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像花环的花圈

  连类和胡杨认识很久了。 
  他是卡车司机,住在邻镇,连类的丈夫活着时,跟他是最好的朋友。 
  连类的丈夫死后,胡杨来得少了。但是,只要他开车路过绝伦帝小镇,只要是白天,他都会来看看连类,帮她干一些男人的活。有一次,连类修房子,都是胡杨一个人干的。 
  连类一直很感激他。连类很寂寞。 
  胡杨是一个很魁梧的男人,他的家不在绝伦帝,他在路上。 
  时间长了,就像很多故事那样,她和他的关系发生了转折。不过,连类很收敛,她不让胡杨经常来。她不想弄得满城风雨。 
  两个人大约半年有一次交欢。 
  绝伦帝小镇的居民很少猜疑,他们对连类的事情一无所知。 
  迢迢掉井的那一天,慕容太太来做连衣裙的时候,胡杨正在连类家。 
  那是白天,两个人急急匆匆,也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冒了一次险。 
  过了一些日子,连类有呕吐的感觉,她立即怀疑是怀孕了。她一天一天地数日子,果然,红没有来。 
  她跟丈夫睡了整整365天都没有怀上孩子,而胡杨一发即中。她不知所措了。 
  她给胡杨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怎么办。胡杨说:“打掉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连类的心哆嗦了一下。 
  平时,谁踩死一只蚂蚁连类都会感到残忍,更别说杀鸡杀鱼了。而现在,却要把一个生命销毁,并且是她亲生的孩子! 
  但是,无论怎样,她都没有勇气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尽管她非常希望有个孩子陪伴她,度过这寂寞而漫长的人生。 
  两个月后,胡杨开车来了,他悄悄带上连类,去了县城。他们当然不敢在绝伦帝小镇医院堕胎。 
  到了县城,他们进了一家挺干净的私人诊所。上手术台的时候,连类的身子不停地抖,她想抓紧胡杨,可是胡杨被隔离了。 
  疼。 
  冰冷、尖利的铁器。 
  温暖、柔弱的生命…… 
  汗顺着连类的脸颊“哗哗哗”流淌。 
  最后,她像做梦一样看见了那个无辜的小生命,他红红的,鲜鲜的,被大夫装进盘子里端走了。 
  那是她的孩子。 
  他十分信任母亲的子宫,他相信在那里面没有人能够伤害他。 
  是啊,如果在子宫里都不安全了,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他毫无戒备地在里面安静地睡着……   
  他还没有长成人形,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他能斗过谁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突然,穿白大褂的刽子手来了,他们轻易就把他弄碎了。连类觉得,自己正是这些刽子手的同谋和帮凶。 
  胡杨扶她走出诊所后,她大哭起来。 
  胡杨劝她,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她的眼前一直晃动着那冷冰冰的盘子,盘子里装着她的孩子,红红的,鲜鲜的…… 
  连类回家了。 
  正像一个作家描写的那样,她觉得路边的杨树上都长满了眼睛。那些眼睛没有成双成对的,它们形态各异,分布凌乱,都木木地盯着她看。 
  其实,这次的凶杀事件没有任何人察觉。她平时跟大家接触很少,大家把她都忽略了。 
  当天晚夜里,连类到屋外上厕所,看见门口摆着一个纸物,在夜风中“哗啦啦”地抖动。她被吓了一跳。 
  走上前去,她看清那竟然是一个小小的花圈! 
