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下午的时候,我和我的那群手下忽然听到一个坏消息,临时决定在马上要召开的审判会上表现出强势的态度。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们动身前往“法庭”。狭窄的路上挤满了人。在院子里想找个坐的地方那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一些人不得不不知疲倦地站在那里,为的就是当我们走过来时能看见我们。我们前脚刚踏进院子,后脚大门就关了起来。对我们来讲,这可不是件好事。看来穆巴拉克一定下了不少功夫,现在已经开始有成效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听众广场上。原本那里只有一张椅子,现在多了一条长板凳。用来行刑的笞刑刑具还放在那里。油锅里盛满了烧得滚烫的油,里面还放了麻屑,麻屑点燃了。在火焰的照射下,所有的一切都散发着一种恐怖的光芒。 banbijiang.com

法官大人们现在还在大楼里面。探子早就把我们来这的消息告诉他们了。警卫迅速封锁了通往大门的路。所有的大门都上了锁,警察的所作所为让我们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周围安静极了。这时,从大楼里走出五位先生,警卫立即拔出刺刀。

banbijiang.com

“啊,安拉!”那个说话结巴身材矮小的哈勒夫在我旁边说道,“我们怎么办,天啦!我好害怕。”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也是。”奥斯克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还以为用刀剑就可以吓住我们,让我想想该怎么对付这些人,嗯,让他们知道我鞭子的厉害!”哈勒夫给自己壮着胆。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要鲁莽!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操之过急,我们之所以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都是因为你。”我及时制止了哈勒夫。 内容来自半壁江

五位法官坐了下来。柯查巴西坐在一个椅子上,其他人则坐在旁边的板凳上。一个妇女穿过拥挤的人群向这边挤过来,来到副法官的后面。我认识她,她就是那个美丽可以使铁矿石逊色是姗胡达,她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豌豆”。副法官简直太幸福了,可以娶她做老婆,其实他长得很一般。穆巴拉克坐在柯查巴西近旁,膝盖上面横放着一张纸。在他的旁边有一个钵,里面竖着一根鹅毛。我猜,钵里可能是墨水。

copyright Banbijiang

柯查巴西摇晃着脑袋,使劲地清着嗓子,这是一个信号,表示现在要开庭了。他扯着嗓门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安拉授予先知和君主审判的权力,让我们以先知的名义,以君主的名义,召集这次审判会,审判两起刑事案件。这两个案子就发生在今天,就发生在我们的城里和城郊。赛利姆,你出来!现在你是原告。你讲一下事情的经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警察赛利姆走到主人身旁,开始讲起了事件的经过。在我们听来,他讲的没有一句是真话,并且还很滑稽可笑。他说,他是在执行一件很重要的公务时,突然受到了我们的突然袭击,还说我们是要杀他。幸好他当时沉着镇静再加上过人的勇气,这才保住了性命!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刚说完,柯查巴西问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是谁袭击的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他,就是他。”赛利姆一边说一边指着哈勒夫。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们现在才对这个人和他的所作所为有所了解。”柯查巴西说道,然后弯下身子和他的邻座小声说了一会儿话,接着大声宣布:

内容来自半壁江

“经过审判和讨论,审判会最终决定,对罪犯的每只脚跟打四十大板并关四个星期的禁闭。我们是代表君主做出这一判决的。安拉赐福于他!” copyright Banbijiang

哈勒夫伸手去拿鞭子。而我对他们的拙劣表演实在是不敢恭维,强忍着不使自己笑出声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审判第二个。”一位官员宣布,“马霍纳基出庭作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马霍纳基是个渡船工人,他恭敬地听从着吩咐。看他的表现,他比我们还害怕。但是,还没等他说话,我就抢先一步,非常有礼貌地对柯查巴西说: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能不能劳驾你站起来一下?”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一脸茫然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把椅子拉了过来,一屁股坐到上面。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谢谢你,”我说,“身份卑贱的人应当对高贵者表示尊敬。你做得很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位法官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或许是因为慌张。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头一直在左右大幅度的摆动。但他无论如何应该表示一下,哪怕是打个手势,来表达一下他现在的愤怒心情。果然,他伸了伸瘦弱干枯的手臂,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那摇晃着的头。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时候谁也不敢说话。警察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大家都在等待着司令大发雷霆。还好司令找到了合适的词语,一口气发出了一连串的感叹,然后对着我大声喊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想干什么,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尽然会做出这么没有礼貌的事情来,而且——”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哈勒夫!”我大声打断他的话。“快拿起你的鞭子!不管是谁,只要他再对我说一句粗鲁的话,你就替我好好教训他,要揍得他皮开肉绽。”

copyright Banbijiang

哈勒夫立即把鞭子拿在手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本尼西,我听你的,”他果断地说,“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动手!” 内容来自半壁江

