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多米尼克找到一辆小客车,可是一名戴着耳环,有道伤疤的维京人出现在金属绿色的沃克斯豪尔新君威上。他们把包放在腿上,雨水溅在车窗上,在上面蒙上一层水汽。班吉挤在妈妈和黛西之间。他很喜欢这样,因为这让他感到安全和温暖。他和帕维尔打架,溅了帕维尔一裤子的血。此后一周,家人禁止他和帕维尔玩,他只好独自待在家里。他喜欢去度假,尤其因为将获准每天晚上吃布丁。他从来没和理查德舅舅说过话,但是他知道,他是一名放射科医师,他把管子插进人们的腹股沟,将它推入他们的大脑,像扫烟囱的人那样清除堵塞物,这个想法很妙。一辆拖车驶过,溅起水雾,有一阵子,汽车好似行驶在水下,于是,他想象自己处在《红色拉克姆的宝藏》①中的鲨鱼潜艇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亚力克斯合计出这个假期将让他付出多大的代价。他将错过两次在出租录影带商店的轮班,两次遛狗。少挣123英镑。不过,山区很不错。许多孩子认为他很无趣。他不能不在乎。如果你挣不到钱,你就麻烦了。照这样下去,他不用贷款就能上完大学。他搓搓前额。左眼的后部有点不适,咽喉的后部发酸。再过十五分钟,那种疼痛又会袭来,一阵石灰绿色的雪扫过他的视野。他打开一条窗缝,呼吸着寒冷的空气。他需要黑暗。他需要安静。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噢咿!”爸爸说,可是,他转过身,看到亚力克斯脸上的表情。“要不要把车开到路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亚力克斯摇摇头。

]3 `. u7 p* T. |' |/ f. y, S8 D

“十分钟,好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们拐下主干道,突然走出了雨雾,世界变得清净而闪亮。他们沿着海岸转过一个小山顶,奥发大坝在眼前隆起,山脊上出现一道金色裂缝,恰似天空被撕裂,任由远处的光线倾泻而入。

内容来自半壁江

“天啊,蝙蝠侠。”班吉说,没有人斥责他。 半壁江中文网

蜂蜡和新鲜的亚麻。路易莎站在卧室中央。幽深的地下传来嗡嗡的声音,声音微弱到刚能听见,空气里闪过一丝寒意。她后脖颈上的汗毛竖了起来。曾经有人在这个房间里受苦。她感觉得到,那是从童年时期开始的痛苦,就在这幢房子里,就在那个走廊上。后来,克雷格买下丹麦人的谷仓,可是她在那里待不到五分钟就受不了了。他告诉她,她太可笑了。一个星期之后,她听说有个小男孩曾经藏在那个卧式冰箱里。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梅丽莎漫步走过大厅冰冷的瓷砖,走进日光明亮的矩形房间。她取下耳机。那种寂静,仿佛只有一种声音,其中汇聚了其他各种声音,青草相互摩擦的声音,远远传来狗的狂吠声。她用一块茶巾擦干长凳上的雨水,坐下来看《爱无可忍》,可是,她一句话都看不进去,因为她以前从没有在乡下连续待过五天以上。二〇一一年的凯尔摩尔地毯,滑索,百加得冰锐朗姆预调酒。卡莎在阵雨中癫痫病发作。在这里真的绝对没有什么事可做。她的包底下有两支大麻烟,可是,她不得不在那里伴着绵羊吸掉它们。理查德神智恍惚。天啊。想象一下。“啊呀,我认为我感觉不到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有多么惊人。我们没有更多的饼干了,是吗?”但是,仔细想想,这里景色优美,巨大的绿色盆地,移动中变化形状的云朵,木材燃烧散发出的烟味。一条香蕉黄色毛毛虫在长凳的扶手上翘起尾部,像个小问号。她正打算把它弹掉,忽然猜想它在一本儿童读物中有个名字。突然,一辆绿色出租车闯进大门,亚力克斯和他弟弟像小丑似的从一辆马戏团的车门蹦下来。

半壁江图书频道

“奥尔崇谷壮丽的景色……名列第二……和谐的修复……添加第二个浴室……大型私人花园……灌木,成熟的树木……溺死的危险……混合龙头?……滚筒式烘干机……收不到电视……每个星期1200英镑……所有合理的损耗……美国运通……化粪池……”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多米尼克帮着司机卸车,班吉在撒满面包屑的隐蔽处找回那个公文包的铰链。理查德一只手臂拥抱安吉拉,他的茶杯有手臂那么长。先前下的雨闪闪发光,狗依然在远处狂吠。黛西握住理查德的手,说,“很高兴又见到你。”仿佛他们是同事,这使他略感不安。于是,他转向班吉。“你还好吗,小伙子?”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梅丽莎盯着亚力克斯两秒钟,他暂时忘记了恶心。“拉开拉链”。也许正常的形式真的具有悬念。梅丽莎看出他多么想得到她,也看出他是多么天真,这一周有可能不再空虚。她慢慢走向前门,他的凝视像阳光一般罩着她的后背。“贱女人。”安吉拉暗想,可是,亚力克斯能够看到第一波绿雪,不得不进卫生间。黛西暗想,她拥有那种受过严格训练且老于世故的目光。慢动作甩着头发。学校里有点冷冰冰的小女巫领袖。然而,时尚与流行的东西都是肤浅的东西,稍纵即逝。黛西必须记住那一点。虽然如此,肤浅的人也是人,同样应该得到爱。 copyright Banbijiang

沃克斯豪尔新君威向四点钟方向掉头,开走了,一路上刮擦了多处,花园里静下来,结果,那只红风筝往下看,只会看到大片割过的草地向山谷对面倾斜;一幢房子,自信地坐落在它的几何中心,宏伟,庄严,坚固得不像农舍。上下拉动的高大窗子,躺在细长街道上的灰色石头,一幢房子,艾略特①或奥斯丁②有可能会安排住进一个牧师和他绝对暴躁的姐妹们。干垒石墙环绕着这座花园住宅的边界,墙上打开两个大门,一个供步行者使用,一个供马车使用,都是华丽的铸铁门,现在已经布满锈斑。一个状似奔跑狐狸的风向标。那里有许多杜鹃花,还有布满蛙卵的人工浅水池。柴房里有一具马头骨。 半壁江中文网


]3 `. u7 p* T. |' |/ f. y, S8 D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