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林小姐,你现在还不能下床。”护士听到声音走进来,扶我回到床上坐好,“林小姐,你伤到了脚踝骨,身上也有几处擦伤,至少要在床上躺四个星期。”
  “什么?”四个星期!
  我明明记得那车在快碾过我的身躯之前停住了,我在轻轻碰到那车之后吓得拧过身子倒地,才扭伤了脚,而后过于恐惧就人事不知。怎么会这么严重呢!
  “昨天,昨天送我来的人呢?”
  小护士忽然含情一笑,脉脉羞涩:“唐先生啊,他已经回去了。他跟我说,让人家好好照顾你,绝对不能让你下床,他还说公司事多,今晚再来看你。”
  “今晚?”我被她那句“人家”弄得虎躯一震,继而一颗心烦躁极了,“那我的工作怎么办?”
  总之,人家可不管我的工作怎么办,人家只关心唐绍雍走前随口的那句好好照顾我,人家就要将承诺进行到底,人家像打了鸡血,寸步不离地盯着我,时不时再问我几句和唐绍雍怎么认识的啊,怎么会撞车的……
  可我怀疑,我们那真算是认识吗?
  看着小护士年轻纯真对唐绍雍顶礼膜拜的样子,我就想海扁她。拜托,这世界上想做灰姑娘的人不要太多好不好!
  “林小姐,唐先生平时人就这么亲切吗?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真的很帅啊。”小护士继续花痴。
  我叹口气,每每这个时候,我就抑制不住想做巫婆荼毒纯洁生灵的冲动。我放下手里的杂志,钻进被子里,换个舒服的姿态。
  “帅能怎么样?又不能当饭吃,再帅也有老去的一天,我就不信他八十岁时肌肉不松弛。他人亲切?为什么亲切啊?还不是对你有所图!他需要你为他办事,当然对你态度友好,等到用不着你的时候,一脚踹开你,让你搂着回忆哭泣。”
  小护士被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可他对我有什么好图的,我只是个护士……”
  “他需要你来看着我啊!”我跷着二郎腿,盯着那只肿胀悲切的脚踝,“他还不是怕我离开……”曝光他的秘密啊!
  只是我说者无心,听者却十分留意。
  小护士一张脸都绿了:“离开?该不会,你是……你们……”
  “哎哟,什么我是我们的,”我翻个身,“就是吵了一架,没什么。”
  小护士明显失望,却又故作欢颜:“吵架,为什么?”
  我抱着松软的枕头,长叹一声:“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共进晚餐,然后他要向我解释,我不听,结果撞了车……唉,早知就听他说几句,一百二十块钱而已,总比现在强……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皮囊再好有什么用,一肚子烂芥子,不分青红皂白拦着人不放,还自负地以为自己想的都是对的……”
  我越骂越欢实,简直把这十几年积聚的郁闷一扫而空,可突然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为什么一直是我在骂,而再没了小护士的回应?
  我猛地扭转头,果然那纯情又困惑的小护士,已经不知何时被黑脸煞面的唐绍雍所取代。
  “咦,你来了?”我先了寒了一下,随即发挥强大的见风转舵的本能,“不是说晚上来看我吗?现在才中午嘞,真是让你费心思了。”
  唐绍雍满脸黑线,倒没回答我的问题,把手中提着的外卖盒子往桌上一放:“能聊天了,看来恢复得不错。”
  “这个……”我吞吞口水,挤出个难看的微笑,“都是因为唐先生您处变不惊,急救工作做得好,才……”
  “才给了你机会,在别人面前诋毁我。”唐绍雍一张脸跟块木头似的,看不出个情绪。
  我轻咳一下,放低声音:“我这样做也是为唐先生着想,不用您亲自出马,我来帮您解决掉脑残粉,这不是挺好的嘛。”
  他轻哼一声,虽然不苟言笑,但嘴角却无奈地略有上扬倾向,看我的眼神似惊艳般蓦地一亮,随即正色道:“昨天不好意思,送你到医院后,我看了一下你的手机,确实没有我的照片……”
  “你看我手机了?”我脸色霎时很难看,有种被侵犯隐私的感觉。我从来没有给手机设置密码的习惯,因为麻烦,而且我怕自己会忘记密码。
  “我不是有意的,只是你晕倒,我需要通知你的亲属家人,不过……”
  “停!”被动挨打,我需要主导此次对话,“那你有通知谁?”