哎,可惜这里没有灯,否则大家就可以看看柯查巴西那张狼狈不堪的脸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时,穆巴拉克趴在他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话,接着,这位法官又变的强硬了起来,用手指着我,对警察命令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把他抓起来,关进地下室!”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警察们连忙跑过来,手里握着明晃晃的刺刀。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站住!”我对他们大喝一声,“我看谁敢动,谁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毙了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两手各拿一支手枪对着他们。不一会儿,警察都不见了,他们都消失在看热闹的人群中。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惹得你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对那位法官说道,“你怎么还站着?为什么不坐下?让穆巴拉克站起来,你坐到他的座位上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时,人群中传来嘈杂的议论声,说我这个外国人羞辱柯查巴西时,他们还可以接受;现在,我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攻击圣人穆巴拉克,胆子也太大了。大家开始抱怨起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人群的骚动让柯查巴西带来了勇气。他气冲冲天地对我大叫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可恶的外国人,我不管你是谁,对你刚才的无耻行径,我要重重地惩罚你。穆巴拉克是圣人,是安拉的爱子,奇迹的创造者。只要他愿意,他能够从天上降火到你的头上!”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住嘴,柯查巴西!少在那里废话,你要是真的想说话,就先动动脑筋再说吧!穆巴拉克既不是圣人,更不是什么奇迹的创造者。事实上,他是一个罪犯、骗子和强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骚动。穆巴拉克也变得激动起来。他连忙站起身,伸出拳头对着我叫喊道:“你这个异教徒,少在这里胡言乱语,妖言惑众。混蛋,我诅咒你。地狱之门一定会为你开放,诅咒之音把你吞食。这个恶魔将——” 内容来自半壁江

没等他说完,哈勒夫连忙跑了过来,开始用鞭子狠狠抽了他一下,打得这个老混蛋使劲地跳。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事后发现,这次行动实在太是大胆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周围非常寂静,到处笼罩着恐怖的气氛。紧接着,人群中爆发出了愤怒的吼声,后面的人直往前挤,照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的。这时,我一个箭步蹿到穆巴拉克身边,大声喊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乡亲们,请保持安静!我会向你们证明,我是对的。哈勒夫,快把火把拿给我!大家都睁大眼睛看好了,我要让你们看看穆巴拉克的真面目,看看他是如何欺骗你们的!你们看见这些棍子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用右手使劲抓住这个骗子的脖子,紧紧地卡住,接着左手将他身上的棍子扔掉。他身上两边各挂着一根棍子,是那种有好几节可以折叠的根子。并且我发现每根棍子内侧的颜色与外表不同。他的衣服上有许多口袋。我把手插进一个看起来最好的口袋,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假发,就像是是乞丐头上那种乱糟糟的头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只见他顿时吓得浑身发起抖来,双手抱着前胸,大声喊起救命来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奥斯克,奥马尔,快抓住他!使劲抓住他!不要怕痛!”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的两个随从连忙跑过来将他抓起来,这时我才松开双手。哈勒夫把油灯提过来了,我们这个奇怪的群体全部被照亮。全场的人都能看清楚一切。所有的人都表现得很镇静。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们竟然把这个人当做圣人,”我说道,“实在是太可笑了,他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强盗。他的房子是贼窝,强盗窝。就像刚才你们看到的那样。他利用假发等道具把自己化装成各种各样的人,到处招摇撞骗,寻找机会下手。他和那个称为布斯拉的残疾人是同一个人。他在腋下绑着棍子,当在路上你撞到他时,他的身上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不知道的还以为,那声音是她他的残废的骨头发出的呢。这是化装成乞丐时戴的假发。” banbijiang.com

我把他的口袋一一掏空,仔细查看每一件物品,向周围的人们解释这些东西的用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个罐子里盛的是色粉,用它可以很快把他的脸涂成其他颜色。这是抹布,用来快速擦掉脸上的颜色。现在你们看到一个瓶子,里面还有半瓶水,肯定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的。另外,看这个,看这个由两个橡皮做的半圆球。每次他化装成乞丐,就会把这塞进自己的屁股。因为这样看起来会比较胖。你们知道棍子为什么会有各种不同的颜色吗?当乞丐时,他把棍子扯出来,把深色的那边朝外卷,把棍子系在身上,这时衣服上的布看起来像旧布。想想看你们看见过穆巴拉克与乞丐相遇吗?肯定没有。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两人是同一个人。是不是乞丐出现在此地时,穆巴拉克就没有在此处露面?”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后面这两个证据显然是令人信服的,因为我听到四面八方响起既表示同意又表示惊讶的声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从他的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外面用一块布包裹着,打开一看,里面原来是一个用委内瑞拉古金币编织的手镯。。在火光下,还可以清晰的看见上面的图案,正面有向国家元首递交十字旗的圣马尔库斯像,背面也是一个圣人的像,不过我不太熟悉,头像的四周还环绕着星星。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布里面包了一共有12枚金币,”我说,“谁知道他是从哪儿偷来的!你们互相转告一下,会许可以找到失主。” ]3 `. u7 p* T. |' |/ f. y, S8 D

