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撇清关系了,证明并不欠我什么,也没有玷污他的眼球,更不可以以此赖账。
  “你怎么不说话?”唐绍雍BALABALA说了一堆,却不见我有所反应,他皱眉问道。
  我却忘记了想要跟他解释那报道作者的事,全副武装,露出洁白整齐的八颗牙齿,一个标准精确的微笑。
  “知道了,谢谢……”
  他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我会是这种反应,眉头蹙得更深,脸色晦暗不明。
  我也猛然领悟,我不应该表现得这样恍惚:“呃,我是说,昨晚辛苦你了,我……”我却真的不知该如何接下去。并不是完全感谢的,也不是完全愤恨,这种忧伤喜悦愤怒悲哀各自参半的感觉,却最为苦涩……
  “好了,既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就不用解释了。”唐绍雍冷眸望着我,可瞳仁中却闪过一丝笑意,我发觉他的手不易觉察地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转念一想,就明白他的意思,是第三次,我在他面前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我……”我努力,却打不破这个魔咒,似乎在唐绍雍面前失语已经变成了习惯。
  “算了,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喜欢相信我看到的,那就相信吧。那篇报道到底是谁写的,与我无关!我喜欢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你不在乎。”他嘴角弯起一抹弧度,若无其事地说。
  这是我昨晚贼胆包天对他说的话,虽然喝醉了,但大致内容我都记得。
  我实在不能面对他半是玩味半是认真的表情,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我……我……”我慌乱地拿起丢在沙发上的手袋,看到旁边还放着两件熨烫平整的女装上衣和长裤,以及一套紫色的内衣,“这,这是借给我的吗?”我不由分说地抓起了长裤套在腿上,“我会洗好还给你的。”
  我抓着裤腰,甚至来不及提好,就慌张地要夺门而出。可大脑短路之下,竟然找不到方向,在他偌大的客厅绕了两圈,才发现大门在哪里。
  “喂,你怎么了?”唐绍雍终于收起笑容,严肃起来。
  我能怎么,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竟然把自己逼到如此敌强我弱的境地而乐此不疲!我能怎么,我不过就是想赶紧逃走,不想再这样渺小,总是感受自己的卑微无能。我能怎么,我只是想快点走出这个房子,并且永远都不要见到这个总是无形中提醒自己有多么无助多么委屈的人!
  我拉开门,却在想要侧身跨出门槛的那一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扯。
  门猛然被关上,唐绍雍站在我身侧,一只手按着门,微微低头注视着我。
  我再次用力拉门,可唐绍雍像个门神一样,按着门纹丝不动,我所做不过无用功。
  挣扎得多了,他也不阻止,只是伸过另一只手臂,将我圈在了里面。
  “哎,你没事吧?”他静静地说,探究地望着我已然湿润的眼眶。
  我努力避开他的视线,可他竟然追随着我的眼睛,分毫的表情变化都不肯放过。
  他离我那么近,我无处可逃。我只能深吸口气,咬着嘴唇:“让我回家。”
  他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松开手臂,但在我刚要打开门时又贴了上来:“喂,我可能不太会说笑。我经常会讲一些冷场的笑话,刚才那算是其中之一。”
  我离开的步伐停顿了,低着头侧耳倾听。
  “刚才那些话,没有讽刺的意思,只是单纯开个玩笑。”
  是指他刚刚引用的我的话?他还真是个冷笑话高手!
  我握紧了拳头,干笑两声:“哈哈,好单纯……”
  “还有,你不了解刘苡彤这个人。如果你还手,或者伤害了她,她会变本加厉地讨回来,任何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猛地回头,惊讶地回视他,原来他昨天怕我伤害到刘苡彤而做出的保护动作,其实是在保护我吗?
  他不自然地弯弯嘴角,避开我的视线。
  “那个,我还想告诉你,关于那篇报道,你不用再解释了。”他长长叹息,几分无奈,“如果你说不是你写的,我相信你。”
  回到李抒逸家时,就见她坐立不安地在屋里守着电话转圈圈,看到我回来,她大叫一声,跳了起来:“你可算回来了,昨晚死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你一晚没回,我都要担心死了,打你手机你竟然关机……”她按照时间顺序抱怨一通,一惊一乍,“哎呀,我得赶紧告诉恺伽,他让我在家等着,自己在外面到处找你呢。”
  然后李抒逸的矛头又转向我,盯着我身上的衬衫和裤子看了半天,狐疑地问:“你这是什么打扮?”
