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我们来到那个养牲口的那个房间时,柯查巴西问:“什么?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因为是黑夜,动物给我们添了点麻烦。牲口都没有拴住,而且怕光和陌生人。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哪里有马,哪里就有养马人,”哈勒夫说,“来,从这儿出来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他们。”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三个被我们绑起来的人还躺在那儿,还是我们离开他们时的样子。最初,没有人说话。我在哈勒夫的帮助下给这三个人松了松绑在身上的绳子,这使他们可以用脚自己站立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马纳赫•巴尔沙,你认识这个人吗?”我问,同时用手指着穆巴拉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安拉诅咒你!”他气得直咬牙。

copyright Banbijiang

“巴鲁德•阿马萨特,你认识他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从文河桥上掉进十八层地狱吧!”他生气地叫喊起来。 banbijiang.com

这时我转向那位典狱长: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只犯了一个罪,即释放了这个犯人。对这两个人的惩罚将是很重的。如果你的表现证明你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罪人的话,对你的惩罚轻得多。对我说真话吧!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认识,”他想了很长时间说道,“他是老穆巴拉克。”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还知道他的真姓名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不知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和你的两个难兄难弟也互相认识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认识。马纳赫经常到他家去。”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们要在梅尔尼克杀害我。这是真的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真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今天作了同样的决定,要在监狱里把我杀死。是不是?”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还有一件事。是不是当你在给伊巴雷克及其合伙人表演牌技时,另外那两个人把他的东西偷了?” banbijiang.com

“不是我,是别人偷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够了!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帮助他们行窃。这方面的情况我听得够多的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转身对着柯查巴西问: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怎么,我说的不对?窃贼难道不在这个废墟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长官,在你和我谈论他们的时候,你已经发现他们了。” banbijiang.com

“那当然!不过我这么快就发现他们,这对你来说会不会不太好,因为你忙了那么长的时间,而都没有结果,这说明你没有尽到你的职责。现在把这三个人关进监狱,严加看管。明天一早,你就把报告寄给马赫雷基,我也把我的报告附上。剩下的事由他决定怎么办。伊巴雷克,你看地上!我想这些应该就是那批脏物。”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把这三个囚犯口袋里的东西统统翻了出来并将它们摆在地上。伊巴雷克看见自己的东西失而复得,别提多高兴了。他刚要把这些东西拿走,柯查巴西说:

copyright Banbijiang

“住手!现在还不行。待会我还要清点一下这些东西,要作为判决的证据和量刑的准绳。”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必了。”我回答道,“我已经将这些物品记了下来,并且给它们估了价。对你来说,这个登记册和实物起同样的作用。”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长官,你可不是官员!”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柯查巴西,我今天已经向你表明,我要是当官,一定比你当得好!我要是想否定你的建议,会比你更详细地向马赫雷基打报告。还是住嘴吧!这也是为你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位法官,看他怎么回答,但是他克制下来了。他一定在想,此时如果意气用事,吃亏的只能是自己。不过,他提出了另外的要求:

]3 `. u7 p* T. |' |/ f. y, S8 D

“伊巴雷克可以拿走他自己的东西,但剩下的东西都归我。”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准备弯腰去捡钱包和其他物品。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住手!”我说,“这些东西已经被没收了!”

内容来自半壁江

“被谁没收?”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

半壁江中文网

“你有这种权利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然有!我已经给它们造了册,你可以作证,证明我没有把它们据为己有。然后我把清单和物件,都寄给马赫雷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一切都由我来办!”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也有你的权利。我把马匹和马具交给你处置。但其他的归我。哈勒夫,把所有的东西收起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位身材矮小的哈勒夫行动迅速,用了还不到三分钟,所有的东西都消失在他的腰带里。 banbijiang.com

“贼!”穆巴拉克小声的说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马上得到了酬报,哈勒夫的鞭子给了他一记极其明确而且感受十分真切的答复。 copyright Banbijiang

接着,囚犯们被带出废墟,来到林中空地。空地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使劲往里挤,都想看看这三个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伊巴雷克大声地讲述他如何幸运地找到了他的失物。他得到全场的称赞。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警察把四个犯人夹在中间押着他们。人群跟在后面议论纷纷。回去的路上比来时的路上要热闹得多。

