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陆璃揉了揉泛出泪花的眼,一抬眼皮,正好与展皓望过来的目光撞在一处。陆璃摸了摸嘴唇,支吾着摇了摇头:“没。”
  展皓嘴角噙笑,见展母狐疑的目光看过来,连忙收敛起唇边的笑意,无辜地眨了眨眼。
  展母瞪了他一眼:“没个正经。”
  陆璃拿起盛泡芙的包装盒,轻声说:“妈,哥,你们慢聊,我先去下客厅。”
  陆璃走后,展妈妈这才开口:“我看小璃的情绪好像不太对头啊。”
  展皓也没挪窝,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坐姿,有些懒散地说:“有吗?”
  展母看着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就没好气,有些气鼓鼓地说:“你什么时候关心过你妹妹?小璃出国六年,你说你过去看过她几回?一天到晚借口工作的事出差往外跑,明明能转机顺便去Y国,你都推三阻四地找各种借口。幸亏过了这么多年,小璃也没跟你生分了。”
  展皓翘起嘴角,站起身说:“妈,您早点休息,我要回房去了。”
  “我之前说的那么些话你都要记住了啊!”展母扭过身,对着展皓的背影继续唠叨,“不许再跟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伴来往,再谈恋爱,就给我好好定下来。还有,好好对小璃,不许欺负她,记住没有?”
  展皓没回头,只是伸出左手,先是比了个“OK”的手势,接着又竖起三根手指头,朝着天花板做了个发誓的手势,接着就晃晃悠悠地上了楼。
  再次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陆璃把泡芙放好,拿起手机扫了眼,发现有一个未接电话,是十分钟前宋枫城打来的。握着手机看了会儿,陆璃的嘴角露出一抹讥诮的笑,直接摁了回拨键。手机那端响到第三声,被人接了起来,随即响起一道温醇的男音:“喂?”
  “是我。刚在浴室里,所以没听到电话铃,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端,宋枫城笑了两声,问:“下周三晚有空吗?有个朋友办生日宴,想邀请你一起。”
  “哦,男的女的?”
  宋枫城听着陆璃的声音不冷不热,说话又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一时间摸不准她问这话的用意,便笑着问:“是男是女有分别吗?”
  陆璃的声音听起来依旧与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那般清冷,听不出情绪:“送礼物的话,还是有点分别的吧。”
  宋枫城在那边朗笑出声:“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吗?”
  “你还没告诉我办生日宴的主人是什么身份。”
  “那个人你家里人应该也认识,曾家的小女儿曾慧慧,她家里是做红酒生意的。”
  陆璃沉默片刻,才说:“明天问问我哥。”
  宋枫城闻言攒起眉尖,小心斟酌过用词才说:“你跟你表哥……关系好像很亲密。”
  “我父母去世得早,可以说我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宋枫城连忙道歉:“对不起,我……”
  “没关系。那就先这样?”陆璃尽管是问话的语气,但任谁都听得出来,她没有想要继续谈的意思。
  宋枫城一向自诩温柔多情,对付女人很有一套,自然知道不能在这种时刻强出头的道理,便从善如流地柔声说:“那好,晚安,好梦。”
  陆璃也道了声“晚安”,便挂了电话。
  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陆璃咬着指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相册。相册做得十分精美大方,里面的相片却早已泛黄变旧,个别相片的边角甚至已被磨圆、起了毛边。陆璃疼惜地隔着透明纸膜缓缓抚摸过照片中的那对男女。照片拍摄的地点应该是一座小公园,女人穿着一件剪裁合体的碎花旗袍,幸福地偎依着一旁身材高大的男子。女人的样貌十分出众,尤其是那一双顾盼生姿的大眼让人印象格外深刻,相比起来男子的相貌就比较平凡了。不过两人拍摄这张照片时的表情都十分甜蜜,女人乖巧挽着男子的手臂,男人回握着她的手,另一条手臂占有性地揽过她的腰身,看得出来两人的感情十分好。
  翻过五六页,照片的主角不变,只是两人之间多出了一个小女孩。照片中的小女孩有着一双与男子相似的眼,纤巧的下巴以及白皙的肤色则像极了照片中的女主角。这次照片的地点是在一座小洋房前,女孩绑了两个扎着粉色蝴蝶结的麻花辫,左手牵着男子,右手牵着样貌美丽如初的女人,一家三口都笑吟吟地看着镜头。
  再往后翻,几乎每一张照片里都会有小女孩的身影,夫妻俩的合影相对变少了许多。直到某一张,相片里只剩下小女孩孤零零一个人。陆璃的目光在接触到这张照片时凝固了。那个时候她多大?印象中,她刚过完十二岁的生日,父母就相继离世,家里除了一个远方表姨,也没有别的亲戚。这张照片就是在表姨家楼下的花坛前拍的,照片里的她穿着表姐的旧衣服,洗得发白开线的粉色毛衫,袖口要挽起好几圈,勉强露出纤细苍白的手腕,已经是深秋的季节,脚上却还穿着单薄的布鞋。十一二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布鞋倒是前两个月新买的,只是已经被脚趾头顶出了模糊的窟窿。
  陆璃记得很清楚,她被展氏夫妇接到现在家里的那天,穿的就是照片里的那身衣服。她还记得,好几年没见的展皓哥哥已经长高了,嘴唇边长出了一圈青茸茸的胡须。他穿着一身白色的篮球服,一手抱着篮球,笑嘻嘻地站在门口朝她招了招手。陆璃当时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飞快地垂下了头,随即就看到自己脚上漏了两个小洞洞的红色布鞋。几年前,在自己的生日宴上,她还是穿着雪白蛋糕裙的骄傲小公主。几年后的她却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衫,一头原本有点自来卷的黑色长发也被剪成乱七八糟的短发,早没了当初天真骄傲的俏模样。
  直到今天,她仍记得展妈妈的双手轻放在她肩头的温暖,一旁展爸爸朝她露出温和的笑,还有展皓脸上丝毫不改的笑容。大概是一直不见她抬头,展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她跟前,放下手里的篮球,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对展妈妈说:“妈,您领妹妹去洗个澡,待会儿我带她一块儿玩。”
  “你跟别的几个小子是不怕晒,也不怕出汗,小璃细皮嫩肉的,怎么跟你们一起玩?”