  我一惊,抚眉叹息。还穿着唐绍雍的衬衫呢,自己的衣服也还在他家忘了拿。
  “我……我去洗个澡。”
  我躺在浴缸中,这两天一夜发生过的事,一幕一幕地在脑海中回荡。就像做梦一样,心情起起落落,好像在坐过山车,以为到达了最高点,偏偏一圈还有一圈高,以为要俯视冲刺了,可车却忽然hold住了,以为死定了,却山回路转又一村了。
  不能否认,唐绍雍最后对我说的那几句话,字字都击中我的心。不说我对他的感觉本来就很特别,单单抛开人物只论事件,哪个人,还是个帅哥,那样不计前嫌地对你说无条件相信你,你会不感动加震动呢?当然这其中还有洗脑的作用,我本来就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除了最最开始坑了他的钱……
  可是,同时我也警觉醒悟,为什么我的起落会这样大?难道我真的让唐绍雍这个人介入了我原本的生活中吗?
  明明知道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的介入,只会让我的生活充满了不安定因素,充满了痛苦,我怎么可以这样继续下去……
  思前想后,惰性让我不再去追究到底对唐绍雍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只怕想多了,迷恋的不是本身那个问题,而是问题带来的困惑。
  不管怎样,这戏再演下去就要变得苦情。我决定,一定要和唐绍雍保持距离!
  于是在我走出浴室的那一刻,李抒逸再次提问昨晚我到底到哪里去了时,我义正词严声色俱厉地答道:“昨日只是一场梦,早已随风而去,消失无踪!”
  能躲就躲,当避则避。
  我和唐绍雍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再也不想因为一个异度世界的人而伤心费神,这不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可上天就像跟我开玩笑,在我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离唐绍雍远点的时候,它让我所有脑汁都白绞,所有方法都白设。
  光是跟万庭轩公司有关的宣传,唐绍雍就前来撑场不止一次。更不用说他自己唐汕集团几部大手笔投资的电影。可偏偏二狗子不长眼,自作聪明以为在那篇报道上加了我的名字,我就会对他感激涕零,更是变本加厉地不把我当人看,大小活动屁大点的事都要我前往采访。
  今天又是寰达影视的新片宣传,下午两点,太阳高高悬,我们巴巴地来到活动现场。趁阿奇在一旁摆设摄影器材,我在场子周围四处寻觅,小心警惕唐绍雍的身影会突然出现。
  “今天是天后金文阔别娱乐圈五年后的作品,合作的都是大牌,估计唐汕要给他们面子,唐绍雍唐绍勋都会到场,还有徐志刚跟金文复合……”阿奇在旁喋喋不休。媒体工作流动性强,早前几个编辑跳槽,最近又有个新妹子加盟,文笔不错但不懂行道,阿奇主要在给她恶补八卦知识。
  妹子天真无邪,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问我:“之前老板让我观察现场,可他也没说具体观察什么。我到底该怎么做?哪个是重点呢?”
  “新人的痛苦我最能理解了。”我一把搂着妹子往别处走,边教她观察边揭自己的伤疤,“想当初我刚进公司的时候,老板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咱什么都不懂,问他他说请自己回家面壁参悟,还美其名曰是考验,对不对?”
  妹子忙不迭地点头。
  “总是一副给你足够的自由,让你自己发挥自己的才能,寻找话题,可是不够八卦够道德的一律不收,对不对?”
  妹子又是一阵狂点头。
  “明明写的稿子语法句式都正确,可他就是喜欢鸡蛋里挑骨头,‘是否’一定要写成‘是不是’,‘白色衬衫’一定要改成‘白色的衬衫’对不对?”
  我越说越起劲,简直说到妹子的心坎里,妹子心花怒放,理解万岁啊,头点得像个拨浪鼓。
  我这厢正激动,却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轻笑。
  一回头,正是那不该见到,避而不及的人。
  唐绍雍见到他已被发现,索性也不忍着笑,反而大大方方地走出来,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我遣退妹子,满腔悲愤:“你笑什么?”
  “哦,也没什么。”他双手插兜,难抵愉悦心情,“就是单纯觉得你刚才的话很有趣。”
  “吼吼,还是这么单纯呢。”我翻个白眼,快步离开。
  “喂——”他从后面追上来,拉住我的手腕,“林衿迟,你最近是怎么了?”
  我一愣,心虚却又装得理直气壮:“我怎么了?”
  他微微一笑,左边的酒窝若隐若现:“你没发觉你最近怪怪的,似乎在躲着我吗?”
  哎哟,这么直接!懂不懂沟通的艺术啊!
  我故意跩得二五八万的,骄傲地昂首挺胸:“什……什么躲着啊,你没看到我工作很忙吗……”
  唐绍雍颇为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工作……”
  这借口找得好像确实很荒唐,再忙也是忙着围在他身边转啊。
  可就算是他是太阳,我是围着他转的不起眼的小行星,我也有自己的轨迹,不可能无条件地顺从他,更不想失去自己原有的路线。我一咬牙:“唐先生,我记得是一开始你警告我,不要让我出现在你的身边,我只是按照你的要求做,尽可能少地扰乱你的视线,这……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唐绍雍的动作明显迟缓了一下,嘴角的弧度不易觉察地碾平,几分失神:“你……我……可是……”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