那不用说,王先生就是大哥了,”胡雪岩当即起身,“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他说拜就拜,竟然当真跪下去,唬得王有龄也连忙起身,在他对面跪下去:“贤弟快快请起!”
  他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结拜,众人都当他们酒喝多了,指指点点,笑话不已。
  “大哥,这里人多嘈杂,咱们换个地方。”
  “好。”
  于是,二人下楼,沿西湖边走边谈,不知不觉来到人迹稀少的孤山一带。信步上山,便是林和靖的墓地了。
  在林和靖墓前,二人从旁边的凉亭买了香,先给林和靖上了香,然后兄弟二人借此机会,再次结拜。
  皇天在上,
  后土在下。
  林仙逋公,
  以为见证:
  胡氏雪岩,
  王氏有龄,
  在此盟誓,
  结为兄弟。
  有龄为兄,
  雪岩为弟。
  兄弟同心,
  其利断金。
  不求同生,
  但求同死。
  若有违誓,
  天打雷轰。
  ……
  盟誓完毕,二人对拜三拜,这才起身。
  “大哥!”
  “贤弟!”
  二人的眼睛里都有一种湿润的感觉。男人就是这样,四海之内皆兄弟。一经结拜,至死不渝。
  磕过了头,二人在凉亭里坐下来,一边啜着香茗,一边望着烟雨朦胧中的西湖,都觉得一肚子话要说。
  “贤弟,你我在林逋公的墓前结拜,流传后世,也称得上一段佳话了!”王有龄叹道,“想当年,林公一个人在这里幽居20年,以梅为妻,以鹤为子,逍遥固然是逍遥之极了,然而,又如何比得上你我兄弟结拜,心心相印。如果林公当年得遇知音,也不会寂寞到如此地步了!”
  “大哥说得对!”胡雪岩读书不多,并不太懂得这个林和靖是什么人,不过想来一个人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一个人在这孤山上孤零零地一住20年,最后郁郁而终,也真是有些凄凉。
  “对了,大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明天一早就动身,到京城去碰碰运气。”王有龄恨不得插上翅膀,一下子飞到京城去。
  “运气一定有的。大哥此去,必然飞黄腾达。那何桂清念在昔日的情分上,一定会帮助你的。”胡雪岩道,“不过,大哥有一件事情,要记在心上。那就是何桂清问你要在什么地方做官,你哪里也不要去,就一口咬定回杭州来。一来你我兄弟相交,不致从此天各一方;二来,小弟的阜康钱庄目前在外省并无分号,你只有回到浙江这里来,小弟才能帮得上大哥的忙。”
  “你提醒得很及时。”王有龄却还没有想到这么远,因为他还不能确定这个何桂清是否是自己故旧。
  “大哥说需要500两银子,我再另外给大哥准备500两银子的备用。京城花销,不比杭州。所需要打点的人也多,大哥此去,所求之人必然甚多,千万不可因为手头拮据而错过机会。”
  “多谢贤弟。”
  二人商量停当之后,第二天一早,胡雪岩早早带着1000两银子来到西湖边上,给王有龄饯行。
  “大哥,珍重!”
  “小弟,珍重!”
  兄弟二人洒泪而别,王有龄带着胡雪岩给的1000两银子,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北上京城的未知旅途……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