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大厅的墙上挂着巨幅照片,照片里的郎朗看上去如平常一样,嘴角上翘,笑容能甜掉满嘴牙。原来这笑容不是只有跟自己在一块才有,上次见他还是封校之前,没想到那次见面竟是他们关系的终结,想到这里,易晓曦心里难受极了。照片里的女孩,一定就是佟明月吧,妖媚惊艳,看上去有种强烈的优越感,盛气凌人!
  大屏幕在滚动播放着他们的成长经历,机关幼儿园在一起的合影,干部子弟小学的春游合照,高中成人礼上亲密地互抹蛋糕,女孩在牛津大学的学位照,郎朗大学毕业晚会上弹吉他耍帅的照片,天啊,有没有搞错,那张照片还是我给他照的,易晓曦的心里燃起了一把怒火。郎朗,你个混蛋,马上给我出现!
  易晓曦呆呆地看着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来宾们都在等待自助餐的开始,他们相互握手寒暄着,祝福着,仿佛每个人家庭每个人都是这场婚礼的真心参与者,受益者,他们为了一对璧人的结合而感动,他们相互拥抱,玩笑,碰杯,他们的态度礼貌又谦卑,他们的声音洪亮又清晰。谈论着政府街心广场的布局计划,讲着跨海大桥的开通时间,仿佛这不是一场婚礼,而是一场高官权贵的交易聚会。他们举着郁金香形的杯子,喝的那是香槟吗,易晓曦想,她还从没尝过那是什么味道。
  男士们个个西装加身,打着领带或是领结,彩色的袖扣满眼可见。这些装束连指导易晓曦论文的邓教授都不会穿,她在学校里还从没见过这种阵势,那些商业杂志上的知名人物才有的打扮此时就在易晓曦眼前,他们是些什么人?
  女士们更为夸张,她们穿着鲜亮的各色晚礼服,露出高贵的脖子,抢眼的头发造型和项链耳钉,在灯光和阳光的双重作用下,那般夺人眼球。这是现实还是梦里,易晓曦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在她以为,这一幕只有电视里或是梁凤仪的小说里才有。
  小野丽莎的爵士音乐环绕着整个场面,巨大的玫瑰型吊灯,闪着光亮的酒杯,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幻化的背景,它们从各种角度全方位立体地攻击着易晓曦的视听,易晓曦怔住了。
  这一刻,她感到眩晕。幻想中的满眼红色,大家推杯换盏划拳行令的场面没有出现,仿佛那是她那个阶级才有的产物。而这里,俨然是个上流社会的婚礼,它超越了她的想象力,它和易晓曦的生活有着天地之间的差距,相隔好几百个光年。
  易晓曦心里涌起说不出的滋味,酸酸的,有悲愤,有深深的嫉妒!
  易晓曦在发呆时,换好礼服的新娘正挽着新郎朝大厅走来。郎朗一眼便看到了易晓曦。他首先喊出了易晓曦的名字,并疾步要走向她,那表情慌张陌生,似乎有千言万语欲说又止。易晓曦转头,朝他飞奔过去,可又在马上要接近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师妹?你怎么来了。”郎朗竟然叫自己师妹!他不会是郎朗的替身吧,真正的郎朗躲在哪里啦?这也太搞笑了,他竟然叫自己师妹。易晓曦吃惊又困惑地看着他。
  然后她的眼睛迅速地瞄向新娘,佟明月比照片还要美艳许多,那件玫瑰红色的礼服在她的身上宛如仙女的纱巾,让她平添了仙气。天啊,她脚上的是水晶鞋吗?那种易晓曦只有在童话故事里畅想过占有过的水晶鞋。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的帆布鞋,易晓曦内心有种小阴暗暗自生长,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来个机器猫的随意门带她回到周默劝她的那个时刻,她真希望从没在这里出现过,从没和佟明月面对面。此刻,她感觉自己是宇宙里漂浮无力的一颗尘埃,卑微游离,她觉得自己站在佟明月面前像个丑小鸭。
  “郎朗,这人谁呀?”佟明月一字一顿,言语里夹带着火药味浓烈的不屑,这么美艳的姑娘竟然出口如此不逊。
  “这是我师妹,易晓曦,她是,她是周默的女朋友。”郎朗结巴了,此时一脸懦弱至极的表情,他一边讨好着佟明月,一边暗地里挤咕眉眼想让易晓曦附和他。