“啊,我终于找到我的12块金币了!”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妇人的尖叫声,“给我看看!上个星期我刚丢了一个手镯。”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说话的是姗胡达,就是那个被人称作“豌豆”的女人。她走过来,从我手里拿过手镯,仔细察看了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安拉!”她喊叫着,“这是我丢的那个。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过来看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还能再见到它!”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把手镯交给她的丈夫。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向安拉起誓,这是她的手镯!”她的丈夫说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姗胡达,你回忆一下穆巴拉克是不是在那段时间里到过你家?”我问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穆巴拉克没去过,但是布斯拉去过。是我们叫他进来,并且留他在家里。开始时我的手镯是放在桌子上,之后我又把它放到了箱子里,这一切他都看见了。几天后,偶尔一次我突然发现手镯不见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现在认识这个小偷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就是他,就是他偷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了。你这个贼!我要把你的眼睛抠出来。我要……”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安静点!”我打断了正在说话的妇人。因为我担心她说起来没完没了。“拿着手镯,惩罚他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让别人去做吧!你们现在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吧,看看你们原以为是圣人的人原来是一个强盗。这个强盗甚至还当上了法官,真是天大的笑话。他把我赶进了地狱,把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我的头上。我要求把他关到一个保险的地方,千万不能让他跑掉。我还要求向塞萨洛尼基法院上诉。”

半壁江中文网

大家非常同意我的主张,因为我刚说完,人群中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人们高呼: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先揍他一顿!对他施笞刑!把他的脚跟打烂!”

半壁江图书频道

“把他的脖子拧断!”“豌豆”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3 `. u7 p* T. |' |/ f. y, S8 D

在此之前,穆巴拉克一句话也没说。突然,他叫喊起来: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要相信他!你们怎么能相信一个异教徒说的话呢。他才是真正的小偷。一定是他偷偷把这个手镯塞进了我的口袋的。他,哎哟,哎哟!”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中断了叫喊,痛苦地呻吟起来,因为哈勒夫用鞭子抽他的背。 ]3 `. u7 p* T. |' |/ f. y, S8 D

“等等,你这个混蛋!”哈勒夫大声喊道,“我要在你背上留下教训,我们是今天才到这个地方来的,怎么可能偷这个贵妇人的镯子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哈勒夫又狠狠抽了他几鞭子,疼得他哇哇直叫。

内容来自半壁江

“打得好,打得好!”刚才挤到前面来对我们还是危险分子的那几个人,现在齐声叫喊。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柯查巴西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要我来处理这件事,自己却悄悄地回到官员座位上。这样,他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名誉。他的几个同座都保持沉默。警察们看出,我的威信在人群中开始提高,并且现在我的情绪很好,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于是一个一个地走过来。 半壁江中文网

“把这个人捆起来!”我命令道,“绑住他的双手!” 半壁江中文网

他们暂时服从着,没有一个法官对我的自作主张提出异议。

半壁江图书频道

穆巴拉克看出,他只能顺从了,任凭别人把他捆起来,不再反抗。然后,他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同座的人都赶快起身,不想与一个被绑的罪犯坐一条板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现在谈谈审判问题吧,”我对柯查巴西说,“你了解你国家的法律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当然,我必须了解这些法律,”他答道,“我是民法学院毕业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不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为什么不信?”他一脸委屈的表情。“我精通所有的宗教法,它们全是以古兰经、教规和头四个哈里发的决定为基础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对你们的民法和刑法法典又知道多少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奥,这个啊,那是由教长易卜拉欣起草的。” 半壁江中文网

“你既然知道这些法规,那为什么不遵守?”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严格按它们办事。” ]3 `. u7 p* T. |' |/ f. y, S8 D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就好了。法律明明规定,在宣布判决之前,法官必须允许辩护,不管罪犯犯了多么严重的罪行。但是你们呢,在判决了我的朋友和那些随从时,你们又是怎么做的,你们没有让他们说半句话。所以,你们的判决无效。法律还规定,审判时,所有被告和证人都必须到齐。但事实并非如此。”

半壁江中文网

“所有的人都到了。”

]3 `. u7 p* T. |' |/ f. y, S8 D

“都到齐了,那汉基•伊巴雷克呢?你告诉我他在哪儿?”

copyright Banbijiang

法官狼狈地摇了摇头,然后起身回答: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会去接他。”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想走。这我已经料到了,如果一疏忽,伊巴雷克就会出事。于是拽住柯查巴西的胳膊,同时命令警察: 内容来自半壁江

“去把伊巴雷克找来!一定要保证他完好无损到达这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不一会儿,两个警察就带回了店主伊巴雷克。他的双手被绑在背上。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究竟犯了什么罪,要被绑起来?”我问道,“是谁叫你们这么做的?” 半壁江中文网

柯查巴西摇摆着头回答说:

banbijiang.com

“是穆巴拉克。”

]3 `. u7 p* T. |' |/ f. y, S8 D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