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真主保佑你,老爷,你是在迎着一个很大的危险义无返顾地走去,你还没有用你智慧的双眼去仔细想过这个危险。假如商队向导问你在沙海中做什么,那你怎么对他讲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会告诉他我从阿加德兹来,迷路了。或者在这个情况下我什么也不对他讲。至于向导会带给我的危险我会置之一笑的。哈哈!” 半壁江中文网

约瑟夫和哈桑的牲口走的没有像特布人和我的快,所以我命令他们当我们快步向前跑时就慢慢跟着我们。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们前边的商队真的是遇到了大麻烦,因为我们不断发现因为疲劳或是出于绝望而被抛弃的货物。种种迹象表明,牲口已经变得越来越疲劳了,走得也越来越慢了,特别是马匹像是就要倒下了,因为它们常常绊跌。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时我们终于看到了在我们前边的沙丘间有几顶白色风帽,而且我们很快赶上了商队最后面的一名骑手,他的牲口最疲劳,只能艰难地跟着遗弃不要的牲口走着。他们对于精力充沛我们的出现感到既兴奋又惊奇,很快恢复了快活的表情向我们致意问好。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个商队的向导是谁?”我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尊敬的老爷,给我们一些水喝吧!”他回答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把随身拿着的一个大水袋递给他们,一瞬间差不多整个商队都聚集到了我们身边,一切的人都渴望得到水。唯独两个人并不急于讨水喝,一个是个塔尔吉人,骑着一头优良的毕沙林乘骑骆驼;另外一个是阿拉伯人,他是徒步走在最前边的那一个。两个人都用一半惊奇一半敌意的目光看着我。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尽量让每个人都能从水袋中得到一点水,然后第二次重复了我的问题:

半壁江中文网

“你们谁是向导?” 内容来自半壁江

毕沙林骆驼上的那个人走过来了。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就是向导,有什么事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你好!难不成你没有听到我的舌头已向整个商队致意,没有看到我的手已向需要水的每个人给了喝水了吗?从何时开始信真主的人的嘴唇在旅行者向他祝愿幸福与和平时紧闭起来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特布人惊呀地看着我,他是勇敢的,但他或许从来没有用这种声调和塔尔吉人讲过话。向导的眼睛睁得比特布人的还要大。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好!”他简短地问好,恰如商队杀手派到阿尔及尔的信使一样。“你有多少条命让你的舌头如此讲话?”他骄傲地补充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恰好和你的一样,就只有一条,然而看来更可爱的是我的而不是你的那条命。”

]3 `. u7 p* T. |' |/ f. y, S8 D

“为什么?”他大吼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必需表示和解。 banbijiang.com

“因为你在这个沙漠中迷了路,假如你不能重新找到正确的道路就将挨饿缺水直至痛苦地死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从来不会迷路,”他回答道,可还是无法隐藏一种深深的担忧。他自然觉得我认为是他现在会把商队往错误的方向上领。“真主给了我们干燥的空气,让我们的水快完了,他将会在明天把我们领到一个泉水旁边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个商队要到哪里?” copyright Banbijiang

“去加特。”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也到那边,可以让我和你们一起前去吗?”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放心地深吸了口气,即使他并不知道我对他泄露的情况什么也没讲意味着什么。

banbijiang.com

“你是什么名字,是哪个部落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是德国人,你的舌头发的是我的名字的音。”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是德国人,一个基督徒?”他问道。他把身体转向其他人。“你们纵容自己从一个异教徒那里喝到了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从我站的地方退了回去,但我却把我的骆驼拉到更靠近他的地方。

banbijiang.com

“不要忘了这些话,向导,因为你将不得不为此而付出代价。”

copyright Banbijiang

自从我公开承认自己是一个不信真主的人以来,他知道自己安全了。毫不怀疑的是,这些组成商队的伊斯兰教徒并不相信我。现在,我明白了我出现时他为什么如此怀疑地打量我。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是从谁手里得到这头毕沙林骆驼的?一个真正的穆斯林是不会把这样一头牲口卖给一个异教徒。”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是一位信徒送给我的礼物,因为我把他从狮子口中救了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说谎!异教徒是害怕地震先生的,而拥有这头毕沙林乘骑骆驼的人不会是从狮子爪子下出来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握住了我的赶骆驼用的鞭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听着,向导!你再讲一遍我撒谎,我就马上把这鞭子抽到你的脸上。你知道《古兰经》讲过:米凯尔、洛布莱尔、伊斯拉斐尔和阿斯莱尔这四位大天使是不允许一个被基督徒打了的信徒进入天堂的。”

