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5节 第十五章

为人师表10多年,尽管自己时常发点牢骚,可秦国良对待教学却是认认真真一丝不苟,教学成绩在全镇同年级中名列前茅。他热爱学生,从不体罚学生。课下,他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课外活动时间,在操场上,你总能看到他和学生们在一起打球、跑步的身影。他说话风趣、幽默,很会营造课堂气氛,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学生呢,也很喜欢上他的课。 半壁江中文网

   昨天晚上,为了浇地的事儿,海华和秦国良闹腾了大半夜,闹得他觉没有睡好,还憋了一肚子的气。今天上午第一节课,当他看见靠南边窗户的李小明在偷偷地嗑瓜子时,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迅速地走下讲台,来到李小明身边,一下子就把李小明提溜到教室外,让他站了整整一节课。他这几天受的气找不到地方泄,这不,正好让李小明赶上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李小明,你怎么不上课,在外边站着?是不是又违犯了班级纪律?”看见李小明站在教室外,我走出办公室,来到他身边。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偷着嗑瓜子,被秦老师看见了,他就让我在这里站着。”李小明低着头,小声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呀,再不听话,我可告诉你的爸爸了。”我说。

内容来自半壁江

  “老师,求求你,千万不要和我爸爸说,他要是知道我在学校里违犯纪律,不好好学习,他就会打我。要是那样,我也和我们班的秦晓英、秦明刚一样,不上学了。”李小明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 banbijiang.com

   这几天,我班窝铺村的秦晓英、秦明刚引起了我的注意。教室里,他俩的座位已经空了两天了。一想到这里,我就问李小明:“那你知道他俩为什么不上学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老师,我不知道,你问问他们的同桌吧。”李小明抬起头看了看我,“老师,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只要你今后遵守纪律我就不告诉你爸爸。”我说。 banbijiang.com

下了课,我来到教室,几个知情的学生就叽叽喳喳地围上来,争先恐后地把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告诉我。

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师,秦晓英的爸妈这几年一直闹离婚,几乎天天吵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师,那天她妈把她爸的脸抓了个血糊淋脸。”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师,前天我约秦晓英来学校,她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他爸要她吃早饭,她也不吃。” 半壁江中文网

  “老师,秦明刚的母亲早就死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老师,秦明刚的家太穷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教室里空出了一小半,我的心房却空了一大半。她们才十三四岁,还是未盛开的花朵,她们的人生之路还长着呢。不学点文化知识,将来怎么在社会上立足?不行!她们无论如何也要完成初中学业。为了填满空荡荡的心房,我决定去家访。 banbijiang.com

  到窝铺村家访,并不容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曲里拐弯的山路像一根长长的藤,窝铺村是这条藤上惟一的瓜。窝铺村不大,不足一百户人家。鸡在村东头打鸣,村西头听得清清楚楚。狗在当街一叫,满村就有了响动,一家炒菜,全村人跟着吸溜鼻子。这儿人少树多,春天一到,漫山遍野的梨花如同天上的云彩,窝铺村就显得俏丽了许多,出落得有那么点小家碧玉的模样。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在崎岖的山道上艰难地蜗行,左一弯,右一弯,走得头晕眼花,嘴巴发苦。抬头一看,前面还不知有多少弯弯拐拐,大腿就有点发酸,就想坐下来。但我咬咬牙,还是挺住了。又不知走了多少时候,沐浴在血红色残阳中的窝铺村终于亲切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只公鸡站在村口,弯着脖子歇斯底里地吊嗓子。通向村外的羊肠小路上,走来一群晚归的山羊。大羊都吃饱了,懒洋洋的,只有小羊慌里慌张地在大羊肚子底下钻来钻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步行在这个小山村里,满目都是七零八落的村舍,它们稀稀疏疏地分布在山脚下。我从村里人打听到秦晓英的家就在村西头。循着村里人指明的路径,我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秦晓英的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正在我想着该怎样做秦晓英父母的思想工作时,从门口突然闪出一个小脑袋。我定睛一看,正是秦晓英。她正用一种诧异的眼神望着我。我赶紧走到她面前,笑着对她说:“秦晓英,怎么?你不欢迎老师来你家做客?” 内容来自半壁江

