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赫拉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就掳走了安娜贝丝的男朋友波西•杰克逊,擦除了他的记忆,把他送到了罗马营地。而作为交换,希腊人则得到了伊阿宋。这些都不是伊阿宋的错,但每一次安娜贝丝看到他,就会想起自己有多么思念波西。
  波西……他现在一定在他们下面的某个地方吧。
  噢,诸神啊。她的心里涌起一阵恐慌。她将这种不安强压下去。她可没法再经历一次打击了。
  我是雅典娜的孩子,她对自己说,我必须坚持计划,不受干扰。
  她又一次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战栗感,仿佛有只得了神经病的雪人正爬到她背上,朝着她的脖子吹冷气。她转过身,但背后空无一人。
  一定是她神经紧绷的缘故。即使在一个充满神祇和魔兽的世界里,安娜贝丝也不相信一艘新制战船会闹鬼。阿尔戈二号可是防范周全的。靠在围栏周围的仙铜盾牌施加了可以避开魔兽的魔法,而且同他们一起登船的半羊人海治教练能嗅出任何入侵者的气味。
  安娜贝丝真希望自己能向母亲祈祷,祈求指引,但现在估计是不大可能了。在上个月,她和妈妈的偶然邂逅真是可怕极了,那是她这辈子最糟糕的时候……
  寒气压得更近了。她觉得自己听到了风中传来的模糊声音,那是笑声。她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紧绷起来。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就要出现了。
  她差一点就要命令雷奥调转航线。就在此刻,船身下面的山谷里传来了号角的声音。罗马人已经看到他们了。
  安娜贝丝以为自己知道会看到怎样的景象。伊阿宋曾经极其详细地给她描述过朱庇特营地的各种细节。但现在她仍然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被奥克兰群山环绕着的这个山谷至少是混血营的两倍大小。一条小河从一侧蜿蜒流淌,穿过其中,就像大写的字母G,最后流入一片闪闪发光的蓝色湖泊之中。
  在战船的正下方,被湖泊的边缘所包围的就是新罗马城了,整个城市在阳光下闪着微光。她认出了伊阿宋曾告诉过她的那些地标——竞技场、大剧场、神殿和公园、七山的住宅区、弯弯绕绕的道路、五颜六色的别墅群,还有繁花似锦的花园。
  她看到了罗马人最近与一支魔兽大军战斗过的迹象。一幢据她猜测是元老院的建筑,上面的圆顶被砸得开了天窗。厅堂前那片开阔的空地上充满了坑坑洼洼的弹坑。一些喷泉和雕像也完全被毁掉了。
  几十个穿着宽外袍的孩子们正尖叫着从元老院里冲出来,想要找个更好的视角来看阿尔戈二号。更多的罗马人从商店和咖啡馆中出现,呆呆地站在那里,手指天空望着战船缓缓下降。
  号角声是从西面大概半公里的地方传来的,一座罗马要塞矗立在山头上。它看上去完全就像安娜贝丝在军事历史书籍里见到过的插画那样——有着布满钉刺的防御沟渠,高高的围墙,还有用蝎型弩炮武装起来的瞭望塔。在要塞内部,白色的兵营完美地排列在罗马的主干道上。
  一纵队混血半神自大门里出现,他们一路冲向城市的方向,盔甲和长矛全都闪着光芒。在行伍的正中央,还有一头真正意义上的战象。
  安娜贝丝想在这队人马抵达之前就让阿尔戈二号降落,但地面离他们仍然还有几百英尺。她扫视着人群,盼望着能瞥见波西的身影。
  随后有什么东西在她身后发出了嘭的一声。
  爆炸差点把她掀到船下。她转了个身,发现自己正与一尊愤怒的雕像大眼瞪小眼。
  “不可接受!”他尖声高叫着。
  很显然是他搞出来的爆炸性出场,就在这甲板之上。硫磺冒出的黄色烟雾在他肩膀后面翻滚着。灰烬溅在他的卷发里,到处都是。他的腰部以下完全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理石基座。而腰部以上,则是雕刻上了宽外袍的肌肉发达的人类雕像。
  “我不会让武器进入波米兰界线!”他宣布道,嗓音就像一个大惊小怪的教师在乱挑剔着什么,“我也绝对不让希腊人进去!”
  伊阿宋看了安娜贝丝一眼,眼神在说:“让我解决这个。”
  “忒耳弥努斯,”他说,“是我。伊阿宋•格雷斯。”
  “噢,我记得你,伊阿宋!” 忒耳弥努斯嘟囔着说,“我以为你的品味够好,不会去结交那些罗马的敌人呢!”
  “但他们并不是敌人——”
  “没错,”小笛插了进来,“我们只是想要谈谈。如果我们能——”
  “哈!”雕像猛地打断了她,“别想把魅惑语(小笛是阿芙洛狄忒之女,可以用魅惑语让别人听信和服从她的话语——译者注)用在我身上,年轻的女士。还有,把那柄匕首放下,在我把它从你手里夺过来之前!”
  小笛看着她的青铜匕首,很明显她刚才忘记了自己一直在握着它。“呃……好吧。不过你要怎么抢过来呢?你又没有胳膊啊。”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