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然后转向面试官说:“非常感谢贵公司为我们安排的这次面试经历。今天,我从自己引领应聘者徒步过来公司,到带领大家相互交流活跃气氛,再到面试前维持秩序这些实践中,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和敢于解决问题的勇气。这是一次挑战之旅!当然,如果还能安排午餐就更完美了。”
  房间顿时很安静,几个女生向易晓曦投来暗暗佩服又深藏几分嫉妒的眼光。面试官都笑了。黑西装说:“不错,反应够快。易晓曦,这个名字很有特点嘛。下周二是第二轮面试,你可以来尝尝公司的食堂,很不错,公司欢迎你。”易晓曦的眼里难掩喜悦,她尽亮保持着镇定地道谢,并频频地点着头。她得到了第二轮面试的机会。
  刚出来公司大门,易晓曦迫不及待地打给周默报喜。
  “今天面试好悬呀,不过最后我还是用了南北腿和王八拳,拿到了第二轮入场券,智勇大冲关成功。”易晓曦绘声绘色地跟周默分享她的面试经历,声音十分臭屁。
  “你没又莽撞一下,拿起话就说?”周默故意揶揄她。
  “没,人家总得有长进啊。我发言的时候就像你附体了一样。才思泉涌。”易晓曦兴高采烈地说着,根本没理会周默揶揄她的事。
  周默挂了电话时,脸上浮起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他真心为易晓曦的机智和口才叹服,同时也觉得易晓曦没心没肺的个性单纯又可爱。他慢慢地放下电话,用手轻轻点了一下手机屏幕,好像那是易晓曦的额头一样。
  第二轮面试,易晓曦如约而至,又是清早起床,长途跋涉,海风呼啸。先是大厅集合,人数比起上一次的人头攒动,少了一半。这一轮是有英语口语和计算机应用的测试。口语面试很好对付,易晓曦的宗旨是说得慢又清楚,表达明白自己的意思就行,不求临场发挥,怕用词不当露怯。等到计算机测试,易晓曦开始有点紧张了。要求应试者照着一张A4纸上的内容打字,然后打印,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交给主考官。她素来懒得打字,觉得敲键盘是个无聊的体力活。
  易晓曦在别人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中,反复地读手里的东西,很快就发现了问题,那是一份会议记录,A4纸写满,各个段落独立。仔细读不难发现,从第二段开始,以下的部分都是在重复第一段的内容,只是句子的位置和关键词调换了一下。然后易晓曦一字不落地敲出了第一段,用复制粘贴的方式写满了后面的部分,做了简单的修改,然后打印,签上自己的名字。
  交给主考官时,已经有不少人交了卷子。依然是第一次见到的黑西服,他坐在主考官的后面,招呼易晓曦过去,很小声地跟易晓曦说:“复制粘贴完成的。你是唯一一个不老实打字完成任务的候选人。”
  易晓曦心里有些紧张,可还是故作镇定地眨着眼睛回答说:“贵公司要招的一定不只是打字员,而是懂得变通,能够灵活解决问题的人。”
  黑西装反而边点头边笑着盯着她的眼睛说:“那个面试环节是我设计的。”易晓曦在心里比量一个胜利的手势,心里说了yes,想着自己把马屁拍响了。
  晚上易晓曦在出租屋里和大家涮火锅,她叫了周默,听说周默要来,连住在附近租房的同届毕业生——姚淼寝室的王晓梅她们都来凑热闹。大家都情绪激动,周默在工大女生心中一向是完美情人,高大帅气,成熟稳重,细心体贴,气度不凡。从他当学生干部到留校,周默在每一届女孩里都不缺乏粉丝。
  准备涮菜时,老三用胳膊杵了一下易晓曦:“他和姚淼彻底分了,我就想不明白,放着这么好的男生,你怎么抓不住机会啊。”
  易晓曦嬉皮笑脸地说:“啥机会,我当周默是哥们的。你要是喜欢他,我帮你撮合撮合吧。”老三不好意思地小脸羞红,用屁股拱了一下易晓曦:“他可看不上我,咱有自知之明。”
  不过,那晚周默没来,他说他要去参加个同学聚会。易晓曦猜想,该是和郎朗相见吧,心里升起一丝无奈。
  易晓曦的第三轮面试也很顺利,是按照她自己的意愿,由一个主管部门领导做了面试。又是清晨赶车,这一次来面试的人不足五十人。易晓曦中意的部门是市场部,可却被分到了总裁办,面试她的是总裁办的主任,正是那个黑西服。易晓曦表现不错,自己挺满意,心里很乐呵。
