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图书频道 > 综合其他 >经典文学名著 > 镜花缘:讽刺假斯文的酸腐气 > 第 31 章 觅蝇头林郎货禽鸟 因恙体枝女作螟蛉
第2节 第二章
  多九公道:“老夫只顾治病,忙了几日,不知林兄双头鸟儿究竟如何?”林之洋道:
  “俺正要拜谢。亏得九公把世子医好,俺的鸟儿才能出脱。虽有几分利息,就只可恨那个‘义仆’不肯真心待俺,务要扣俺半价,方肯付银。扳谈多时,讲他不过,只得回来,银子还存他处。就请二位同俺一走,相帮说说,倘得少扣几分,俺自做东相请。”三人一齐上岸,到了大宦人家。林之洋把那小厮唤出,同他讨价。小厮拿出一封银子,仍是半价。唐敖道:“我们卖货,诸事劳动,自应重谢;但何至要分一半?未免太过了!”小厮回答几句,唐敖不憧。忽听多九公放开喉音,唧唧呱呱,大声喊叫。小嘶吓的只管打躬,随即进内,又取出一封银了。多九公打开,取出两锭,付给小厮;其余交给林之洋。齐归旧路。唐敖道:
  “刚才小厮所说之话,一字不懂。不知小弟同他所说之话,他可晓得?后来九公同他喊叫甚么,他竟如此害怕?”多九公道:“我们天朝乃万邦之首,所有言谈,无人不知。那小厮因唐兄说‘何至要分一半’他道‘本处向例如此,一毫不能相让’。老夫因他‘一毫不让’之话,未免气恼,于是大声喊叫,说他私透消息,教我们增价,伙骗主人。他听这话,恐主人听见,急急将银取出。好在我们并不图他下次生意,那个还贩双头鸟儿再来货卖!乐得且多几两银子,大家多醉几日,也是好的。”
  来到船上,正要开船,谁知通使忽又带著女儿,也不命人通报,匆匆忙忙,满眼滴泪,走进舱来。唐敖见这光景,只当药用错了,吓的惊疑不止。通使满眼垂泪,向唐敖下拜道:
  “求大贤救我父女两命!”唐敖吓的忙还礼道:“二位请起!为何行此大礼?”通使同兰音起来归坐道:“小女因这孽病纠缠年久,昼夜不安,屡寻自尽,俱亏乳母相救。小子正在束手无策,忽蒙大贤赐给秘方,我父女以为从此病可脱体。不意雷丸、使君于此处历来不产,虽出千金,亦不可得,问之医家,也都不知。小子因此惊慌,特带小女赶来。幸喜大贤尚未开船,想是他绝处逢生,惟求大贤,或将此药见赐两服,或另赐妙方。倘得身安,定以千金奉谢,决不食言。”唐敖道:“小弟如有此药,早已奉送,不过数十文之事,何须千金之赠。奈身边并未带来。至另开药方之说,小弟素不知医,从何开起?况令爱之症,细推病源,实系虫积,非雷丸、使君子不能见功;即另有良方,也难见效。与日有人患一怪症,每逢说话,腹中也照样说话;彼时虽有医家识得此症名唤‘应声虫’,及至用药,仍无效验。
  后来遇一名医,付给《本草》一部,令病人将上面药名按次读去:病人每读一药,腹中也读一药;及至读到雷丸,腹中忽然无声;再读别药,仍旧有声。于是即用雷丸与病人连进数服,虫下而愈。可见杀虫无过于此。不意贵处竟无此药,这是令爱灾难未退,小弟安能另有别法!”通使听了,默默无言,只管发愣。兰音听见唐敖别无良方,不觉放声恸哭,十分惨切。众人听著,莫不点头叹息。通使在旁,满面愁容,只管搔首。婉如把兰音请入内舱,再三劝解,这才止悲。停了多时,通使不便久坐,因命乳母告知兰音,一同回去。兰音听见要去,复又大放悲声,跪在唐敖面前,只求救命。唐敖命乳母搀起,再三安慰。劝他回去好好将养,将来自然痊愈。兰音那肯动身,啼哭不止。哭了多时,因久病身弱,忽然晕倒,人事不知,亏得乳母极力解救,这才苏醒。通使见女儿这般光景,明知凶多吉少,只急的连连顿足,泪落不止。左思右想,踌躇多时,因向仆人耳边说了几句,即到唐敖面前跪下道:“大贤在上。小子闻古人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我父女两命皆悬大贤之手,只要大贤肯发慈心,我父女就可超生了。”唐敖忙搀起道:“尊驾此言,小弟不解,尚求明示。
  倘可为力,岂肯袖手!”通使立起道:“小子今年业已六旬,跟前只此一女,自患病以来,费尽心力,百般医治,从无微效。其母久已忧虑而亡。前有异人,曾言此女必须投奔外邦,如遇唐氏大仙,或可冀其长年。今遇大贤,虽传秘方,奈无此药;失此良缘,岂有病痊之日?所以他十分伤悲。小于因思小女既已命定投奔外邦方能长年,难得大贤恰又姓唐,兼之作人慷慨,一见如故;不揣冒昧,意欲恳求大贤不弃微贱,将小女作为义女,带至天朝。倘得病痊,俟其年长,即求大德代为婚配,完其终身。小子生生世世,永感不忘!如大贤不肯带去:此地既少良医,又无妙药,多则一年,少则半载,无非命归泉路。小子素以此女视为掌珠,数年来因其抱病,代为操劳,须发已白,寝食俱发。若再睹其去世,何能为情?大约此女一死,小子也不能活了!”说罢,不觉大哭。兰音在旁,更是嚎啕不止,合船人无不怜悯。林之洋道:“妹夫素日最喜做好事,如今这样现成好事,你若不应承,俺替你应承了。”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