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紫怡微微笑了。她的心反而静下来,眼前的行程不是那么急了。俩人没有再说话,约十五分钟后来到了九马画山景点。九马画山的传说带着伟人的影响,撩拨起每一位游客的兴趣来,那位小姑娘尤其兴奋。
  “噢!一匹、两匹、三匹、四匹……”
  年纪越大的越含蓄,仔细看后,只与身边的伴侣交流。只见那九马画山的山峰上,烟波缭绕,变幻不定。这边数完那边又看不见,这儿又有新的,那儿又消失了。紫怡抬起头凝视着千年的岩壁,她清新、隽秀的面容上凝成了一股气。她心里有着一股气,想要数出九匹马来,身边的笑声、喊声不见了,她所有的精力拧到了一根筋上。
  最右边的,藏在阴影处的是一匹马吗?马的头与身子连的不是那么的自然,缥缈的轻烟又变幻了一下,是的,是的,是一匹马,这不就是第九匹马吗?紫怡的心如鼓点似的敲击着:“我是状元了。”
  她想告诉他,她数出了九匹马,她明媚的双眸看向了身边的他。他还在细看,凝神静气,仿佛走向高考的考场。直到他的目光离开了山峰,转向江水。紫怡的眼睛却没有离开瀚海。等到他的目光重又看向她时,他的思绪已经从这个景点越向下一个了。
  “他为什么不说话呢?”她看着他想,但她还没有自信去问。
  肯定是她脸上的表情,暴露了什么,他英俊的脸上有了笑容,仿佛要对她说什么。这时,朱桦在前面开始招呼,大伙儿开始走了。打岔这会儿,她看出他的思绪又飘向了别处。她遗憾地跟着大伙儿向前走去,满心的兴趣减少了一半。
  瀚海走在她的边上,感到她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他不知为何,后来笑了一下。
  “数到第九匹马了。”
  她心花怒放地点点头,回落一半的情绪又冲到顶峰。
  不用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那点女孩子的小心眼就写在脸上。她太单纯了,纯净得像白天一样。她以后会遇到什么?那人会带给她幸福吗?唉,太自作多情了。
  他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了。
  朱桦从前面绕道来到了瀚海的身边。她单刀直入,进入中心,马不停蹄地向他介绍桂林的土特产。她热心地询问他是否有什么购物的计划。他嘴上回答着朱桦的问话,眼睛留意着紫怡的一举一动。尽管他没有再走到紫怡的身边,可是紫怡的身影一直没出过他的视线。
  坐船过了江,来到了兴坪,一天的行程结束了。回宾馆时,紫怡看见瀚海的脸上少了不少的愁云,开朗了许多。她想,是桂花的清香浸润了他的脾脏吧。
  房间里有着淡淡的桂花香,桂树已经成为桂林的标志性树木。金城十月桂花香,整个桂林市都氤氲在桂花雨的芬芳中。紫怡觉得今天的桂林游中,她的皮肤里都在往外散发桂花的清香。晚间收拾停当,躺到床上时已经近十点钟。今天,她的思绪是纷乱的、紧张的、兴奋的、不安的。她有着莫名的兴奋与不安,是什么原因呢?她不想知道,只想沉浸于此,享受着它带来的美妙的感觉。
  与她认识很久的朱桦,看出她眼里抑制不住的火焰。她没有多想,以为是旅游的景致带给紫怡的快乐。她这个人有个特点,想说话时,一定要说出来,从来不憋在心里。
  “钟瀚海,你知道吗?”
  “知道,怎么,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过,他是个企业家,报纸上经常会有他的新闻。他可是名人,如今我们认识名人的机会可不多。”
  “名人!你知道些什么呢!”
  “他是稀有金属盐产品深加工企业的老总,他开创了多种金属盐的系列产品。当然这还是次要的,去年他那位美丽、多才多艺的妻子因病去世,使他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有什么值得关注?”
  “你不知道?他的妻子是建筑世家的千金,他们的爱情,一时成为佳话,被称为金童玉女。去年,他的妻子因病去世,报纸上整版的报道,钟瀚海陷入情伤之中,荒于管理公司,几次离家出走。我想这次他也是离家出走之一吧!”
  “离家出走……想避开……避开令人心痛之地?”
  “你知道吗?他的家位于滨海市海边的一栋豪华别墅。他们华丽、盛大、奢侈的婚礼就是在那里举行的。两家豪门的联姻非同一般,当年婚礼的盛况报纸上极尽宣传,那可是滨海市人们生活的主要关注点。”
  “你见过他的妻子吗?”
  “没有,只是通过报纸我才了解的。她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漂亮、可爱、聪明、伶俐,人人都喜欢她,她赢得了滨海市民的喜爱。他们的爱情,被报纸大肆宣传。他失去她后,仿佛已经疯狂,不再过问他的企业,交给手下的总工去管理公司。人们都说,‘他的心随着他美丽的妻子而去了。’”
  “不过是无稽之谈罢了。”
  紫怡不想再听下去了,突然间,她记恨起这位她还不认识却已经作古的人来。朱桦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紫怡的心已经飞向了瀚海的身上。他阴沉的目光、愁云满脸、绝望的神情、茫然的双眼浮现在紫怡的眼前。她明白了,他痛苦的眼神里包含的是什么,是对亡妻的深情厚爱,是抹不去的爱情,刻骨铭心的情。
  从来不知道嫉妒之味的她突然间产生了嫉妒,更可笑的是,她嫉妒的是一位作古的人。
  紫怡在床上翻了个身,脸转向墙。朱桦的话在无人应答时停了下来,她似乎意犹未尽,没有了听众,她的话倒成了多余的。
  第二天来到自然植物园。紫怡已全无昨日的热情,她闷闷不乐,烦躁不安,寡言地开始了第二天的行程。朱桦的热情比昨日更为热烈。进了植物园后,游客们被领到了两位资深的身穿白大褂的大夫面前。他们提供各种药材和药用器具,兼具问诊、开处方。朱桦热情地招呼游客到店里去一下。
  “不会耽误多久的,既然来了,就不要辜负他们的一片热心。”紫怡微笑着,自然而然地说道。
  在朱桦的招呼下,游客们陆续进到房间里,这里出售各种虎骨、鹿茸、玉石枕、玉石梳等物品。显然游客们被眼前两位老大夫吸引了过去。
  两位大夫同样热情地向游客兜售各种药材时,紫怡悄悄地转身离开店铺,走向了店铺左边的植物园。
  这里种植着许多不知名的植物,植物下面挂着吊牌。有的树形巨大,有的细小;有的花形犹如海洋里狰狞的鱼类张开血盆大口,有的却是珍珠大小的花形;有蔓生植物,有木本植物。来过多次,能记住名称的却寥寥无几。地上有着无数的爬行动物,不小心就会碰到一个。紫怡小心翼翼地找着能下脚的地方,天生的敏感细腻,使她惧怕这微小的动物,而她的脚一下子就能踩死几只微小的生物。
  这个植物园,她并不是很喜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