  “我按照顺序打的,前两个似乎跟你不熟,第三人叫李抒逸,说晚上来看你。”唐绍雍不疾不徐地陈述,此类人显然是报告做多了,讲起话来条理分明,简单易懂,只是态度也同样的公事公办,丝毫没有抱歉的感觉。那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看了依旧不爽。
  “小逸啊!”我呼出口气,还好还好,总算错打错着,“没错,就是该通知她。”我瞄了他一眼,随即怨念,“前两个是我做兼职的经理,怪不得今天请假,他们都没要我解释就把我给解雇了。”
  “这样,”唐绍雍一愣,把外卖打开,端到我面前,“你不用担心,你的医药费我会出。”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那是当然,要不然我早搬出这么贵的病房了。
  唐绍雍没待多久,就回去上班了。
  我颓废地躺在床上,不用说,晚上那两个工作也没了。不过,我也不是特别沮丧,因为从大三开始,我就在不间断的各种小零工中穿梭。毕业后之所以还是打零工做兼职也主要因为工作时间虽然比正式工作多,但是挣的钱更是多得多。这种工作有经验有门路,找起来不是很难。
  晚上,我的闺密李抒逸来看我,顺便给我带了些换洗的衣服。
  她倒是看不出紧张,把包包狠狠地往我废腿上一砸:“我就说你一定没那么严重,还晕过去。”
  “谁说的,我真的晕过去了,”我拿出唐绍雍买来的水果招待她,“不过也睡得特好。”
  “听说撞你的是个帅哥。”她不怀好意地扬扬眉。
  “嗯?嗯?嗯?”我瞪了瞪眼,“你看到了?”
  “没,还用看,‘唐绍雍’这三个字就是帅哥代表。”
  我恶心得差点把吃的东西吐出来,咧着嘴嘲笑如此肤浅的评价:“不过不是他撞的我,而是他连累我被撞。”
  “那还能送你到医院,有责任感,加十分。”
  “不过他都没有道歉,还自以为自己做得很对……”我一想到他那冷峻倨傲的下巴,心里就堵得慌。
  “有自信的男人都这样,不多话的男人才可靠,加十分。”
  “可靠?”我冷笑一声,“绯闻满天飞的男人很可靠?”
  “那证明他很有魅力!”她扔了个橙子给我,“加十分!”
  我咬咬嘴唇:“不对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兴奋?”
  李抒逸嘻嘻一笑,往我身上一靠:“我去试镜了,导演说很赏识我,基本定下来让我当主演了。”
  “嗷?”我尖叫一声,来了精神。
  我的闺密李抒逸是那种扎在人堆也绝对不能淹没她风采的人,光是个头就有一七二。长相标致,男女通吃,老少咸宜。尖下巴,大眼睛,高鼻梁,符合各种型号镜头的要求。而且我敢打包票,她绝对没整过容。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她太瘦了,瘦到胸前一片飞机场,每次都望着我的C罩杯兴叹。
  李抒逸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个大明星,大学时期被誉为我们S大的校花,不断有杂志找她当模特拍封面,在平面界也算小有名气。不过相对于模特事业,她的荧屏之旅才刚刚起步,之前试镜要不然海选就遭到淘汰,要不然就是跑龙套过目就忘的小角色。这次对她真是难得的机会,连我都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太好了,大明星,那到时我就靠你了。”我靠在她胸前揩油。
  “哎,注意举止。”她推开我,“自己那么大,还来靠我,这可不是你说靠就能靠的。”
  我嘿嘿笑,也不生气。
  她顿了顿:“对了,你不是平时有写剧本小说什么的吗,等下次我碰到导演拿给他看看。”
  “嗯?”我惊呼。
  我大学的专业是中文,跟许多考上后便开始感叹这风花雪月的书生路忧郁得找不到出口的人不同,我对文学对创作的热爱从没有削减过,从小就喜欢读书写东西。可是写归写,虽然很羡慕编剧那种工作,却没有真正想过要拿兴趣当工作……
  或者,曾经也想过,只是,现实总是与初衷相违背。有时候人生中无意的一件事,就足以改变生命运行的轨迹,让梦想这个词变成奢侈……
  当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中,回到高考填报志愿的那天。我拿着笔,看着S大著名的中文专业,不知该不该画下去。我爸爸接过我的笔,微笑着将志愿涂好。我有些疑虑地问他,中文专业出来找不到工作怎么办。爸爸耸耸肩:“那就养你一辈子。”哥哥在旁边打趣:“不是还有我嘛,我娶你……”
  生活有时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或者借着生病的契机好好休息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得不说,唐绍雍这个人挺……挺有个人魅力的,一个花痴小护士倒下去,千千万万个花痴小护士站起来。在他每一句有口无心的嘱咐下,小护士们把我当成了老佛爷一样供着。
  一周后,唐绍雍第二次来看我。
  “你恢复得怎么样?”
