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张一藤的报道,老板审核后很是称赞,说我突然开窍,看事情变得通透了,并说以后每篇报道最好都加上像这篇解析张一藤获奖历程的幕后分析。
  可是虽然被表扬了,我却并不高兴。一来只是口头表扬,没有实质奖励;二来篇篇都让我这么脑补,这种近似于分析人性的事,总让你觉得每个人为的不过是名利钱财。如此功利的世界,赤裸裸被揭露在眼前,我有点接受不了。
  “对了,跟唐绍雍新闻的小王这两天请假,明天寰达电影首映你跟一下,重点不是电影,是唐绍雍的婚礼。”
  在小王缺勤的情况下,明明还有别组的小李小张无事可做,可老板近来很得意我,竟然钦点我。
  “哎哟,不好意思老板,明天寰达的首映跟万鸣制作公司开张仪式报道冲突。”我翻着行程小本。本月寰达有四部电影上映,部部都是唐汕的投资,唐绍雍是挣钱挣疯了吗,也不怕自家打自家。不过好在万鸣公司幕后执行也是大名鼎鼎的明星之子万庭轩,虽然绯闻没有唐绍雍那么有上座率,但是数亿家产仍旧让他在一项调查中,位列众女明星最想嫁的男人第二名。呃,当然,第一名就是那个唐绍雍。
  “这样……”老板很苦恼。
  “是啊是啊,来回跑肯定来不及了。”我也很苦恼,虽然跟唐绍雍看过一场爱情动作电影,吃过一次饭,听起来好浪漫,但其实我们依旧是陌生人,他依旧鄙视我,而且那条“不要再让我见到你”的规定,在这种挖掘他的私生活的场合,是依旧适用的吧。
  老板很遗憾:“那只好让艾米丽去了,不过她八卦能力没你那么出色……”
  “唉——”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话。
  万庭轩的话题基本集中在靠亚姐美女母亲和老戏骨影帝父亲出名,曾经游手好闲过几年,换女朋友跟换内裤似的,但两年前自从认识了比他大六岁的创作歌手烨子,他就突然从纸醉金迷春宵荡漾的生活中消失,如今还奋起创建了自己的事业。
  我放眼全场,果然低调如烨子,也不可能错过男友生命中这么重要的时刻。她随意地束着马尾,一身简单的白色连衣裙,淡妆素裹,耳垂上两枚珍珠耳钉,没有任何多余的雕琢,干净得像朵白莲花,正在与朋友攀谈。
  “衿迟,烨子也来了,你一会儿去采访她,务必让她接受采访。”阿奇蹲在地上,铺设着摄影用具,抬起头,耷拉着一对三角眼,苦逼着脸,粗声粗气地命令着我。
  “知道。”我掂量着话筒。烨子在演艺圈确实拥有一部分人气,但从来不是大红大紫,因为歌曲都很小众。不过,她人虽然不大牌,却很个性,只靠音乐说话,不接受采访,对宣传活动都很抗拒。
  我正苦恼于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让烨子开口,阿奇去记者区签完字回来,突然语出惊人:“衿迟,烨子的采访不做了。你务必让唐绍雍接受采访!”
  我靠,这是穿越了吗?我轻咳一声提醒:“阿奇,这里是万鸣公司,六号地铁线水光湾站C出口往东八百米……”
  “我知道。”他的拳头狠狠地在我头上敲了一记,“唐绍雍来了。没想到他竟然没有去寰达的电影首映式,而来这里给好友万庭轩撑场打气。”
  我这口气没喘好,连着口水呛起来。回头再一看,烨子刚刚挡住的攀谈对象,不是唐绍雍是谁!
  而这一秒钟,他也像感应到什么,视线一扭,正与我的目光交汇。
  我慌忙别过身,咽下那口没咽好的口水。假装没看到。眼角再偷瞄,他已经一切如常,严肃又有点小腹黑的模样。
  唉,那些问题,他明明跟我解释过,都是假的,不要再做无理报道。可是一会儿我就要再去跟他老生常谈,不知我们两个谁会先崩溃。而且,我都知道真相,再这么明目张胆地过去,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感到失望……
  可是姑娘,我明显想多了,唐绍雍哪里会因为我一个小人物而感觉失望不失望的呢。
  “这么纠结,是准备采访我的问题吗?”
  我低着头从女洗手间出来,他就站在对面的男洗手间门口。
  “那个……”我吓了一跳,是要解释一下这个问题,还是要淡淡地只说一句“这么巧”?
  他伸出两个指头。
  什么意思?在说我二吗?
  “第二次了,你在我面前张口结舌,说不出话。”
  “你!”不要仗着我欠你钱就卖乖!在狭窄的过道,隔着一步之遥,我对着他狡黠一笑,“我说大老板,你自己公司投资的电影上映了,你都不管,却到这里来捧你朋友公司的场,可是现在明显大家关注你比较多,谁在意你朋友公司开张不开张……你说你到底是捧场,还是来砸场的啊?”
  唐绍雍微微垂头,不露声色地向前跨上两步,当即把我挤在墙壁一侧。
  “砸场?”
  我大吃一惊,后退了几步,又觉得自己没那么理亏,遂大胆回到原来的位置:“砸砸……砸场!谁……谁说……说的?”
  “哦,原来是我听错了?”他又上前一步,几乎贴到了我的身子,“我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是啊,”我苦笑不迭,失守阵地,不得不再退后,“您的听力最好了,怎么可能会听错呢?”
