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亚力克斯在冰冷的水龙头下冲洗自己的嘴,闭着双眼摸索着穿过楼梯平台返回。他躺到床上,用枕头盖着头,挡住光和噪音,蜷缩成球状。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在厨房,路易莎用一杯红葡萄酒留下安吉拉。那昂贵发霉的味道。“梅丽莎是素食者。我也很愿意不再吃肉,可是,理查德有点守旧。”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她为什么不喜欢这个女人?她那米黄色的高翻领,她举起量杯凑近灯光的样子,仿佛那是注射器和安危未定的生命。洋葱在锅里嗞嗞作响。她想起上学期,屠夫卡尔杀死那只猫的事情。“它们靠着墙使劲摇晃,小姐。”她认出了那位来自“循环能力”的警察。卡尔的脸冷酷无情。所有那些男孩子,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不需要他们,而不良行为是他们留下一点印迹的唯一办法。“但是,人们吃牛肉。”这是他一年到头说过的最智慧的话。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只有上帝知道她将如何在这里活下去。”路易莎说,“这里距离最近的杰克•威尔分公司也有一百英里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奥发大坝上洒满阳光,停着一台黄色的拖拉机,摇摇欲坠的谷仓屋顶铺着波状钢,山坡那么陡,黛西感觉好像自己在朝飞机的窗外看,除了风没有任何声音。她几乎可以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拿起那台拖拉机。这是伊甸园。这不是神话,故事就发生在当下。这是我们被驱逐的地方。一只猛禽掠过山谷,消失在绿色的远方。她的足弓处阵阵刺痛,令人晕眩。诸世纪将像天空吞没那只鸟一样吞没我们。早些时候,她和梅丽莎曾经在楼梯平台擦肩而过。她打了招呼,但是梅丽莎只在绕过对方时盯着她,意大利西部片的风格,一切都是慢动作。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辆沃尔沃绕来绕去,从龙城慢慢爬上来,在扭曲的路上时而消失,时而再现。顺着小山,她可以看到在有围墙的花园里,班吉挥着一根棍子做日本武士的动作。“嗬……!呀……!”没人能看到她在这里,没人能够评价她。她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看见把她困在里面的动物,它在成长、进食,它也有渴望。她最希望的是看上去很普通,这样人们的目光就会掠过她。因为妈妈错了。这并不是相信这个或那个的问题,并不是区分好与恶、正确与否的问题,而是要找到那种力量,那种能够承受活在世上所要面对的不适的力量。

copyright Banbijiang

云彩在高空翻滚。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梅丽莎,无法摆脱。梅丽莎拥有某种魅力,那种内心温柔的可能性,那种剥去伪装的挑战性。 ]3 `. u7 p* T. |' |/ f. y, S8 D

多米尼克和理查德手里拿着啤酒,站在花园围墙那里向外看,甲板上的绅士,远方平静的绿色海洋。“安吉拉告诉我,你给自己找到一个在书店的工作。”据说,多米尼克已经失业九个月了。“是预约订购还是连锁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水石书店。”多米尼克说,“说实话,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工作。”他抬头看看。因为有火山灰,天上没有航迹云。田野小径终止在半山腰,让位于金雀花、欧洲蕨和岩屑堆,山峰与天空相交之处的黑暗,《指环王》中的兽人领地魔多和夏尔郡相距五十码。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真的吗?”理查德问。可是,要是自己做生意怎么会失业呢?当然了,一个人多少总能找到一份工作。天才的音乐家也一样。理查德还记得,几年前去他家串门时,多米尼克用爵士版儿歌“一闪一闪小星星”和贝多芬风格的儿童电视节目《蓝色彼得》主题曲款待孩子们。但是,他以为广告、洗衣粉和巧克力棒作曲为生。理查德发现,一个人从事某种职业却不求达到一流水平,让人很难理解。安吉拉也是如此,不过,她是带着孩子的妇女,这不一样。而今,他错过了一切。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神奇的地方。”多米尼克说,同时慢慢旋转身子欣赏全景。

copyright Banbijiang

“欢迎您。”理查德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班吉停在边桌旁,懒散地翻着《卫报》。这份报纸迷住了他。有时,他无意中发现一些令他害怕的事情,那些他希望自己发现不了的事情。强奸、自杀、轰炸。可是,成人秘密的吸引力太强了。“深水地平线钻塔漏油漂浮在四千平方英里海面……摩加迪休,三十人被炸弹炸死……鲸鱼胃里发现五十公吨垃圾”近来,他想到很多有关死亡的事情。卡莉的爸爸四十三岁,心脏病发作。外祖母的葬礼。电视上一名患直肠癌的妇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放下报纸,开始探索这幢房子,依次进入每个房间,在心里绘制逃生路线和可能隐藏着敌人的地方。他不能进卧室,因为亚力克斯偏头痛。于是,他下楼,想找一把小刀制作长矛,可是路易莎舅妈在厨房。他只好来到外面,在木屋里找到一根大棍子。他砍断一个僵尸的头,血从脖子残端喷出,头躺在地上,用德语大喊大叫,直到他的马蹄将它踩碎。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