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易晓曦又惊又喜,那感觉像是你中了五百万元大奖,结果颁奖的人跟你说,不是人民币是美元。大赵和小孟都投来鼓励的目光,表示一定支持易晓曦的工作。小唐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易晓曦,鼻子一皱眉毛扬起,坏笑了一下。易晓曦觉得这个团队真不错,没有嫉妒,一团和气。
  整个下午易晓曦都在忙碌收集各路领导的情况,来参观的企业资料,一天很快就结束了。她迫不及待地给周默发了短信约他吃晚饭,想谢谢他一直以来的鼓励,才让自己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周默爽快地答应了,两人约在班车点,五四广场见。
  易晓曦在停车坪排队等班车时,林平川的车刚好从大门经过,他摇下车窗,大赵在后座露出头喊她:“易晓曦,是去工大方向吗?林总能稍咱们一段。”
  “好唉,五四广场就行。添麻烦啦林总。”易晓曦乐颠颠地回答。
  “客气什么,快上来,咱们一路。”林平川热情地招呼她。
  “易晓曦?你家就你一个孩子?”大赵下车以后,林平川问易晓曦。
  “恩,独生女。”林平川的问话打破了易晓曦在局促环境里的拘谨。
  “老人家身体还好吗?”
  “都不错,都没退休。我妈妈还在学校上课,爸爸还给人家打工看图纸。”易晓曦一放松就开始机关枪般的全撂了。以前郎朗说过易晓曦这个毛病。问啥说啥,别人家问你一休是不是和尚,你不能连他的家底野史都讲一遍,这样太没有城府了。易晓曦忽然想起郎朗的劝告,吐了一下舌头,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多了。
  可偷瞄了一眼林平川,他怡然自得,表情好像没什么变化。易晓曦提醒自己,他毕竟是领导啊,别瞎说,别多嘴,切记切记。
  车进入市区时,已是华灯初上。易晓曦远远的就看到周默手插在牛仔裤兜里,站在广场上。还没等她说清方向,林平川的车已经稳稳地停在周默前面。易晓曦道了谢,忙走下车,心里好生奇怪。
  林平川此时摇下车窗,周默与他四目相对,先是一愣。
  “男朋友是吧,呵呵。第一天上班好好庆祝一下。”林平川笑了出来,眼睛微微睁大了一点看向周默。
  “你们认识?”易晓曦惊讶地看着林平川。
  “不认识,您好,我是周默,易晓曦的师兄。”周默自然地向前走了一步,谦和有加。
  “呃,周默,这是我老板,林总。”易晓曦笑着应和。
  “幸会啊林总,谢谢您送易晓曦回来。给您添麻烦了。”周默伸出手去。
  “小伙子精明能干,不错不错。”俩人热情地寒暄着。“明天可别迟到啊,重任在肩啊易晓曦。”林平川调侃着易晓曦,随即发动了汽车。
  目送林平川的车走远,易晓曦狐疑地问周默:“真奇怪,他怎么知道你在等我呢。”
  “天知道,看你这架势又福尔摩斯附体啦?”周默斜着身体看向易晓曦,两个跨步就围着她转了一圈。易晓曦咯咯咯地笑着,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周默选的是一个五四广场上一家很家常的小饭店——小螺号。大学时几个人常来,这里的常客也都是些附近小区里懒得做饭的年轻小夫妇。特色不在于吃喝,而在窗外的夜色,简直美极了,可以看到月光下,秋天的大海。
  易晓曦一进门就把自己狠狠地摔在沙发上,紧张了一天的神经此刻无比放松,然后开始迫不及待地给周默讲这一天的见闻,恨不能每一个细节都能讲给他听,连吃相也很夸张,炸蛎黄在嘴里嘎嘣嘎嘣的响,一副吃货的样子。
  “我被委以重任啦。”易晓曦举着一个螃蟹腿神秘兮兮地说。
  “刚去就有重任,你没经验,处处要多留心啊。”周默嘱咐。
  “诸葛亮带兵前也没经验啊,干嘛要我有经验呢。”易晓曦笑着调皮地说。
  “你就贫吧。”周默看着听着笑着,安静地帮易晓曦填满杯子里的可乐。易晓曦说要好好谢谢周默鼓励她,两人碰杯庆祝首战大捷。
  “我有一首神曲,听了振奋人心,就跟屁股上打了强心针一样。”易晓曦匆忙地擦了两下手上的油,说着便拿出MP3递给周默。
  周默接过易晓曦递来的耳机线,带上耳塞。
  也许是因为耳机线不够长的缘故,尽管隔着桌子,两人的脸却离得很近,近到连周默的呼吸都仿佛触到了她的皮肤。有点儿微微的痒。易晓曦扬起头,想要躲开一些,可迎上来的却是周默的双眸。他望着她,眼瞳里似乎有些什么。她瞬间有点儿心神不宁,下意识地别开了视线。
  《奔跑》的前奏响起。
  很奇怪,以前听这首歌,感觉都是热血崩张,可这一次,尽管音量并不小,易晓曦的耳膜里却传来了扑扑的心跳声。这心跳是如此欢快,她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从她自己的胸口传出来的。易晓曦装作不经意地抬起视线,却正好落在周默那微微扬起的唇角上,他的唇角看起来温暖而丰润,仿佛一个未完成的吻。
  然后那唇角动了。
  “我就知道,”他看着她,眼里都是笑意,“爱笑的姑娘运气一般都不会差——你看你,乐得连嘴角沾了米粒都不知道。”
  易晓曦扑哧笑出声来,赶紧摘下耳机,拿起餐巾纸擦拭嘴角。她往后靠了一靠,无名的压力瞬间消失了。
  “我的运气呀,就是遇上了你——要不是你帮我介绍的这个机会,我说不定还在满大街瞎转呢,周大学长,我可一定得敬你一杯!”
