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朱明月当年之所以能成为村里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是父母改变了他的命运。大学四年的学费,也耗尽了父母一生的心血。这些年他从来不敢忘本,大学一毕业拿到第一份工资,他就全部寄回了家,自己却躲在宿舍里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工作几年之后,他把所有的积蓄都寄了回去,帮助父母盖房子,让他们成为全村第一个住上三层小洋房的家庭。后来定居北京,他又把父母接到了自己身边,准备让他们安度晚年,享享儿孙福。可惜事与愿违,一则房子太小住不下,二则老人在北京语言不通无法交流,老两口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坚持回去了。虽然老人最终没能在北京定居,但朱明月这么多年做的一桩一件,早已奠定了他成为当地村庄人人称赞的大孝子。

这回父母巴巴地特意从老家赶到北京,可见对这个刚出生的孙子的重视丝毫不亚于他这个儿子。父母把族谱拿出来,指着“诗”字辈,对着夫妻俩说,已经在老家请了算命先生给孙子取了一个好名字,叫朱诗雨。按生辰八字算,孙子命里缺水,名字里有个雨,最好不过了。

张小七一听这名字,反应强烈,坚决不同意。

这完全是个女孩名,将来儿子长大了,一个大老爷们,叫个女里女气的名字,免不得受人嘲笑。如果说到命运,正如护士所言,儿子出生就跟七结缘,七月七日,七斤七两,也许几十年才出这么一个。她的名字有个七,如果儿子的名字也有七,也意味着生命延续的意思。

所以,儿子最适合的名字应该叫朱七七。

朱明月犯难了,老婆和父母的意见都对,出发点都很好,怎么办?

就因为这件小事,婆媳之间的关系从沸点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张小七在孩子的问题上态度坚决,始终不让步:名字不是小事,会伴随儿子一辈子。爷爷奶奶认为族谱是大事,名字好不好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带来好运气,能否得到列祖列宗的保佑。

大家都说,世界上最难调节的关系就是婆媳关系。朱明月为了不火上浇油,只好采取明哲保身的做法。折腾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老人让步,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北京回了老家,这个家才算真正消停。

朱七七在幼儿园被老师灌输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嘴里常常念叨《三字经》和《弟子规》,尤其对“做错事要道歉”这个道理有一种惊人的悟性和执着。但他总记得别人做错事要道歉,从来记不住自己。

“乖,赶紧起床!”

“不起床。爸爸做错事了就得赔礼道歉,老师说的。爸爸得道歉!”

“迟到了老师会不高兴的,到时就得不到植物大战僵尸卡片了。”

儿子特别怕老师,一听这个,还真不敢闹了,穿好衣服就去上厕所。到了洗手间,见门关着,又想起刚才的事。

“爸爸,我要尿尿!你出来!我要尿尿!”

“等一下。”朱明月在厕所里面闷声说道。

“不行,不行!现在就出来!”

“你烦不烦啊?!”

“爸爸,你赖皮,做错事了没有给我赔礼道歉。”

朱明月没心情搭理他。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你出来,要不你给我赔礼道歉。”

七七又扯着嗓门喊道。

朱明月一听“选择”两个字,好不容易憋住的火噌的一下冒了上来,拉开厕所门,瞪着双眼,朝儿子大吼一声:“你皮痒啊,欠揍是不是?”

儿子愣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随即哇哇大哭。

张小七正在布置碗筷,听到声音赶紧过来,一手搂着儿子低声哄着,回头白了一眼丈夫:“你大清早吃火药了?!看谁都不顺眼。”

“对,对,爸爸就是火药桶,凶我。”

七七边抽噎边不服气地说道。

张小七怕父子俩再吵起来,赶紧带儿子离开,侍候小家伙上厕所,刷牙洗脸,吃完早饭。这个时候,朱明月也穿戴好,站在门口等着。朱七七站住不动,又一次撇着嘴不甘心地说道:“爸爸,你要给我赔礼道歉!”

张小七紧张地看了一眼朱明月,朝他使眼色。

“好吧,爸爸说抱歉,儿子,对不起!”

朱七七高兴坏了。小家伙使劲忍住笑容,故作严肃的样子拍了拍爸爸的胸口:“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下次可要注意啊!”

张小七看着丈夫石化了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