  “老师,我知道你不是来我家做客,你是来家访的。老师,我说的对不对?”她水灵灵的大眼睛向我顽皮地眨巴着,鼻子略显有些上翘,显出一副淘气相。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秦晓英的班主任李老师吧。李老师,你快屋里坐。”一个约摸40岁的中年人出现在秦晓英的身后。不用猜,这个人一定是秦晓英的爸爸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秦晓英,这两天你怎么没有去学校?”我问。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师,你还是问问我爸爸吧。”秦晓英低下了头,小声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李老师,是这样,三年前,秦晓英的妈妈到城里打工,认识了一位有钱的大老板。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于是,老板就和和自己的老婆闹起了离婚。晓英的妈妈一年回来不了几次,每次回家就和我大吵大闹,说跟着我活得窝囊,非得要和我离婚。我不同意,她就大吵大闹。现在我也想通了,离就离吧,夫妻二人与其这样天天争吵打闹,还不如离了一个人过呢。我想要晓英跟着我过,可她妈妈坚决不同意,非要晓英跟着她。就为这事,晓英就不去学校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晓英自己愿意跟着谁呢?”我问。

copyright Banbijiang

  “晓英对她妈妈的嫌贫爱富也看不惯,她愿意跟着我过。晓英,你过来,你和老师说说。”说着,晓英的父亲就把晓英拉了过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们夫妻二人感情的事,我不好说什么。不过,不管晓英跟着谁,她还小,现在什么也不懂得,她还需要上学。她只有学到真实本领,将来才能在社会上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你说对不对?”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李老师,你说得对。明天我就送晓英去学校。”秦晓英的父亲很认真地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秦晓英,明天就去学校吧。同学们还都挂念着你呢。”我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秦晓英,亲切地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老师,那我就听你的话,明天我就去学校。不过,老师,你可得答应我一个要求。”秦晓英很认真地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只要你明天去学校,老师什么也答应你。”我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老师,我旷课两天,你可别让我写检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作检讨。”秦晓英说。

半壁江中文网

  “不会的,我还要提拔你当三组的学习组长呢。你还不知道吧,上次我布置你们写的作文,你写的可是我们班上最好的,我还当作范文在班上念了呢。”我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真的?”秦晓英有点不相信地问。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师决不撒谎。”我坚定地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听了我的话,秦晓英眨着明亮的眸子,笑了,小小的嘴瓣儿像恬静的弯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在秦晓英的带领下,我又来到位于村东头的一座孤零零的小屋前。“老师,这就是秦明刚的家。”秦晓英用手一指,对我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轻轻地推开门,眼前所见的一幕让我惊呆了,真没想到秦明刚竟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两间很矮很小的偏房,屋里黑漆漆的。除了一条疙疙瘩瘩的长凳、几个黑乎乎的小板凳和一张饭桌,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两张小床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听到了开门声,从里屋走出一位60多岁的老人,满脸疑惑地上下打量着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是秦明刚的奶奶。”秦晓英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大娘,请问,秦明刚在家吗?”我问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是——”老人又向前走了走,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半壁江中文网

  “大娘,我是明刚的班主任老师。”我笑笑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是刚子的老师?”老人有点不大相信。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奶奶,他就是我和明刚的老师。”秦晓英说。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你快进屋吧。”老人一听我是老师,显得格外高兴,“真想不到,学校的老师会大老远来到我们这儿,路不好走吧。”

banbijiang.com

  “行,还行吧。”我说。 banbijiang.com

   老人很热情,弯下腰,从床底下摸出一件旧衣裳,抹了抹板凳上的灰尘:“老师,你看我们家这么脏,你要是不嫌弃,就坐这儿。”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脏,不脏,屋虽小了点,可拾掇得井井有条。”说着,我就坐了下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一会儿,老人就烧好了水,倒进碗里。“老师,走了这么远的路,一定渴了,来,先喝口水。”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端起老人递过来的水,轻轻地抿了一口。“大娘,秦明刚怎么不在家?”我问。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呀,和他爸爸收破烂去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为什么不上学呢?”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老师,一言难尽呐。”老人的目光黯淡下来,像是一盏原本十分明亮的电灯,随着电压的逐渐降低,而一点一点地消蚀着原来的亮度。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刚子的妈妈在刚子出生后不久就得了肝癌,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她的病。家里的负担全压在了他爸一个人的肩上。他爸这个人老实,脑子笨,买卖不会做,地里的庄稼又卖不了几个钱。没办法,只好收点破烂换个零花钱。明刚的哥哥去年考了大学,是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他哥哥上大学的钱还是他两个舅舅送来的。刚子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不想读书,主要是想着为家里减轻点负担。实际上,我和他爸是支持他上学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正在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奶奶,我和爸爸回来了。” 半壁江中文网