  “行,敬可乐还是雪碧?”周默又玩笑起来。
  “可乐吧,哈哈,祝你每天都有的可乐。”易晓曦笑得连眼睛都眯起来了。
  “好呀,”周默一饮而尽,然后神秘兮兮地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包装袋,“有东西送你。”
  周默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纸袋,递给易晓曦,说是从车站等车时看到就买了。易晓曦接过意外的礼物,又惊又喜,拆开包装,取出来竟然是一盆小小的掌上盆栽。
  一张小小的卡片粘在盆底,那是周默的字:小花需要易晓曦,请带它回家。
  易晓曦没有留意到周默看她的表情,自顾自笑得很开心。
  青白色陶制盆,摸上去光滑温润,一棵小小的植物,肉乎乎地窝在里头探头探脑。它看上去可爱极了,像一颗敦实的花朵,而每一片花瓣都像一颗马奶葡萄,通体绿意盎然,只是顶部有一点点透明的红。
  “这家伙叫什么?”易晓曦爱不释手,睁大眼睛问。
  “虹之玉,老祖宗是非洲的,属多肉植物。最大的特点是抗压和自愈能力超强。”周默如数家珍。
  “那它随了我啦,禁打又禁踹,禁拉又禁拽。”易晓曦眨着大眼睛,马尾左摇右摆,宝贝一样的把盆栽捧在手上。窗外月光洒满海面,微风清扫,海浪荡漾着悄悄将月光剪得细碎。
  易晓曦的职场发令枪响起,她的战斗打响啦。
  整整一个月,她都忙得不可开交,和市委大会负责人沟通,开会,然后回来向公司传达。他们为此次领导参观制定了三种不同的方案。参观的路线,欢迎的仪式,车队配合,人员服装的颜色,后勤的补给,各种饮料的配备等等不一而足。易晓曦特别积极地参与一切流程的制定和执行,整个人像陀螺般一刻不停。整个总裁办的团队也十分配合她的工作,眼前的一切都让易晓曦从中感受到了巨大的成就感。
  忙里偷闲,易晓曦会接杯咖啡,靠在椅子上慢慢喝完,看着远处的大海,让呼吸放缓,配合潮起潮落。每每这时候,那盆虹之玉就发挥了大作用。
  这简直就是盆懒人专用植物,喜欢阳光喜欢干旱,十几天才用浇一次水,易晓曦把它放在办公桌上阳光最好的位置。易晓曦觉着那就是她自己,自愈能力超强,又皮实,一点阳光就能灿烂。
  有时候沟通不畅,也会让易晓曦觉得郁闷,她也会偷偷给周默发条短信,但不会抱怨,会实事求是地把问题讲一遍。一般没等周默回复,她就理清了头绪,气消了一半,继续战斗去了。周默每每这时都会鼓励她,让她对事不对人,客观地对待。
  周默在这段时间也陷入了竞聘的关键阶段。MBA中心新杀回来的访问学者,各个盯着这个位置不放。周默的研究生是在职读完的,这对他来说,从学历上没有优势,只能从工作能力和经验上补齐,可这难上加难,他没跟任何人提起这些困境,都在自己扛。这期间郎朗联系过周默,也是聊聊近况,末了郎朗嘱咐周默替自己好好照顾易晓曦,周默轻声恩了一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二朵找工作接连失败,她跟秦刚一撒娇,秦刚当即同意她来京的打算,并且特地从北京飞回滨城来接她。易晓曦忙得不可开交,休息日也都搭在公司了,所以只能与二朵草草地吃了顿晚饭。两个女孩抱在一块,又说又哭又笑,四年的友情哪是一个朝夕就讲得完的。
  二朵走后,寝室里冷清了很多。
  终于熬到检验成果的时候了。在正式参观之前,市委大会的负责人要来公司做演练,那天整个公司上下严阵以待,气氛十分紧张。在市委来人之前,总裁办的人分工合作,有条不紊地做着自检。小唐和易晓曦一组,大赵和小孟一组,林总做总指挥。
  易晓曦拿着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一张检查单,她和小唐仔细检查会场里的每一个环节。大会议室的茶杯统一了杯子把的朝向,韩国志新集团的总裁喜欢喝产自尼泊尔的大吉岭茶,印度高科集团负责人偏爱斯里兰卡的锡兰红茶,日本的经济观察员吉田先生开会期间有补充一杯肉桂土耳其咖啡的习惯。其余领导们用大红袍招待,丝毫不敢怠慢。从海对面空运过来的新鲜水晶葡萄经过反复冲洗,红酒杯晶莹剔透时刻准备登场。省委一位领导喜欢处处留下墨宝,易晓曦为此准备了笔墨纸砚,打算之后裱起来挂在大堂。易晓曦的背景调查工作做得十分扎实。
  小唐突然大惊小怪地说了句:“呀,到园区的红毯铺的是哪一块?有咱们公司的logo吗?”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