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在遇到那座会爆炸的雕像之前,安娜贝丝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她在飞空战船阿尔戈二号的甲板上来回踱着步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检查着所有的弩炮,确保它们都被牢牢锁定。她又一再确认那面“我们为和平而来”的白色旗子正飘扬在桅杆之上。她带着船员们一起把计划、备用计划、备用计划的备用计划复习了一遍。
  最最重要的是,她把他们那位战争狂人、监护人喜洋洋•海治教练拉到一边,让他在船舱里享受晨间休息,观看混合武术锦标赛的重播节目。当他们驾驶着一艘魔法的希腊三层划桨战船飞入很可能是敌对一方的罗马营地时,一只身穿健身服,挥舞着大棒,怒吼着“去死吧!”的中年半羊人绝对是最最不需要的。
  看起来一切都井井有条、状况良好。甚至她在战船起航时感到的那种神秘的寒意也消散无踪了,至少现在如此。
  战船自云层中下降,但安娜贝丝抑制不住地开始事后纠结。如果这是个坏主意呢?如果罗马人恐慌起来,一见到他们就立即发动攻击呢?
  阿尔戈二号看上去可绝对不是友善之辈。它有两百英尺长,船体覆盖着青铜装甲,船头船尾全都装载着连发十字弓,船头雕像是一头喷火的金属龙,船腹还装载着两架旋转弩炮,发射出的易爆弩箭足可以炸开混凝土……好吧,这可不是来参加友邻见面会时最适当的交通工具。
  安娜贝丝已经努力先提前给罗马人打招呼了。她让雷奥送出了一份他的特殊发明——全息卷轴——好先给在营地里的朋友们通个气。真希望那条消息已经顺利到达了。雷奥曾想在船身底部漆上一行巨大的字——“最近咋样?”,再加上个笑脸。但安娜贝丝否决了这个主意。她不知道罗马人会不会有幽默感。
  现在想返航已经太晚了。
  船身周围的云层分开,露出了下方奥克兰山脉那金绿相间的草毯。安娜贝丝紧紧握住了右舷栏杆上固定着的一面青铜盾牌。
  她的三位船员同僚也都站到了各自的岗位上。
  在船尾后甲板那里,雷奥像疯子一样冲来冲去,检查着他那些仪表盘和杠杆。绝大多数舵手都会满足于领航员的方向盘与舵柄。雷奥却还安装了一套键盘、监视器、从利尔喷气机上拆下来的航空控制装置,还有一个从任天堂Wii游戏机上拆下来的手势控制传感器。他可以拉拉节流杆就让战船转向,也可以通过抽出张唱片就让武器开火,或者通过迅速摇动Wii的手柄控制器来让战船起航。即使以混血半神的标准看来,雷奥也有着严重的多动症。
  小笛在主桅杆和弩炮之间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练习着她的台词。
  “放下你们的武器,”她嘟囔着说,“我们只是来谈谈的。”
  她那充满魅力的话语是如此强大,影响到了安娜贝丝,让她充满了渴望,想要放下她的匕首,好好促膝长谈。
  身为一个阿芙洛狄忒的孩子,小笛已经相当努力地在掩饰自己的美丽了。今天她穿着一条破破烂烂的牛仔裤,脚下的运动鞋磨损很严重,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背心,上面竟有粉红色的Hello Kitty图案(也许这只是为了好玩,不过安娜贝丝从来不能确定小笛是怎么想的)。她那波浪般的棕色长发编成了辫子甩在右侧,上面系着一根雄鹰的羽毛。
  然后是小笛的男朋友——伊阿宋。他站在船首高起的十字弓平台上,罗马人能轻易地从这个位置看到他。他的手紧握着黄金剑,手指关节都发白了。除了这一点,对于一个把自己变成靶子的人来说,他看上去倒是相当冷静。在橙色混血营T恤和牛仔裤外面,他还套上了一件古罗马宽外袍,系上了紫色的披风——那是他之前作为执政官的军衔象征。风吹乱了他金色的头发,配上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上去真是结实帅气,充满控制力——就像是一个朱庇特之子应有的样子。
  他自幼在朱庇特营地长大,希望他这张熟悉的脸庞能让罗马人迟疑一下,不会直接把战船从天空中轰下来。
  安娜贝丝很想隐藏起自己的想法,不过她仍然不能完全信任伊阿宋这个家伙。他表现得太过完美了——永远循规蹈矩,永远能做出光荣事迹。他甚至长得也太完美了。在她的脑海深处,她总有一种挑剔的想法:如果这是一场骗局,如果他背叛了我们呢?会不会在我们驶向朱庇特营地之后,他会突然说“嘿,罗马人!看看这些俘虏,还有我带给你们的这艘超酷战船!”
  安娜贝丝也不确定这些就会发生。但一看到他,她仍然会泛起苦涩的感受。他是赫拉那牵强的“交换项目”中的一部分。为了串联起希腊混血营和罗马的朱庇特营地,那位她最讨厌的女王陛下,奥林匹斯的神后,说服了其他诸神,告诉他们这两群孩子——罗马人和希腊人——必须要把力量联合起来,才能从邪恶的大地女神盖娅手中拯救这个世界。而盖娅正在从地下觉醒,随之而来的,还有她那些恐怖的巨人后代。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