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亚力克斯让腿滑过床边,慢慢坐起来,汗水浸透了衬衣。他感觉头部受了伤,一切物体的色彩都走了样,他仿佛被困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电影里。起码梅丽莎没有看到他的这个样子。在学校,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他必须去医务室躺下。他努力克服,把它当成咄咄逼人的对手,凭借坚强的自制力将它打败。但是,他知道,有些孩子认为那是癫痫症或真正高度近视之类的毛病。他搓搓脸,闻到楼下炒洋葱的味道,也听见班吉在外面与假想敌打斗的声音。“嗬……呀……!”

]3 `. u7 p* T. |' |/ f. y, S8 D

梅丽莎啪地打开德国红环牌铅笔罐。铅笔,浅灰色橡皮,手术刀。她削了一只3B铅笔,把卷曲的铅笔屑扔进柳条垃圾箱。停顿片刻,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开始绘制花朵。美术在学校并不重要,因为它不会把你送进法院、银行或医院。它只是与设计和工艺粘边的琐屑之事,会画画的孩子就能得到A级,好似第二语言,但是,她喜欢炭笔和真正优质的水彩,喜欢在利诺板上推滚黏稠的黑色油墨,也喜欢科帕牌印刷机起伏的大黑杆臂,喜欢安静和那些大白墙。

半壁江中文网

黛西走进起居室,发现亚力克斯坐在沙发上喝冰水,盯着空壁炉。“你还好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世界之巅。”他举起杯子假装干杯。冰块晃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总是这些不自然的对话,就像鸡尾酒会上的陌生人。“我上山散步去了。好像,那上面是亚力克斯世界。”他似乎困惑了一会儿,仿佛努力回想自己在哪里。“是的,我想是吧。”

半壁江中文网

几年以前,他还是个自负的青年,无法坐下来完整地吃完一顿饭。他从蹦床上跌落,用打上石膏的胳膊当棒球棒。他们和班吉玩追逐游戏、蛇梯棋和捉迷藏,像睡狮似的叠罗汉,躺着看电视。现在,他好像成了另一个物种,对生活那么无动于衷。爸爸垮了也几乎没有触动他。她曾经看过他的一个历史随笔,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的经济问题和被当作替罪羊的犹太人,她惊奇地意识到,那里有一个有思想有感觉的人。“你认为梅丽莎怎么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她挺好。”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说的是废话。显然,他迷恋上了她,因为男孩子想不到任何其他的事情。她想笑,想抓他的头发,开始玩他们过去经常玩的打斗游戏,但是有个力场,规则已经改变了。她伸手去摸他的后脖颈,但差几厘米时,停下了。“晚饭见。”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当然。”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理查德打开壁炉吱呀响的铁门。炉灰升起,落在他裤子的膝盖处。他从大篮子里扯出一张报纸。太子港的毁灭。一个小男孩被拉出碎石堆的模糊照片。在可爱的孩子遭受折磨之前,没有人真的在乎这件事。所有那些患白血病的金发姑娘,伦敦黑人青少年一周内每天都在受伤。他考虑引火物的可能性,但是这好像有点女人气,于是,他在揉皱的报纸周围将引火物搭成圆锥形。他的脑海里飘过女孩夏恩的影像。“她划向上泰晤士河。”想想别的。他划着一根火柴。天鹅维斯塔斯牌火柴。火柴摆在盒子里的样子让他联想到索普锯木场堆放的树干。报纸点着了,火苗好像风中摇动的桔色旗帜。他关上门,打开通风口。空气呼啸而入。他的膝盖疼了。他需要多做运动。他想象稍后和路易莎做爱的情景,想象淋浴后,她那白皙的皮肤,还有可可油沐浴露在她身上散发出的蛋糕香味。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们藏在树林里。”黛西说,“带着弓箭。我们得到了秘密计划。”

banbijiang.com

“干什么的秘密计划?”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她剥下长凳边缘的一块苔藓。“制作月球火箭。”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没意思。”班吉说。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她想着带弓箭的人。很久以前,他们真的在这里,不是吗?猛犸象,穿有衬架裙子的女士,头上的喷火物。那些地点依旧,时光却像风扫过草地一样流过那里。就在现在。这是转入过去的未来。一个物体成为另一个物体。就像火柴头上的火焰。木头转变为烟。如果我们能燃烧得更明亮该多好。深夜,谷仓一片喧嚣。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