半壁江图书频道

绅士们也参加到这个队伍里来了。我和哈勒夫留在后面,哈勒夫向我打了个手势。 banbijiang.com

“本尼西,我还有半个火炬,”他说,“这火炬虽然灭了,但可以再点燃。我们是不是去看看那个老家伙的茅草屋?” 半壁江中文网

“去!我们应该去碰碰运气。”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有钥匙吗?我看见你把钥匙放到口袋里去了,你在审判中把恶棍的几个口袋掏得空空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在我身上,但不知道是不是茅草屋的钥匙。”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肯定是的。不是茅草屋的钥匙那还会是哪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们一直等到其他人都离开后,才打开房门。我们重新点燃了火炬,然后便往里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这间可怜的房子紧靠在墙上。从外面看,还以为它只有一个小房间。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前后有好几个小间。就像是充满机关的老宫殿似的,茅草屋狡猾地盖在出口处。 内容来自半壁江

前面的小间几乎是空的,它应该只用来接待客人。当我们正要走进第二个小间的时候,我看见有好几根线,其上部、下部和中部都横牵在大门上空。我小心翼翼地用鞭子的柄碰了其中的一根,忽然响起射击声、猫叫声、狗吠声、乌鸦的声音等好多种声音。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啊,天啦!”哈勒夫大笑道,“我们可能是在老祖宗诺亚的方舟里。本尼西,我想我们还是暂时先不要进去的好,还是等到天亮在进去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很高兴地表示同意。我知道老穆巴拉克的知识很有限,但如果让他发明一种用来防御外来入侵的武器那还是很容易的。于是,我们决定重新把门关起来,把火炬熄灭。 半壁江中文网

我们正要往回走,一个女人突然匆匆向我们跑来。我不认识她,但是她一把拽住我的长袍,我还没来得及制止,她就开口说话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在火炬的光亮中认出就是你,长官,我一定要感谢你。”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是内芭卡。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在上面干什么?”我问她,“我们捉囚犯时,你是不是在那儿?”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不在。看到那种人,我就会变得不高兴。不过,当他们要审判你的时候,我在柯查巴西的院子里。长官,你那时好勇敢,但你也多了一个凶恶的敌人。” banbijiang.com

“谁?你是说穆巴拉克?”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指的不是他,尽管他也恨你。我指的是柯查巴西。”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看得出,他并不特别喜欢我,但作为敌人,我并不怕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过你要小心点。”

内容来自半壁江

“难道他很厉害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的。他虽然身为法官,但暗地里却与黑道上的人相勾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尽然有这种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经常在晚上到这上面来找穆巴拉克。”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不会弄错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没错。虽然是在晚上但我看得很清楚,听得出他的声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原来是这样!你经常到这上面来?” ]3 `. u7 p* T. |' |/ f. y, S8 D

“经常来,尽管穆巴拉克禁止我来。我喜欢夜晚。夜晚是人们的女友,她让人们单独与上帝在一起,不让人们的祈祷受干扰。而且,有些植物只有在夜间才找得到。”

半壁江中文网

“真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真的。有些植物只到了晚上才会开放,到了白天反而很难找到他们。这上面就有这样的女友,我坐在她们身边,和她们说话,静心倾听她们的回答。最近这段时间,我很难这样做了。但今天你揭露了我的敌人,他进了监狱,我现在又自由了,过了午夜就接走一个王后。”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一个王后?也是一种植物?”

半壁江图书频道

“是的。你不知道?”

半壁江中文网

“不知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说她是王后,是因为她一死,整个种群都得死。”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我面前站的这个女人不一般,她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浑厚的女性气质。虽然整天为她的家庭操劳已经使她疲惫不堪,但她却能抽出时间来在夜间长达数小时地与植物说话,探听它们的奥秘。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种植物叫什么名字?”我好奇地问。 内容来自半壁江