  “哦,那就是说,确实出现过砸场这个词了?”唐绍雍慢悠悠地说,得寸进尺地又近了一步。
  这下我可无路可退了,后面就是冰凉的墙壁。可我缩着身,唐绍雍却丝毫没有停止向前的势头。他越靠越近,我恨不得将身体各个部位都嵌入墙壁,但你知道,我的腰够细,小腹够平坦,可胸不争气啊!
  枪打出头鸟,最先吸引唐绍雍注意的就是那突出的部分……
  他本来还好整以暇地想看我出丑,可笑着笑着,就突然僵住,目光不自觉地向下,瞬间尴尬。
  “呀啊!”我忽然从不知所措变成了理直气壮,气呼呼地推开了他。
  可我不敢过于张扬,理了理头发,又整了整衣领。唐绍雍看着我,不知不觉学着我的样子也重新扣了扣西装。我一抬眼,哎哟喂,他那做贼心虚的样儿啊,好像我们刚刚在偷情似的。
  “喂!”我低音重炮。
  “呃,Sorry……”他这才恢复了惯有的模样,记起了形象问题,四下一看,果然有几双眼睛几个镜头默默地在捕捉他的身影。轻咳一声,他再度摆出一副高贵的姿态。
  “所以,为了避免抢镜嫌疑,我今天不接受任何采访。”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末了,像躲避瘟疫一样迅速撤离了现场。
  哎我说,是我比较亏吧,你有那么丢人吗,这么急着逃开……
  我长叹一声,刚走出去就看到阿奇一张脸所有五官都集中到鼻子上,好奇地打量着我,或者我们……
  呃,好吧,是真的有那么丢人。
  “你是怎么搞的?”回到公司,老板大发雷霆,“唐绍雍到你的场子,你竟然让他跑了!还有烨子也没采访到,明天的新闻报纸杂志你想让我怎么出?”
  “这个,总有其他的新闻吧,万庭轩采访到了,而且他也提到烨子了……”还有,老板,那真的不是我的场子,我买不起那么大一块地皮啊。
  “我要唐绍雍!我要唐绍雍!!我要唐绍雍!!!”老板发飙,像个得不到同性恋友的变态。
  “唐绍雍的话,可以综合他之前的报道,其实,他不是真的要结婚吧……”我一肚子苦水都溢在笑容里。
  “你怎么知道?”绿豆眼精光一闪,“阿奇说在现场看到你们在交谈,还有上次商瑞的采访,似乎你也和他打过照面。你们两个有点交情吧?认识吗?这次是故意放过他的采访吗?”
  好你个死阿奇,竟然打小报告!NND,下次让我抓到你的把柄,别以为我不会告诉老板,我一定让他开除你!
  “当然不是!”我一身凛然正气,“我怎么会跟他有交情呢!我到哪儿去跟他攀交情啊!”
  老板依旧不放过我,猥琐的目光在我全身上下逡巡:“像你这种漂亮女孩子心里想些什么我会不知道吗,在采访中遇到的次数多了,看着眼熟了,就以为能搭上话,从此衣食无忧。我跟你说,脚踏实地地工作才是你现在最应该做的……”
  他从贞操观谈起,然后谈理想谈未来,谈现场谈写作,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知道了吗?”
  我打个冷战,一看表,晚上十一点半了。
  “知道。”天知道我知道些什么,如此碎嘴的男人,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那我去写稿了。”
  “等等!”老板叫住我,“万庭轩的稿让艾米丽去写了,你去写唐绍雍的,要追叙他以前的绯闻历史,要有自己的观点,要批判他对待感情玩世不恭的态度……明早交稿!”
  这下傻眼了,我都把万庭轩的腹稿打好了,写完也就半小时的事,至少能赶上夜车公交车回家,现在让我写唐绍雍,还要查他以前的历史,这不是要熬通宵吗!我说,不就给点工资,是不是一定要把人累到崩溃才算赚回来啊!
  我抱着一沓杂志报纸,走回我的办公桌,将有用的挑挑拣拣,还要经受良心的折磨。这正是写得不好要丢了饭碗,写得好又对不起唐绍雍对我的坦白。
  “哎,这个给你。”在我写了一半的时候,二狗子老板又走出来造次,“你知道唐绍雍还有个哥哥吗?”
  当然知道,我们还一起看过肉片呢!
  我微微颔首:“不知道,原来他还有哥哥呢。”
  “嗯。”他将一沓照片给我,上面是朱秀美和哥哥,“这就是他哥哥唐绍勋,出镜率当然没有唐绍雍那么高。所以有关他的报道你知道,都要往唐绍雍身上靠,引起关注度。昨天有人向我们爆料,朱秀美和唐绍勋正在交往。联想昨天首映会,朱秀美有出席,但是唐绍雍没有,你知道该怎么写了吗?”
  “啊?”我大吃一惊。如果是平时我当然知道怎么写,前女友被哥哥抢,伤心人避走他乡。可是,我现在知道内幕啊!唐绍雍跟我说过他们之间一直都没什么,那我该怎么写呢?
  “还有,”老板抽出下面几张,指着一个面容姣好但神态冷艳的女人,“这个是东盛集团的小千金,刘苡彤,传说中唐绍勋的正牌女友。”
  我皱皱眉,这个女人怎么有点眼熟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