  那花圈没有黑白色,它是用各种彩色的纸扎成的,极其鲜艳,甚至更像一个喜庆的花环。可它确实是一个花圈。 
  她的心猛跳起来,悄悄把那古怪的花圈提进房子里,烧了。 
  躺在床上,连类越想越害怕。送花圈的人到底是谁呢?难道他一直在身后跟踪自己?难道他一直在暗处窥视自己?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一夜没有睡。 
  过了好多天,她的恐惧才慢慢消退。 
  她很少出门,她羞愧难当。她知道,在这世界上,至少有一个人是知道自己的秘密的,尽管她不知道他是谁。一个人知道就等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她的神志渐渐恍惚起来。每当天一黑下来,她就看见那个孩子在她眼前飘过来飘过去,红红的,鲜鲜的…… 
  这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个孩子。他没有身体,只有一双嫩嫩的眼睛,那双眼睛茫然无助地看着她:妈妈呀,你救我,救我…… 
  连类救不了他。那双眼睛越来越远了,向一片无底的黑暗沉没下去,它直直地看着她,有怨恨,有委屈,有恐惧…… 
  连类一下就醒了。 
  四周漆黑。她感到很多灵魂在窗外游荡。 
  她很想给胡杨打个电话,可是终于制止了自己。他是有妻室的人…… 
  白色的电话突然响了,那声音在死寂的子夜里十分刺耳。 
  她伸了几次手,都不敢接。是谁呢?平时,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包括胡杨。是胡杨吗? 
  白色的电话一直响。最后,连类终于把它拿起来:“喂……”  半壁江图书频道
  里面竟然传来一个婴孩的声音!他哭诉着:“妈妈……你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呀-…” 
  连类一下就扔了电话,全身像筛糠一样抖。 
  很快,它又响了。她不敢再接,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它。 
  它一直在响,很急切,直到窗外的公鸡叫出第一声,它才陡然停止…… 
  黑夜漫长,白昼短暂。 
  太阳很快又要落山了。连类哆哆嗦嗦地给胡杨打了一个电话,她想让胡杨来陪她一夜,她实在挺不住了。 
  胡杨竟然不在。他的孩子说他到外县拉货去了,要一周之后才能回来。 
  连类没指望了。最后,她只好去找慕容太太,谎说夜里有人打骚扰电话,她很害怕,请慕容太太晚上来跟她做个伴。 
  慕容太太爽快地答应了。她还没有完全从痛失爱女的悲郁中解脱出来,老公又远在天边,她晚上正好有个伴说说话。 
  慕容太太跟连类睡了三天。三个夜里,那电话都没响一声。第四天,连类不好意思再让慕容太太做伴了。 
  又剩下连类一个人了。 
  她安慰自己说:也许那天是一个逼真的梦,是自己把阴阳给混淆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天黑之前,她拔掉了电话线。 
  电话没有响,电话当然不可能再响。快半夜的时候,提心吊胆的连类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突然,她被什么声音惊醒了。她惊恐地竖起耳朵:那个婴孩的哭诉声又来了! 
  她吓得面无人色:电话线不是拔掉了吗? 
  那声音飘荡在漆黑的窗外,紧紧贴着窗户:妈妈……你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呀-…我好冷碍…我好冷啊-… 
  连类本能地抓起电话要报警,忽然想起电话线被她拔掉了。她大喊起来:“有鬼呀!有鬼呀!” 
  邻居都被连类叫醒了,纷纷跑来。 
  他们看见连类只穿着内衣,站在窗前,挥舞一条长裤,往窗外驱赶着什么。窗外漆黑。她的动作让人感到很恐怖。 
  慕容太太大声问:“连类,你在干什么!” 
  连类惊恐地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大家都意识到连类可能是疯了。 
  慕容太太又问:“你哪有孩子?” 
  连类很生气地瞪了慕容太太一眼:“我有没有孩子你管得着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连类折腾累了,她在李太太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张古小声问大家:“连类清醒的时候,最后谁跟她接触过?” 
  慕容太太说:“我。她说有人打骚扰电话,让我做伴。” 
  张古若有所思,把这一条记上,还画了重点号。然后,他开始检查电话线,发现电话线被拔掉了。 
  ……这一夜,大家都没有离开。 
  天亮后,有人给连类的婆家报了信,他们把连类从17排房接走了。 
  接着,婆家又给连类的舅舅报了信,他们把连类从绝伦帝小镇接走了。 
  17排房有一个房子空了。 
  连类的婆婆要把这个房子卖掉,可是买主来看过房子后,说什么都不买了。 
  因为,那买主在院子里又看见了一只像花环的花圈。
内容来自半壁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