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北漂苦不苦,我是二百五
  昨天我突然就伤感了,原因是我在嘉茂地下一层的厕所等人,听到扫厕所阿姨与预备扫厕所阿姨的对话。
  “这里干一个月多少钱。”
  “1800。不包吃住。”
  “不包吃住啊……我觉得有点不划算,租房要多少钱。”
  “我在XX桥那里租的,330。”
  “挺好,还有房子吗?”
  “没有了,今年涨价了。”
  “1800不包吃住你怎么还在这里干?”
  “哪儿那么好找活,这里随时都要人。”
  “那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这个工作?”
  ……
  扫厕所阿姨操着河北腔,预备扫厕所阿姨提着行李箱操着陕西腔。
  突然想到若干年前我对着高考志愿表发呆。那时候我有些厌恶南方的潮湿与市井气,常年生活在长江流域,是鱼也会厌倦。于是我大胆地往干燥的、大气的这座北方都市填过去-如今人们称之为帝都。
  在宿舍楼门前,我们提着箱子,江苏话、浙江话、东北腔、西北腔……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满载梦想似的生气勃勃。
  打鸡血似的学习、混社团、做家教,穿梭在各种活动之中。想认识各种各样的人,因为觉得这座城市里,生活的应该都是牛哄哄的人。连乞讨者,都感觉比老家的更沧桑更饱含故事。
  后来渐渐发觉这原来不是我的城市。在它庞大的群体中,我如一只蝼蚁,还是外来的。我的钳子太小,我的身体太弱,我的理想太飘忽……
  曾经在天桥上把钱包里的钱全给了那个要饭的骗子,甚至说你等着我,我再取一百来给你,骗子的眼中都是骗子,他一定觉得我有什么阴谋。于是当我傻乎乎地拿着一百且一头是汗来找他,天桥上已经空无一人。
  曾经崇拜一门课的老师,要了联系方式,想私下请教,却被他动手动脚,言语骚扰……
  曾经交给中介100块钱,换来了一份差点要了我小命的“家教”工作……
  这个城市总有大风,风里还有沙子。绝望的时候,我张开嘴巴站在风里,让沙子疯狂飞进我的肺。
  这个城市的王、臣、兵、民甚至是苍蝇蚊子老鼠,都知道要生活在这里,该如何走出自己的轨迹,该如何形成一个保护自己的壳。
  我却不知道。因为我太年轻,因为我的思想不够成熟有逻辑,因为我没有承受痛苦与挫折的能力,因为我以为这里是一片艳阳天,却想不到也有阵雨。
  选择之痛。
  我为什么选择了这座毫无庇护的城市?
  因为要强,我已无法回头。
  恋爱了,失恋了,工作了,失业了。
  总是在做环状的位移,移了一圈,还在原点。
  伤感吗?我很伤感。
  失落吗?的确失落。
  但谁又同情你,谁又能帮你?
  后来我开始带着哈哈镜看这里,看这里的人。看他们奋进、高尚,看他们堕落、猥琐。我只做好我的,其余的,嗯,反正我只是看客。
  生活态度,大道至简。去做你该做的和必须做的,其他的,管他呢!
  花草一样的明媚娇艳,遇上好天气,天空也是湛蓝的。
  我没心没肺地点评着这个城市,和我曾经以为很牛却被证实是傻的那些人。
  我开始快乐。原来傻有这么多种,原来犯贱可以这么惊天动地,原来龌龊可以这样毫无底线,原来心,可以这样坚硬如石。
  把那些曾经让我伤感的元素放进玻璃罩里,奇迹般的化学反应成了一部笑点颇多的城市伦理剧。
  我,依旧是看客。
  看客会哭会笑,却不会痛。
  我还要在四环上堵车,在一号线上挤地铁,在马路上被剪头小弟拖扯着说要给我做发型,吃个美食要排队,养只狗还要给上户口……
  我已坦然接受。
  无力改变,可还是要接受,既然一定要接受,何不接受得坦然一些?
  我想,如同我,胸无大志却时而愤愤不平,在这个城市中行走,总要带着一丝二百五的脾气,阿Q的自我精神战胜法,才能活得好,活得快乐。
  所以,我还算活得好,活得快乐……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