  展皓好像特别喜欢她的脸颊,说话的时候一直用手指揉她的脸,笑嘻嘻地对展母说:“有小璃在,就不玩篮球了呗。反正堂哥家那么大,有的是东西可以玩。”
  “那行。待会儿你堂哥来了,招待他在客厅等一会儿。”
  这么多年过去,许多记忆都模糊了,唯独十二岁那年发生的所有,依旧清晰印刻在她的脑海。
  陆璃怔怔地摩挲着照片出神。那时展皓大概还没变声吧,说话的声音要比现在清朗一些。这是在父母过世后,除了展父展母之外,记忆里最温暖的声音。
  “小璃,睡了吗?”记忆里那道清越的少年嗓音,与此时门外男子含着浅浅笑意的低沉嗓音重叠在一起。陆璃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忙应了一声。
  她拉开抽屉,飞快将相册放好,坐直身体,轻声说了句:“进来吧。”
  展皓手里端着一杯温热的薰衣草茶,走到床前,微垂的眼不经意地朝床头柜的方向望了一眼,摸了摸陆璃的头:“吃了几块泡芙?”
  “就吃了一个。”陆璃的双腿原本随意垂在床边,见展皓略微低垂的目光刚好落在她赤裸的双腿上,有些不自在地并拢膝盖,双手也叠放在腿上,不太自在地岔开话题,“哥,刚才宋枫城打电话来,邀请我参加曾慧慧的生日Party。”
  展皓抬起眼,微皱起眉毛:“你想怎么做?”
  陆璃看了眼他的身后,确认他进屋时关好了房门,才轻声说:“资料是早都准备好了的,不过这次需要秦一鸣出面帮我。”
  “秦一鸣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啊——”展皓故作感慨地拉长尾音,瞟了她一眼,“人家帮咱们搜集资料已经够苦的了,再被拖进这蹚浑水当挡箭牌,小心那家伙直接甩手不干了哟。”
  陆璃气急败坏地咬唇:“你又瞎说!我做事有分寸!”
  “是,是,知道小璃最聪明。”展皓笑眯眯地站起来,端起刚才放在一旁桌上的茶,“趁热把茶喝了,早点睡,明天带你去打高尔夫。”
  陆璃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突然“呀”了一声,跳下床拽着展皓的胳膊:“你真的说动大堂哥帮忙了?”
  展皓装模作样地被她拽得来回晃了两晃,慢悠悠地“唔”了声:“具体还要看你明天的表现。”
  陆璃高兴地尖叫了声,张开双臂搂住展皓的脖子,贴在他怀里兴奋地蹭了又蹭:“哥你太厉害了!”
  因为是在家里,陆璃身上的家居服料子软薄,里面只穿了件小抹胸,这样抱着展皓来回磨蹭,几乎在第一时间,展皓就感觉到胸口传来的绵软触感。再看怀里的女孩兴奋得染上绯红的脸颊和亮晶晶的双眼,明明在外人看来不是多惹眼的容貌,此时看在他眼里,却分外的撩拨心弦。
  展皓的呼吸悄悄地急促了几分,不动声色地换了口气,“嗯”了一声,顺势揽住她的腰,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小声点,被妈听到,又有的解释了。”
  陆璃完全沉浸在计划顺利进行的喜悦中,浑然不觉两人现在的亲密姿势,自己已经被对方吃尽了嫩豆腐。她仰起脸,一双眼笑弯了,望着展皓许诺说:“如果明天大堂哥真的答应帮忙,我一定得好好谢你。”
  展皓眸色微深,一本正经地问:“哦?你打算怎么谢?”
  陆璃此时的思绪已经飞到第二天的种种,满脑子都是怎么说服展锋答应配合自己的计划,既没留意到展皓看着自己的眼神的变化,也没发觉对方问话里的陷阱,几乎是顺着展皓的话就接了下去:“到时再说!都由哥哥说了算。”
  展皓一听到这话,嘴角微翘,一双桃花眼精光毕露,弯成好看的月牙状:“那好,就到时再算。”
  一直到关掉壁灯,躺回床上,陆璃活跃的思维都没有停歇之势。
  隔壁房间里,展皓躺在宽大的床上,一只手臂枕在脑后,也许久都未入睡。闭上眼,面前出现的便是方才在陆璃房间里的那一幕:陆璃红润的唇微微嘟着,一双手臂依赖地勾着自己的脖子,靠在自己怀里说“都由哥哥说了算”。他闭着眼,嘴角露出一抹有些玩味的笑,心想:小璃看着单纯,对人的防备心却很重。难得趁她脑子里想着其他事,得了她一句这么界限不明的许诺。他若不好好利用,也实在对不住这天赐的良机了!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