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怎么刷油脂比拔罐还疼啊?”

“会有一点,精油燃浇,本来就有助于减肥,再通过刷子多刷几遍,更容易渗透,效果会更好。”

张小七刚想分辩,突然听到空气中传来另一个女人叫疼的喊叫,比自己还大声。

“隔壁也在做减肥?”

“是啊,现在夏天来了,十个顾客当中有八个是来减肥的。”

“唉,做女人真可怜!”

听到张小七的感叹,欢欢和减肥师都笑了起来:“爱美之心,人人都有。一个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所有人看着都赏心悦目。更何况容貌和身材是女人一生当中最重要的财富,谁敢不重视?!”

“什么时候能看到减肥的效果?”

“一般人三天就能有感觉,你连续做完三天称称体重,到时看看减了没有。”

“真的有效果?”

“当然,我们这儿多少顾客啊,每个人都能减下去不少。尤其像您属于初次减肥,效果肯定很明显。您是我的老顾客了,我怎么可能说假话,放一百个心吧,一个月之后肯定给您一个惊喜。”

明明知道欢欢这张嘴不简单,口齿伶俐又能言善辩,但张小七听完仍然很高兴,仿佛一阵凉风吹来,全身舒畅,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也减少了好几分。

半个月下来,朱明月对张小七这种既浪费金钱又伤身子的做法,开始有意见了。

每天,他和儿子在餐桌上吃得津津有味,张小七却坚持只吃一个西红柿,外加一杯白开水;好几次想亲热,脱掉衣服看到的却是一片青紫皮肤,全身如浇了一盆冷水,兴致全无;周末去游泳,别人看到她全身的斑点瘀痕,还以为是家庭暴力导致的,恶狠狠的目光让他尤为尴尬。

朱明月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哪里来的这股毅力,可见妻子不亦乐乎的样子,又不忍泼冷水,有时也免不得劝导:“有没有用啊?”

“有用的,已经瘦八斤了。”

“痛吗?”

“当然痛啊,每天要拔罐二十多个,还要用大刷子全身刷个遍,很痛。”似乎怕朱明月不相信,她又强调一句,“真的很痛啊!”

“你不是最怕疼吗,这又何苦呢?”

“女为悦己者容啊,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又不是我让你去受这个罪。”

“你还说,”张小七本来只是想撒个娇,说着说着,倒有点真上气了,朝他扔了一个白眼,“天下乌鸦一般黑,喜新厌旧的男人都该死!”

朱明月忙赔着笑脸说道:“你放心,即使你变成黄脸婆,我也不会不要你。”

“谁知道呢?男人的话若能信,母猪都能爬上树。”

朱明月乐了,搂紧老婆,狠狠亲了一口:“这辈子,我只爱两个人,一个是朱婆娘,一个是朱小子,反正离不开猪字。”

原以为会换回女人的感动,没想到,耳朵里听到的却是张小七哀怨的一句感叹。

“一辈子,太长了,谁又能知道以后的事啊!”

“怎么了?突然变得多愁善感了。”

“老公,”张小七转过身突然紧紧抱住他,用可怜兮兮的眼光瞧着,“你爱我吗?”

朱明月被妻子盈盈秋水般的明眸瞅得忍不住心里犯嘀咕,这是唱的哪出戏啊?嘴上倒是很快回应道:“当然爱了。”

“说得太快,根本没思考,敷衍我。”

“真的,真的爱你。”

“假的。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爱?”

他愣了一下,这个字真的好久好久没人提过了。想当年,他追求张小七的时候,可没少吃苦头,这么美丽的鲜花能摘下来,得打败多少居心叵测的竞争对手。为了每天一封情书显得既有情调又不肉麻,他拿出了当年高考的决心,苦心钻研诗词歌赋,什么《诗经》啊、《唐诗三百首》啊、《宋词精选》啊,甚至连柳永、纳兰性德的作品都熟读了一个遍。

最后《牡丹亭》题词里的一段话,打动了她的芳心,让这个女人既感动又唏嘘。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尽管现在,这句诗词再重新念出口,会令人感到无比矫情与肉麻。可是当年,朱明月是真的爱这个女人,爱到差点为她放弃工作远走他乡;爱到三更半夜无法入眠睁眼到天亮;爱到看她笑而高兴,看她哭而伤心,看她悲伤而心痛。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