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这一来,就已经认出十一个密码符号对应的字母。解谜的细节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了。我已经谈得够多了,相信你也认为这类密码不难解决。你对发现这些密码的理论也有几分底了。不过说实话,目前碰到的这种密码是最简单的一种。如今只需要把羊皮上那些翻译出来的符号,全部译给你看。快来看:
  主教客店魔椅的一面好镜子在二十一度十三分东北偏北最大树枝第七根桠枝东面从骷髅头左眼往下射出的子弹从树前拉一直线通过子弹延伸五十英尺外。
  (密码英语为:A good glass in the bishop’s hostel in the devil’s seat twenty-one degrees and thirteen minutes northeast and by north main branch seventh limb east side shoot from the left eye of the death’s head a bee line from the tree through the shot fifty feet out.)
  “可这个哑谜看来还真难破译,”我说。“‘魔椅’,‘骷髅头’,‘主教客店’这一切都是暗号,怎么能弄得懂其中真正的含义呢?”
  “老实说,”勒格朗道,“乍一看的话,确实很难破译。不过我一开头就尽力按照写密码的原意,把全文分为原来的句子。”
  “你是说加标点吧?”
  “是类似的东西。”
  “那是怎么办到的呢?”
  “我猜想写密码的把这些字没有规律的连在一起,一定有他的目的。这样就是为了增加解密的难度。说起来,心思不敏捷的,一想这么做,十之八九会做过了头。在写密码过程中,写到一个段落,自然需要加逗点句点之类的东西。在这种地方,他通常会把符号连接得更近些。倘如仔细看看这份原稿,很容易发现出有五处地方挨得特别紧。根据这种暗示,我就这样分了句:
  主教客店魔椅的一面好镜子,二十一度十三分,东北偏北,最大树枝第七根桠枝东面,从骷髅头左眼往下射出的子弹,从树前拉一直线通过子弹延伸五十英尺外。
  “就用这种分法,我还是莫名其妙,”我说。
  “一开始,我也是莫名其妙,”勒格朗答道,“那几天里,我一直在苏里文岛周围一带,费尽心思的找寻所谓‘主教客店’的房子。眼见在这方面没有任何消息,我就打算扩大寻找范围,更有计划的调查一下。正在那时,有天一大清早,我心血来潮,忽然想起这个‘主教客店’(Bishop)可能跟一家姓贝索甫(Bessop)的世家有些关联。大概很多年前,那家人家在苏里文岛北面四英里的区域,就有过一座古老的府邸。我于是上庄园去,重新向庄园中那些年纪大的黑人询问。后来终于有一个70岁左右的老太婆说,听说过有“贝索甫城堡”那么个地方,她应该可以领我到那,不过又说那既不是城堡,也不是客栈,而是座高高的岩壁。
  “我答应她会给她一笔辛苦钱作为报答,她犹豫了一下,就答应陪我去了。我们很顺利就找到了。我刚把她打发走,就开始四处勘察。那座‘城堡’原来是个断崖峭壁,其中一个峭壁不但外貌奇异突兀,像假山石,而且高耸云霄。我爬上去,到了壁顶,就不知道该怎么走好了。
  “我正忙着想办法,突然瞅见岩壁东面延伸出窄窄一道岩檐,大约在我站着的岩顶下面一码地方。大概突出十八英寸光景,最多一英尺宽,就在岩檐上面的悬崖中有个壁龛,看上去跟老辈人使用的一种凹背椅相差无几。我就肯定那儿就是羊皮上提到的‘魔椅’。哑谜的所有谜底也就解开了。
  “我知道,‘好镜子’就是指望远镜。因为‘镜子’一字,对于水手很难指其他东西。我顿时明白,得用望远镜照一下,而且得在指定地点眺望,决不能更换地方。我果断地认为‘二十一度十三分’和‘东北偏北’那两个短语,就是指望远镜对准的方向。发现了这一切,我简直兴奋到了极点,赶紧回家,取了望远镜,重新回到岩壁上。
