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全场掌声雷动,人人笑脸饱满。长生不老药?有没有搞错!易晓曦觉得这些人就像嗑药了一样的狂热,感觉后背发凉。看着人群,易晓曦有种预感,这些毕业生搞不好要上当的。她想问出个有质量的问题,让大家清醒一下,提醒大家这个公司不正规,可一时找不到更好的,就问了一个问题:“请问,贵公司有三险一金吗?”
  讲师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情绪依然很亢奋地说:“那些是毛毛雨啦,不要告诉我,你们来我们公司是为了这点蝇头小利,我们是提成制度哎,我们提供的是百万年薪的职位哎。做的好就有的吃的喽。”
  百万年薪这个字眼的确具有诱惑性和煽动性。刚刚走出校门的毕业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总有一些盲从的。还好易晓曦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她奋力地挤出了人群,虽然不知道这种公司之后会怎么对待招聘的人,但有一点易晓曦明白,自己要寻找的工作机会一定要是正规的公司,她宁缺毋滥。匆忙间挤上电梯时,易晓曦不小心还夹了一下手。这把她的失望和沮丧推高了一些。她低着头,缓缓走出大厦。
  刚一出来,周默的短信就到了:怎么样?
  易晓曦泄气地回复:不怎样,我跟这个传销公司八字不合,虎口刚刚脱险。晚饭请自行解决。
  周默看着屏幕上易晓曦的回复,又为她着急,又觉得好笑。不自觉地打了一条:请你吃晚饭,给你压压惊吧。后来觉得不合适就都删了。想了想,改成了:机会有的是,急什么。易晓曦扫了眼短信,觉得多少有些宽慰,便想:就是,哼,机会遍地有,急啥。想到这,她拽了两下上衣,扬起脖子,朝着门外走去,正午的太阳正毒辣。
  易晓曦跟赶场一样,下午又去了一家B2C公司,对方招聘ERP软件实施人员。在高尔基路至高大厦二十九层。这大厦的名字真是叫的精准,真够高的,搭电梯上二十九层,易晓曦觉得心扑通扑通地跳。尽管上午的遭遇很狗血,她依然觉得希望总是有的,找工作嘛,不找哪来的工作啊。
  可在会议室里坐等了半个小时,对方人力资源部的姑娘才慢悠悠地从外面进来,看了眼易晓曦简历,很不待见地说:“这位置要的是懂技术,你行吗?”易晓曦怯怯地说可以试试。心想,怎么是招技术人员呢?自己明明填写的意愿是总裁助理啊,这活还得懂技术?算了,来都来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说,她也没说是什么技术啊。可是想到自己确实不懂,这种事也硬撑不了,她又觉得心里有点打怵。
  对方随后拿来了一张试卷和笔,坐在易晓曦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易晓曦,要求她先把笔试题做了。
  易晓曦看着卷子,除了名字的位置知道填什么,其余的空格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挠挠头,通红着脸认真地说:“真对不起,我不懂编程,但是如果岗位需要,我可以学。”
  对方给易晓曦一个白眼说:“不懂技术,怎么还来应聘啊。”
  易晓曦咬着嘴唇,有点火气:“不是你们通知我过来的吗?我简历写的很清楚,我是工商管理专业,没写着我懂技术啊。再说,你们招聘的是总裁助理,也没写这条要求啊。”
  对方不紧不慢地甩了一句:“现在的毕业生素质这么差啊,乱投简历不说,脾气个个都很大。”
  易晓曦这回真的急了,灵动的大眼睛瞪了起来说:“我是年轻,需要指点,可我不需要您这样指指点点。”
  那姑娘到底是有些工作经验,有些城府,反倒面不改色,扬起手里的表格说:“可能是通知错了,你可以走了。”
  易晓曦觉得又气又委屈,眼泪噙在眼圈里,抓着背包离开了会议室。出了公司大门,她狠狠地记住了这个公司的名字。
  破屋又逢连夜雨,易晓曦出来的时候,偏偏等不到电梯。易晓曦恨不能马上离开这个糟糕的地方,于是果断地决定,走楼梯。她沮丧地从二十九层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缓慢走下来,走出了那栋大楼,腿都软了。她觉得自己失败透顶,无端被人羞辱了一番,于是一出门就给二朵发了个短信:超级失败的一天,还碰上了个母夜叉!