  第四轮面试很有戏剧性,对方通知易晓曦早上8点去五四广场钟楼下等班车。易晓曦如约而至,广场人不多,远远的,易晓曦看到丰实伟业的沃尔沃班车,车旁边站着三个人。四人一见面,心照不宣。一千选四个,就是这个结果。
  彼此先熟悉了一下,一个来自吉林大学法律系,一个来自北大中文系,还有一个是外语学院的韩语专业。易晓曦忽然想起苏二朵在百年城的感慨,果然都是211工程院校的毕业生,自己的运气真是诡异。班车带着几个人从公路穿行了滨海路,一边是海水,波光荡漾,一遍是山体,叶子满山遍野的开始泛红。易晓曦心情大好,笑眉笑眼地端坐着。
  职位是总裁办高级助理,工资是两千块。易晓曦爽快地签了合同,在心里秒杀了之前一切找工作遇到的阴霾。
  回来的路上,易晓曦在滨海广场下了车,她沿着沙滩一直走了很远很远,张开双臂尽情地呼吸着微咸的海风,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海天相间的那条线,猫一样。此刻她有一种满足和成就感,觉得自己朝着白领骨干精英的生活靠近了一大步。马上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我面试成功啦,我有工作啦。”易晓曦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沙滩上跳跃着笑着喊。
  “真棒,晓曦,不过你的职场才刚刚开始,要加油啊,爸爸妈妈希望你踏踏实实,稳扎稳打。”妈妈的话让易晓曦格外开心。易晓曦的妈妈是一名普通的老师,但是特别善于鼓励和引导易晓曦。易晓曦的好性格要得益于她简单温暖的家庭环境。
  当天晚上回了出租屋,易晓曦本来和周默约好了一起庆祝,可寝室的人不放她,一定要她请客,周默临时有事又脱不开身。于是,晚饭后,两人约定玉山顶上见。
  头天下过一场毛毛细雨,石阶踩上去特别温润舒服,像做脚底按摩一般,易晓曦穿着她那双白色的匡威胶底鞋,洗白牛仔裤,运动外套,袖子挽起露出小臂,一口气跑上山顶,大汗直冒。
  山顶凉风袭来,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她看见周默一手正提着一袋啤酒一手抓着件蓝色的轻薄运动外套,站在山边背对着自己,也是洗白的牛仔裤,纹路和自己身上这条别无二致,白色Tshirt很耀眼,他正在出神地看向飞机场的方向。易晓曦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调皮地拍他的肩膀,吓他一跳。不料周默早有防备,突然转身反倒是易晓曦吓了一跳。
  “呀,吓死人不偿命啊。”易晓曦俏皮地撅起小嘴说了一句。
  “唉?恶人先告状。”周默点着易晓曦脑门说。易晓曦梗起脖子,扬着头哼了一声。
  因为头天的雨,山顶草地里还潮湿着,周默提出去半山腰一个僻静的防空洞口坐着聊天喝酒。周默走在前面,易晓曦在后面一蹦三跳地跟着。
  “下周就开始工作啦,我打算这几天好好玩玩。”正活泼地说着,下山的台阶有些滑,易晓曦一个没站稳,出溜了两级台阶,从周默身边冲了过去,周默松开手里的塑料袋和外套,一把抱过易晓曦,两手稳稳地抓住了她,两人旋转在石阶上,直到周默把易晓曦拉进旁边草丛才算站稳。
  有几罐啤酒顺着山路滚下山去,丁零当啷。惊魂未定地易晓曦慌张地睁大了眼睛,紧盯着周默的脸,刘海凌乱。等易晓曦站定了,两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周默紧抓着易晓曦,那姿势好像几个月前,在校门口拦着她一般。四目相对,周默的世界里时间仿佛停住了。
  周默望着她,月光从树叶缝隙照着易晓曦的脸,那么清晰。她五官精致,面容清爽,眉毛简单地修过,浓密黝黑,大大的眼睛,清澈纯真,鼻子可爱俏皮,嘴唇因为刚刚受了惊吓,微张着。周默觉得那一刻他好像有些迷失了,心跳漏了一拍,他觉得什么力量正推着他和易晓曦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连易晓曦的喘息声都听得那么真切。周默心里的所有不可以都在节节败退。他不自觉地低头靠近易晓曦,心跳不断加速。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