“哈奇•马尔亚姆。可惜你不认识她。”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认识她,但我不知道她有一个王后。”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而且在这少数人中,又只有极个别的人有幸发现一个王后。能找到王后的人,一定是非常热爱哈奇•马尔亚姆并详细了解她的种属和生活方式。这种植物不喜欢生活在肥沃的土壤中,只有在贫瘠的山边、岩缝和碎石堆里才能发现他们的踪影。它们总是围成圆圈,有的圈小,有的圈大。不论大小,王后总是在圈的中心。”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对我来说,这是新的。哈奇•马尔亚姆的意思是“玛利亚的十字架”。这种植物德国也有,老百姓称之为玛利亚十字蓟。奇怪的是,不论是在德国埃尔茨山区,还是在土耳其的巴布纳山区和普拉施卡维察山区,其名字正好相同。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内芭卡继续谈论她所喜爱的话题: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种尖头很薄,易脆,长不高,茎细。但是王后却很宽,而且逐年变宽。它的茎像刀片一样薄,但可以长到两手宽,并且支撑着一个又长又细的尖头。头部的底色是深色,有一道明亮的、弯曲的蛇形花纹。这种花纹在夜间发亮。我经常看见这样的亮光,今天还可以看到。如果把王后拿走,她的臣民就会枯萎,一个月以后死亡。否则,它们是可以活很长时间的。我今天去接的这个王后,她大约有十岁了。” banbijiang.com

“你把她接走,她的臣民会枯萎的!” 半壁江图书频道

“不会的!王后走后,将会有一个新的王后生长起来,继承老王后的王位。但这一切一定要在新月以后的星期日做好,因为这一天是基督的圣日,基督的天后是玛利亚。这一天,蓟王后的光亮特别美。即使把她折断,她还可以发光好几个夜晚。这个时候,她的力量最强。今天是新月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所以我今夜去取王后。你如果有时间,可以一起去。”

半壁江中文网

“我很想和你去,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对大自然的这种奥秘很感兴趣。但可惜,我要进城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我明天晚上把王后带给你,她还发光。”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不知道那时我还在不在奥斯特罗姆察。”

半壁江图书频道

“长官,你怎么走这么急?”

半壁江中文网

“是的。我不能在此地长时间逗留。我的时间很紧。你告诉我,王后有什么神奇的力量?” copyright Banbijiang

“一般的哈奇•马尔亚姆当茶喝,可以治痨病,如果患者年纪不大的话。蓟身上有一种物质,可以杀死肺里面微小的病虫。如果是王后,即使是到了晚期的痨病患者也一样可以治好。” 半壁江图书频道

“那你试过没有?” copyright Banbijiang

“没有。但是我相信,上帝是万能的,如果他愿意,他可以给极小的植物以巨大的力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明天来吧,给我看看王后,如果我还在这里的话。你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吗?” 半壁江中文网

“我听说过。晚安,长官!”

半壁江图书频道

“祝你幸运,能遇上王后,内芭卡!”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她唱了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接着我们便动身返回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本尼西,你相信关于王后的说法吗?”哈勒夫问我。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不怀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从未听说过,植物有主宰者。” ]3 `. u7 p* T. |' |/ f. y, S8 D

“就是说,你不相信她的话。明天她把哈奇•马尔亚姆的那个统治者带来的时候,你也看看。”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万万没有想到,日后这枝王后竟然成了挽救我生命的良药。内芭卡为了她,现在还待在上面。后来,她就成了我的救命恩人。王后的确是一种很特别的植物。我在萨克森埃尔茨山区的沙伊本山和黑山之间的一片树木被砍伐成光秃秃的山顶上找到了一群玛利亚十字蓟。为了找到它们的王,我在那里整整待了四天。

半壁江中文网

蓟生长的地方,是一个很正规的圆。我围绕着圆周转了好几圈,然后不断缩小半径,渐渐地向中心移动,但最终没有成功。最后,在我经常经过、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我所要找的对象。她被一束厚厚的、干枯的草盖住。看来,内芭卡的描述是对的。我小心翼翼的把她剪了下来,一直保存至今。大约过了有四个月,当我再次来到安纳贝格的时候,虽然时间很紧,但我受好奇心的驱使步行来到当时找到她的地方,她的臣民都枯萎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在奥斯特罗姆察,我相信了内芭卡所说的,是的,我相信了她。伟大的林内用赞美的语句述说过,他最好的发现和观察,是在看到一个普通人所做的手势后成功的。与所谓有身份的人相比,这位人民的孩子更喜爱观察大自然的奥秘。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