  二朵回复:米兔。易晓曦朝着手机屏幕鼓起嘴,凝眉吐气。米兔,英文就是Metoo,我也是的意思。看来得查查黄历,说不定今天明文写着不宜求职呢。
  奔波了一天,晚上跟寝室几个姐妹一交流,大家的遭遇大同小异。
  老大无奈地说:“市场的需求应该很大啊,可怎么跟想象相差那么远呢。好容易找个位置,用人单位一张嘴就试用期八百,八百还不够租房子吃饭的呢。”
  二朵也没好气地说:“可不,职位也都鱼龙混杂的。屈就吧,不知道咱自尊能不能抗住。不屈就呢,不知道兜里的钱还能撑多久。”
  易晓曦在一旁,一边给大家泡面一边听着大家的牢骚。
  “易晓曦,沉默是金,再沉默就成钻石了,你今天咋样啊?”老三反跨在靠背椅子上问。
  “我啊?我今天除了笔试就是被鄙视。”易晓曦表情机灵古怪,语一出,打破了沮丧的气氛,几个女孩笑在一处。
  自我解嘲完了,大家各自洗脸睡觉。也许是疲劳的缘故,很快屋里就浮起了一层薄薄的呼吸声。二朵甚至还磨了牙。易晓曦侧躺在黑暗的寝室里,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她没有说出口的那段情景。
  今天从至高大厦出来,她上了一辆无比拥挤的公交车,紧贴在公交车车窗上,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抱着包,西装被挤得皱巴成一团,裹在身上,面试的挫败让她一脸狼狈相,无奈地遥望着路口那个漫长的红灯。一辆白色的奔驰,就在那一刻,顶着闪亮夺目的车头标,缓缓地刹车停伫在公交车旁,也在等待放行。
  驾驶座上,是一脸疲惫的郎朗。看到郎朗的那个瞬间,易晓曦下意识地把目光挪开了,这是种本能的反应,她轻轻摇了一下头,以为是幻觉。不会是他,怎么会是他呢,这么大的城市,哪会那么巧。而且分手以后,在人群中看到郎朗是自己的选修课,总有人的举手投足或是某句话让自己想起他。可人的好奇心就是那么强大,易晓曦还忍不住又一次回眸。她又一次看向了郎朗。没错,是他。此时的郎朗面带焦虑,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两个拇指不停地敲击。太阳落山需要六分钟,爱上一个人只需零点零一秒,而凝视,只需脑电波打通,瞬间接入对方的潜意识。
  郎朗歪着头看过去,刚好撞上了易晓曦凝视的目光。而恰在此时,公交车已经缓缓开启,他慌张又惊喜地望着易晓曦远去,心里五味杂陈。那张脸上写满了挫败和失望,汗淋淋的易晓曦那时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紧贴着车窗。她去面试了吗?是没有结果还是怎样?郎朗心中充满猜测,有内疚有怜惜,这个自己发誓要照顾一辈子的女孩,此时的生活已和自己毫无瓜葛。他抓起手机,拨通了那个他脑子里早已烙下的号码,后面的车响起一阵狂躁的鸣笛。
  易晓曦扭着头,尽力地看向奔驰车,心里一阵酸楚翻搅而来。她没有接那个电话,麻木地抓着扶手,随公交车摇摇晃晃,身上一层冷汗。
  那之后的一周,易晓曦和苏二朵同时接到同一个公司的面试通知。对方态度和蔼,语气轻柔,好像都要把她俩融化了。易晓曦要面试的位置是翻译,二朵要面试的位置是销售。约在下午两点见,两人中午就出门了,在那公司楼下吃了滨城的炒焖子,三块钱两份,两人吃的心情紧张,出了校门快一个月了,工作一直没有着落。
  “咱们要是面试成了,就是同事啦。”二朵喜气洋洋地说。
  “切,同学同事都一样,你都是二朵,又不能变。”易晓曦晃着头,坐在长椅上,当啷着脚,边吃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旁经过,她心里有些紧张,对这次面试充满期待。这时手机响起,易晓曦满手的油,要二朵帮她看,结果是周默的短信:工作有着落了吗?
  易晓曦要二朵帮忙回复:还在面试。
  周默:等着你的大餐呢,加油!
  二朵撞了一下易晓曦,歪着头,神秘又三八地说:“唉?什么情况?周默最近总给你发短信呐。”
  易晓曦斜眼看了她,一字一顿地说:“思想复杂。”
  二朵咯咯地笑着,易晓曦则继续大咧咧地嚼着午饭,看着人群,想着面试的事情。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