  “我往下爬到岩檐,发现只有采取一种姿势,才能坐在上面。实际证明我早先那个想法一点没错。我用望远镜看了。不用想,‘二十一度十三分’肯定是指用肉眼看得见的地平线上面的高度,因为‘东北偏北’那个短语分明是表示地平线的方向。我立刻用袖珍指南针确定了这个‘东北偏北’的方向。凭借猜测,尽量拿望远镜朝接近二十一度的方向看去。我小心翼翼地将望远镜上下移动,移到后来,只见远方有棵大树,比一切树都高大,树叶间有个弧形裂缝,也可以说是空隙,我就全神贯注地盯着上面了。只见裂缝当中有个白点,一开始看不清是什么。将望远镜的焦点对准,重新望一次,才看出原来是个骷髅头骨。
  “发现了这个人头骨,我顿时大为乐观,自以为谜语解开了。凭借‘最大树枝,第七根桠枝东面’那一句,就能认定是指头颅骨在树上,至于‘从骷髅头左眼射击’那句话,也只能有一种解释,正是找寻宝藏的方式。我看出方法就是从头颅骨的左眼射进一颗子弹,从树身最近一点划出一条直距线,换句话说,就是直线。穿过‘子弹’,也就是说子弹落下的地方,再延伸五十英尺,就会指出一个方位--我看,地下可能藏着一大笔财宝。”
  “这些一听就很明确,说来虽然稀奇,倒也清楚简单。”我说。“你离开了‘主教旅馆’,又在做什么呢?”
  “这个嘛,我认真记住那棵树的方位,就转身回家了。不料,一离开‘魔椅’,那个圆口居然不见了。后来,不论怎么看,也瞅不见一眼。依我看,这一切中最最巧妙的是这个真相,如果不从岩壁正面檐上观看,随便从哪个地点都看不到圆口,我反复试验,最终深信确实是如此。
  “我那次上‘主教旅馆’去探险,是跟丘比特一同前往。过去几个礼拜中,他准是瞅见我那种神魂颠倒的举止,格外留神,不准我单独外出。可是,第二天,我起了个早,准备偷偷溜了,到山里去找寻那棵树,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等晚上回到家里,我这个随从竟打算狠狠揍我一顿。以后的奇遇,你也跟我一同经历了。”
  “我看,”我说,“当初你头一回挖土,挖错了地方,只能怪丘比特脑子笨,没从头颅骨左眼掉下甲虫,而是从右眼掉了下来。”
  “有道理。这一错,就跟‘子弹’差了两英寸半范围,换句话说,跟树身最近的水桩相差了两英寸半范围。如果宝藏恰好在‘子弹’下面,倒也无所谓。可是,‘子弹’跟树身最近一点,也仅仅确定一条直线方向的两点罢了。当然,这个错误开头尽管毫无影响,可是直线越拉越长,错误随之越来越大,等拉了五十英尺远,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了。要不是我深信宝藏确实埋在那儿什么地方,咱们可能要白辛苦一场啦。”
  “可你当初大吹大擂,还有你那样挥舞甲虫--有多可怕呵!当时我想你一定疯了。你为什么偏要掉下虫子,而不从头颅骨中吊下子弹呢?”
  “啊哈,老实说,当时瞧你深信不疑我脑子有问题,多少有点生气,就打定主意弄点玄虚,为了暗中罚你。所以故意挥舞甲虫,因此故意从树上掉下甲虫。听到你讲甲虫重得很,我才有了掉下甲虫的想法。”
  “嗯,我明白了。但现在还有一件事,我还不是很清楚。坑里找到的那两副骷髅骨,应该作何解释呢?”
  “这问题,我也跟你一样无从解释。但好像只有一个说法讲得通--就是我说那个地方暴行是真的,简直太可怕。事情很清楚,基德--如果真是基德埋藏这笔财宝的话,这点我不置否认--事情很明白,他准有帮手帮他埋。等埋好了。他大概认为最好把参加埋的人全都干掉。说不定,他趁助手在埋宝藏的时候,在背后用锄头把他们砸两下就完事了。说不定要砸十来下,谁知道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