  “周默的女朋友?郎朗,你也太虚伪了,你怎么不告诉她我是谁?”易晓曦被郎朗的懦弱打败了,她气血上涌,随时能自行引爆,带着颤音和哭腔喊道。
  “郎朗,你给我马上解释清楚。”佟明月此时也厉声看向郎朗,她那刁蛮和盛气凌人的气场,让整个气氛凝固了。郎朗无语地看着易晓曦,一句话也没有。佟明月转头看向易晓曦,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没有请柬吧,你不在被邀请人名单上吧,那就请你马上消失。这是我的婚礼,这里不欢迎你。”
  “你的婚礼?我和郎朗交往了这么多年,这场婚礼应该是我的。而你就是第三者!”易晓曦此时顾不得此前全部对自己的提醒和告诫,她恨不能马上给佟明月脸上贴上标签,然后把她发射到火星去,易晓曦要气炸了。
  “笑话!我俩青梅竹马,我都从来没听郎朗提起过你。陪太子读过书的丫鬟就想飞身变主子,自古都没有这好事。你也不看看自己能不能巴结上这门亲!门当户对你懂吗,看你这身打扮就能猜出来你的家庭情况。没权没钱还想钓金龟胥,你凭什么呀?再看看你自己,莽撞可笑。郎朗的师妹?看样子还没出校门吧?你的婚礼?你得修几辈子福分才能巴结这样的亲事?就凭你?”
  “你欺人太甚!我爹妈是没钱没权,可我靠的不是这个。是我自己!我是没毕业,但我有的是时间努力,我一定可以出人头地,你拥有的,有一天我也一定会拥有,而且会比你的更好更多!”易晓曦眼睛圆睁,她像一个被激起斗志的刺猬,尖刺竖立,涨满得像个气球。佟明月太过分了,竟然搬出父一辈的资历来攀比,易晓曦觉得自尊受到了极大地伤害,它们刚刚被佟明月像踩烟头一样碾在脚底。
  “那就去努力吧。奋斗和减肥一样,很多时候都是空话。想成为白骨精,就要先从怎么摆脱肥肉开始。”佟明月耸肩扬起下巴微微笑了一下,然后挽着郎朗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提着裙子趾高气昂的想要朝前走。
  易晓曦瞪着通红的眼睛,愤怒地看向他们。
  郎朗此刻心如刀割,他的拳头紧攥着,想象里无数个自己飞奔到易晓曦身边,跟她解释,求她原谅。可他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郎朗的眼波闪着欲说还休的无奈,易晓曦拼命想从那里面捕捉到什么信息。可是她什么都接收不到。那些他们一起在沙滩疯跑的日子,甜筒碰杯的时光,此刻正在易晓曦脑子里渐行渐远,烟消云散。面前的郎朗是如此的懦弱,可恨之极!易晓曦对他失望透顶。
  世上有种距离,是心远,一旦绝望,便是咫尺天涯。郎朗此刻在易晓曦眼前,便是这般光景。
  此时的郎朗多想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易晓曦,跟她说易晓曦你不该来,这是个梦,快回去,你在这里一定会受到伤害的。可是不行,角色变了,他刚刚挽着另一个姑娘,完成了自己的婚礼。郎朗极力控制自己的激动,他左右为难。是的,他还爱着易晓曦,这个他发誓要好好疼爱一辈子的姑娘,此刻就这么立在面前,遍体鳞伤,他就那么看着。郎朗明白,得罪了佟明月,摧毁了这场婚姻,就相当于打碎了他父亲的乌纱,也毁了自己的前途。他不能不管不顾地抱住易晓曦,也不能在佟明月刻薄的时候阻止她,唯一做的是任由一切发生。这是天下最残忍的吗,他在心里骂自己的无耻。现实将他和易晓曦分割在天与地两个阵营,他没有勇气去争取。
  “郎朗,你怎么不说话!?”易晓曦带着哭腔突然爆发了。
  “没什么好说的,都结束了。”郎朗心里已如死灰,他明白这才是对易晓曦最好的交代,哪怕她恨自己。她是那么单纯简单,她应该得到更好的爱。
  易晓曦的脸色难看极了,尽管她极力控制自己,要礼貌要有尊严,可这要求实在太难了,她的心在狂跳,呼之欲出,易晓曦此刻觉得万念俱灰,佟明月的嘲讽和奚落加上郎朗的绝情,此刻仿佛屠龙刀和倚天剑合璧,它们协力刺向易晓曦,穿透了她的心脏,让她万劫不复。
  易晓曦走近郎朗,冷冷地看着他的脸,然后悲愤地举起手,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之后易晓曦夺路而逃,消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