  “刚子,快进屋看看谁来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老师,你,你怎么来了?”刚子低着头,怯生生地站在一旁。

banbijiang.com

   秦明刚的父亲一看我来了,忙不迭地顺手从裤兜里掏出烟,递给我,“老师,你吸烟。明刚的事让你操心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本来我也想让明刚继续上学读书,可你看我这个家,穷得叮当响,还像个家吗?去年明刚的哥哥上大学的钱,是我借了他的两个舅舅的,到现在还没还上。今年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呢。说实话,供两个孩子上学,我实在没这个能力。那天明刚从学校回来,他说不想上学了,他想回家帮我一把。我想来想去,不上就不上吧,先跟着我收几年废品,长长身子,长长心眼,等过几年就去城市打工,我也放心。我知道,城里的人鬼灵着呢,专门欺负乡下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呀,要把目光放得长远一些,现在你家的困难的确不少,可你也不能让明刚辍学呀。再大的困难咬一咬牙,也就过去了。你家的情况确实有点特殊,我回学校后,把你家的情况跟秦校长说一说,争取把明刚的学费减免了。我这里有100块钱,你先用着,给明刚买个本子、买支钢笔。”说完,我就把钱放在了秦明刚爸爸的手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怎么行!我知道你们民办教师的工资也不高,上边还经常拖欠着。这钱说什么我也不能要。”他生气地站了起来,硬把钱往我的口袋里塞。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就算我借给明刚的,行不行!将来等明刚有了工作,能挣钱了,连本带息一起还给我,好不好?”我坚持着不接。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那,那我就收下了。明刚,你过来,你给老师打个欠条,下个保证。”说着,他就从床边的木头箱子里摸出一只铅笔和一张皱巴巴的本子纸,递给了儿子。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秦明刚很听话地写下了欠条。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拿起欠条,装进口袋里。“那明刚明天就可以去学校学习了,是不是?”我问。

半壁江中文网

  “老师,你放心,明天我就让明刚去学校。” ]3 `. u7 p* T. |' |/ f. y, S8 D

  “好。你作为明刚的爸爸,你也写个保证书吧,你要保证明刚能完完整整地上完三年初中。”我从口袋里掏出钢笔,递给了明刚的父亲。 ]3 `. u7 p* T. |' |/ f. y, S8 D

   费了好大的劲儿,明刚的父亲才把保证书写好。我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我保证让我的儿子秦明刚上完三年初中。秦大胜。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拿着秦明刚父亲写的保证书,我的心就像吃了秤砣一样踏实。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已经黑下来了。我骑上自行车,一路风尘一路颠簸地向学校赶。一路上跌倒了几次,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回到学校时,除了脑袋还清楚,浑身跌得不是痛就是麻木。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第二天,秦晓英、秦明刚终于又回到了学校,我却感冒了。头痛无力,嗓子沙哑,但我还是硬撑着上完了上午的课。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宿舍,猛然发现桌子上全是药——金银花、草珊瑚、胖大海……一张长长的纸条上歪歪斜斜地写着用法、用量。参加工作几年来,我第一次感受到学生们的纯朴、可爱和善良,感激的泪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吃了药,我感到身上轻松了许多,可是浑身仍像煮熟的面条一样,一点力气也没有,走几步就觉得心慌,出虚汗。今天下午还有一节课,就坚持着上吧。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当当当,当当当……”上课的钟声响了,我慢慢地走进教室,学生们早已静静地坐着等我来上课了。我把课文《爱莲说》读了一遍,提出了诵读要求,学生就大声地读了起来。就在这节课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头涨得像要炸开一样,眼前金星闪闪。几个学生赶紧上前扶住了我。至于当时怎么回的宿舍,我已经没有记忆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不知什么时候秦校长已坐在了我的床边,整个屋子弥漫着浓浓的中药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李老师,趁热喝了吧。这是我的老伴给你做的鸡汤,还有熬的中药。”秦校长和蔼地说。

]3 `. u7 p* T. |' |/ f. y, S8 D

  “谢谢你,校长。”我很感激地接过秦校长端过来的鸡汤,慢慢地喝起来。看着慈父般的秦校长坐在我的身边,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立刻就传遍了我的全身。 内容来自半壁江

    

半壁江图书频道

   

banbijiang.com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