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7节 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他不是从来不哭吗?
    他不是从来不哭吗?
    他不是从来不哭吗?
    张古害怕到了极点。他想悄悄跳下床,逃出去,可是身体却像被麻醉了一样,不接受大脑支配,一点也动不了……
    早上,张古醒来时,那个男婴已经醒了,他躺在被窝里,手里拿着那个口琴在玩,嘴里嘀咕着各种音节。
    卞太太来了。她的眼睛很红,一看就是没睡觉。
    “他哭了吗?”她进门就问。
    “没有,挺乖的。”张古说。
    “真是麻烦你了!”
    “哪的话。”
    卞太太一边对张古讲医院的事情,一边麻利地给叉穿衣服。
    她抱着男婴走出门的时候,张古发现那个男婴回头看了他的随身听一眼。
    卞太太抱着那个男婴走了。张古开始洗漱,又简单吃了些早点,骑自行车出门去上班。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今天他听的还是周德东的歌:琴心剑胆晶莹剔透,这辈子注定不会长寿……
    突然,周德东的歌声变成了一阵婴儿的哭声,那哭声古怪而凄厉:“呜哇!——呜哇!——”
    张古吓了一跳,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
    他清清楚楚地记着,这盒带是他六个月前在小镇音像店买的,他听过无数遍,没有任何问题。直到昨天下午他还从头至尾听过一遍,并没有这个声音。
    那么,是谁录上的?
    只有一个可能:昨夜,那个男婴在他睡熟之后,用随身听录下自己恐怖的哭声……
    他想,难道昨夜自己做的那个梦是真的?又一想,哭声这么刺耳,自己不可能不被惊醒啊!难道是那个男婴拿着他的随身听悄悄去屋外了?
    张古不寒而栗。
    到了单位之后,他一天都心不在焉,镇长问他几件事他都答非所问。他用手翻来覆去地摆弄着那盘盒带,一直在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如果不弄个水落石出,他会一直忐忑不安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终于,他决定对卞太太说出这件事。
    他下班回家的时候,看见卞太太正在院子里和那个男婴玩秋千。他在院子外对卞太太喊:“嫂子,你来一下,我跟你说件事。”
    他一边喊一边观察那个男婴的眼神,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玩得很专注。
    卞太太过来了。
    本来,张古想把他对那个孩子的怀疑都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又全部咽回去。他只是把随身听的事说了一遍,声音很低。
    卞太太听后不解地问:“有这样的事?你怀疑……”
    张古有点不好意思:“我只是想,是不是那个孩子昨夜哭了,胡乱按了我的录音机,把哭声录进了盒带里……”
    “我们大家都没听见这个孩子哭过一次,都在为这件事感到奇怪呢。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哭声,一定是你自己搞错了。”卞太太说得很坚定。
    她又补充道:“一个1岁的孩子,半夜哭的时候,胡乱抓起了录音机,又胡乱按下了录音键……哪有这么巧的事!”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张古干干地笑了笑,说:“那可能是我自己搞错了。”
    这时候,他的眼光越过卞太太的肩头看了那个男婴一眼,他正在秋千上朝他看,那眼神说不清楚。
    莫名其妙的婴儿哭声一直没有找到解释。张古只好把那段恐怖的声音洗掉了。哭声有十几分种,占用了两首歌的时间。之后,张古正常上班下班,日子无波无折。似乎没事了。但是,张古心中的阴影却没有消散,它像乌云一样越来越厚重。
    最后,张古把那恐怖的声音归罪于哪个朋友的恶作剧——他必须调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否则怎么办呢?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很会欺骗自己。一生中,我们不知欺骗过自己多少次,因此我们失掉了很多探寻真理的机会。
    又过了一段时间,张古渐渐淡忘了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我们经常会忘掉一些事情,因此我们活得很幸福。但有时候不完全是这样。在张古完全忘掉了这件事的时候,一次他上班去,刚刚走出家门,戴上随身听,猛然听见一阵婴儿的笑声,那笑声极其古怪,极其刺耳。他万分惊恐,猛地把随身听摘下摔到了地上! banbijiang.com
    他下意识地朝卞太太家看去,那个孩子正在窗子里静静看着他……
    张古再一次断定: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