  车过滨海湾,海风迎面吹来,易晓曦的头发呼啦啦地被吹乱,车上的广播里传来了周惠的《约定》,易晓曦想起有个雨夜,郎朗从公司赶来看她,两个人从玉山的图书馆下来,在山坡上,校园的广播传来这样的歌,郎朗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手,那个瞬间很甜蜜:你我约定,难过的往事不许提,也答应永远都不让对方担心,要做快乐的自己,照顾自己,就算某天一个人孤寂。想着想着易晓曦无奈地苦笑出来,笑郎朗的绝情和懦弱,笑自己的痴情和幼稚。巨大的伤感和难过翻搅着涌上心头,易晓曦强忍着不让他们发作,而所有情绪此刻都仿佛困兽被易晓曦强行锁进了笼子,正伺机反扑出来。
  倒在座位上,易晓曦努力着想睡着。她太累了,一场清晨的长跑,一次虐心的旅程。易晓曦极力想掩饰什么,可是她做不到,弯路很多,她终于还是睡着了。她梦见自己论文答辩得了优秀,她毕业了,在职场奋斗很辛苦,可她成了成功女性,一身矜贵的服饰,举止优雅,人人都叫她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他们都围着她,给他喝彩叫好,人人都是笑着的,祝福着的。郎朗陪伴在她左右,她幸福极了。她想仔细看清楚自己的脸,结果却发现那是佟明月的脸,那般美艳,让她心底里拼命地喊,错了错了,郎朗我在这里,那不是我,快来救我,可是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她惊醒了,窗外景色一闪而过,望着车窗外的一切,易晓曦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她强忍着不去想刚才婚礼所受的委屈,不去想郎朗已经是别人老公这个事实!此刻,她憋着一股劲,易晓曦加油,你要加油,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成功,争口气,要成为比佟明月还神气的白领骨干精英!
  车开进工大南门广场时,空旷的广场上只有一个人,他顶着日头站在那里,像是田地里的稻草人。远看周默很帅,高高的,笔直地站在那里,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白色的Tshirt很耀眼,他盯着车慢慢接近他。
  易晓曦失神地低着头走下车。周默去和司机结了账,车子一溜烟跑远了。空旷的广场上只剩沉默的易晓曦和周默。
  “都过去了。明天一切都是新的。”周默站在易晓曦对面,低头看她。
  那一刻,易晓曦终于忍不住了,她哇的一声哭出来,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周默身上,仿佛所有的委屈此刻都有了归属。她嘴里喊着不再是为什么,而是她的新的目标。
  “我要出人头地,我要做个白骨精,一定要出人头地!我要成功给所有人看看!我要靠我自己成功!”易晓曦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没有半点虚假,她伸着脖子冲着周默喊,眼泪噼里啪啦地大颗落下来。
  她的情绪全部呼喊出来,全线崩溃,将自己淹没了。
  周默安静地承受着,揪心的疼痛席卷着他,可他既没有去拥抱安慰,也没有帮她擦眼泪,他选择了原地不动。
  姚淼此时站在主楼前的台阶上,远远的,同样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易晓曦平安回来了,她的心放下了。只是她不知道,此刻回来的已不再是早上冲出门那个慵懒随性的姑娘,她的神经思想已被抽走,重新注入了理想和勇气,她脱胎换骨了。
  可同时,姚淼的心也凉了,周默一直站在烈日下等着易晓曦,姚淼都看在眼里,她对周默感情的全部猜测都找到了答案。毒辣的太阳正肆无忌惮炙烤着土地,远处,易晓曦正在疯了一般地咆哮着哭泣着。
  现实真强大,可谁能左右现实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