  我们的聊天基本限于我的伤情。
  “挺好的,我感觉现在就能出院呢。”我精神抖擞。
  “不必着急,还是等痊愈了再离开。这里住得还习惯吧?”
  我想说这里简直太舒服了,包吃包喝,不用自己打扫,还有一堆小护士供我使唤。可又怕主人脸色难看,我捋捋头发:“还好吧,医院嘛,怎么能跟家里比呢。”
  他目光中稍带歉意:“如果无聊的话,就看看杂志。我工作比较忙,不可能每天都来看你。”
  我正经地点头,摊开手中的八卦杂志,笑得花枝乱颤:“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看到了,能理解,还是正经事最重要。”
  唐绍雍狐疑地瞄了眼杂志,立马黑脸。
  那杂志一张硕大的封面,唐绍雍戴着墨镜,鬼鬼祟祟地搭着一不知名的女子。那女子既不是36D小蛮腰朱秀美,也不是那天我在餐厅看到的冷艳女。不过这位前凸后翘,腿又细又长,身材比例爆好,比之前两位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还是个“小泥巴种”,哎,我是说,还是个混血儿……
  唐绍雍并没有跟我解释什么,他也没有那个必要。只是看着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切碎了下油锅。
  “媒体总喜欢乱写,所以说记者的道德观念很重要。”
  我不是记者,可唐绍雍明显先入为主,认定我就是个没有贞操观的狗仔,这话怎么听都像在讽刺我。我耸耸肩:“没关系,行得正坐得直,有什么好怕的。”
  他一愣,目光更加凶狠。
  我立即缩进被子里:“我是说我自己啊,我不是记者,这不是我写的,有什么好怕,可不是在讽刺你。”
  唐绍雍直盯着我,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没吓到我,却把他自己的脸给冻僵了。好一会儿,他看我的眼神又似那天一样,带着一丝探究的无奈与醒悟,忽而闪亮似星辰。
  而后半个月,他都没来过。
  就在我怀疑是不是我扮猪吃老虎真的把他给惹毛了时,李抒逸突然哭丧着脸来找我。
  “大明星,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这个小人物?”我打趣道。
  “小迟……”她欲言又止,满脸哀怨与愤恨。
  “怎么了?”我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严肃,赶紧屏退了小护士们,来说悄悄话。
  “那个导演……”
  “怎么了?”我看着她,她话还没两句,就开始抹眼泪,我急得到处找纸巾,“他反悔了?不让你演主角了?”
  李抒逸擦擦眼泪:“要是不让演就好了。昨天试镜,他向我提要求!”
  “提要求!他竟然向你提要求!”我心中一凉。
  我不是天真的小女孩,用不着问她那具体是什么要求。只是心里还是震惊的,那些曾经以为遥不可及的邪恶丑陋的事,突然就赤裸裸地出现在眼前。
  “然后呢?”
  然后就是那导演因为没有得逞,而开始找李抒逸麻烦,因为合约中的模糊项目,他在戏中加了几场她的情欲戏,李抒逸拒绝演出,导演现在向她索赔二十万。
  “我先退租,押金和现金有一万多……”我掰着手指算。
  “那我们还差三万……”李抒逸自己有点小积蓄,还有个三流龙套明星男友,帮她凑了点钱。现在剩下四万块没有着落。
  “那三万……”我苦思冥想,然后一道天光。
  脑汁果然没白绞,这些年果然没白耍小聪明没白活。
  我愣在原地,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
  我匆忙下床,飞快地走出病房。周围的小护士们来拦着我,问我怎么了。我咬着嘴唇,内心极度为难,挤出个勉强的笑脸:“昨天做的全身检查,结果出来没,我看我都没什么事了,出院也没关系吧。”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