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两年前,朱明月他们这个朋友圈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个去了天堂,另一个差点去了地狱。

去天堂的那个朋友,刚满三十岁,是一位大卖场某国内品牌专卖店的负责人,妻子是一名舞蹈老师,儿子出生不到半年。就是这样一个温馨甜蜜的家庭,却突遭横祸。这位朋友平常身体非常好,从不生病,甚至连感冒也难得有一次。然而,就是因为连续加了几天班,周末又和兄弟们熬夜泡了一次酒吧。在周一的会议桌前突发脑溢血,人还未送到医院就去了。

消息刚传来,所有人惊讶不已,谁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前一天还活蹦乱跳,一起喝酒划拳的兄弟,转眼间就只能在太平间里看到冷冰冰的尸体。这件事让他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常和短暂,生死祸福谁也不能把握。

同年底,又有一位朋友出事。

这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室内设计师,四十多岁,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

在建材这个行业,一直有些潜规则,大家都彼此心照不宣,比如说返点和回扣。

这位设计师因为十五岁的女儿要去国外读书,急需一笔钱。于是在给一个东北老板做别墅的室内设计时,从中拿了厂商一笔回扣。这本不是大事,但问题是,他看着这个老板财大气粗,底子很厚,于是做差价时超出了行业规则,以平常默认的比例翻了几倍。然而,正是这个超出常规的返点比例,却让他差点一脚踏进了地狱。

设计师没想到会遇到一个狠角色,这个东北老板之所以财大气粗,是因为在当地关系深厚,黑白两道通吃。几个月之后他无意中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勃然大怒,令他生气的不是亏了多少钱,而是丢了多少面子。盛怒之下,东北老板花钱找人,在一个黑灯瞎火的晚上,挑了这位设计师朋友的手筋和脚筋,他从此成了废人。

后来,警方参与调查与侦破,但很快就不了了之。而平常来往的这帮朋友能帮上忙的很少,说到底大多数都是替人打工的高级民工,并无真正的社会资源,最后只能捐点钱略表心意。

自从发生这两件事之后,整个圈子的人都很有默契地改变了以前爱泡酒吧玩通宵的习惯,更多注重起健康养生,以及各种体育锻炼,同时心态上面也有些改变,对金钱的追逐和野心也不再那么强烈了。

尤其是朱明月,心态坦然很多,很多事都不再像以前那样计较,也不再每年给自己设定过高的目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慢慢地养成了每周打一次篮球的习惯,有时跟朋友一起打,有时是跟小区的邻居们一起。反正在北京的同学不多,再加上平时联系少,硕果仅存的也就是施凯了。

或许是因为经常锻炼的缘故,让朱明月引以为傲的是,即使经常打满场不休息,也只是一件平常事。尤其难得的是,身体还没走形,啤酒肚和脂肪肝也没找上门来。

他们这群人里,有一个人比较特别,叫于军,以前是一个非常勤勤的老实人,做事踏实,生活严谨,不善言词。跟那位突然离世的年轻卖场经理既是好友又是同事,好友开会倒在桌上的那天早上,他就坐在他的旁边,亲眼目睹全过程。帮忙料理完好友的身后事之后,他去了一趟西藏,面对那木错湖的纯净和雪山的雄伟,突然醒悟生命的渺小,觉得以前的生活一片苍白。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