]3 `. u7 p* T. |' |/ f. y, S8 D

这是能够触动他的最厉害的侮辱。那个我刚刚第一个给他水喝的已经精疲力尽的骑手威胁地对向了我,而那个向导则从腰间拿出了手枪。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从骆驼上下来,异教徒!要不在你能把灵魂付托给你的上帝之前,魔鬼将会轻轻地取走你的性命。”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勇敢的特布人扳上了抢机,他紧倚在我身边,并握住了长予来保护我。现在我能试验一下在死湖所得到的“阿拉马”的威力了,向导知道我的毕沙林骆驼,他因此也应认识送给我骆驼的人。除这个外我发觉,不论是他还是那个首席驼手身上都有出卖了他们的字母——“A.L.”,这两个字母已经告诉了我一切。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拿出了那块珊瑚块并把它举向他面前。 banbijiang.com

“把你的武器收起来,要不魔鬼拿走的是你的灵魂而不是我的!你不服从我?” banbijiang.com

我看到他是如这个的吃惊。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真主伟大,老爷!你处于一个权力比魔鬼更强大的人的庇护下。你讲的是真话,你把一个信徒从狮子的口中救了出来,所以你得到了他的乘骑骆驼。和我们一起走吧,能走多长距离就走多长距离!” banbijiang.com

这是我愿意看到的结果,这个许可让我成了商队的成员,并让我有了机会可以为了商队的幸福和向导交涉。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就继续走吧。我的仆人将跟着我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有多少仆人,老爷?”他问道,又有些不信我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除这个以外,还有两个。在我杀死地震先生时他们也都在场,他们到来时你可看看它的毛皮,还有中了我的子弹的豹子的毛皮。” 半壁江中文网

“你在沙漠中做什么?”

半壁江中文网

“我想要杀死阿萨德•贝,也想和其他贝谈谈。”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他感到很满意并示意继续往前骑行。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和特布人有意在慢慢地往前移动的队伍的最后面,这样可以方便我们交谈。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真主仁慈,老爷,他保护着信徒们,可你是个基督教徒,却敢于冒生命危险,虽然真主并没有给你帮助。”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住在天堂的上帝掌握着一切权力,而我也是他的子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没有穆斯林敢像你那样和向导讲话,死亡天使在你头上飘浮着。你很像埃米尔老爷,像强盗杀手一样强壮勇敢。”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一只勇敢的手指要比两只握满了武器的手还要好,你也是既勇猛又忠诚,我会把这告诉埃米尔老爷的。我们会在巴布古德找到水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那里有两处隐蔽的水井,可够十头骆驼饮用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假如这个商队没有被商队杀手消灭的话,那么直至得到救助之前还能维持下去。”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将采取什么办法来救他们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要先想想一下,埃米尔老爷是在沙丘之门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在那里等着,因为他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抵达,所以很有可能他只做短时间停留。”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个商队会到沙丘之门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不,向导会从沙丘之门的边缘把他们引到沙丘中,并在那里袭击他们。”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一估测是有充分的理由的,我在认真地考虑怎样既能够救下商队,同时又可以找到让强盗落入我手中的最安全的方式。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能轻松就把向导和领队解决了,但在我还没有证明他们和商队匪帮有联系时,这样做也可能会让别的阿拉伯人危及到我,而且会破坏我的真正目的。我不得不控制住沙漠匪帮,为的是能解救雷诺•拉特劳蒙,在我们采取最终措施之前,应尽量先与埃默利会合。

半壁江图书频道

约瑟夫和哈桑在这其间也赶上了我们,我暗示他们为我们自己藏好一袋水,并把其余的备用物品都分给了商队。没过一会儿,大个子哈桑已经和商队的成员们混得很熟了,夸耀着自己的和他们的名字。而且如我所觉察到的那样,哈桑也总是以适当的尊敬提及到了我。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时向导停住了他的牲口,让队伍从他前面先过去,直至等我到了他的跟前。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老爷!你知道送你乘骑骆驼那个人的名字吗?”他和我单独留在其余人的后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基督教徒救助他人从不探问他的名字。”

banbijiang.com

“那么你也不知道他是谁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是你这样的人。” ]3 `. u7 p* T. |' |/ f. y, S8 D

“老爷,那你应该也是,你有他的阿拉玛,应该为了他对你的保护而做他所嘱咐做的事情。你认识我领你们走的小径吗?”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个人所表达的这个意见和我的看法当然完全不一致。为了阿拉玛我不得不是同谋犯吗?对这个我毫无兴趣。他讲“你有他的阿拉玛”,这个“他”或许意味着,我从他手里得到阿拉玛的他就是商队杀手本人?如此我放过了一个极好的猎物。突然我明白了有这个可能性,因为一个下级强盗是没有资格给陌生人阿拉玛,而且应该也不会有赠送一头昂贵的毕沙林乘骑骆驼的资本。我不得不继续追问明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认识他。他不是到加特去,而是在巴布古德。”

banbijiang.com

“我们到不了巴布古德,而要在今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在沙海中扎营,然后贝会到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哪个贝?他不是在很远的帐篷村中等待吗?而他就是在那里曾那里躺在大脑袋的先生身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老爷,难道你还不知道大漠中有两个哈吉•贝,他们俩是兄弟吗?”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强盗会用如此快的速度在不同的地方出现。我曾有可能捉住兄弟中的一个但却让他逃走了,我必须抓住另外一个并控制住他!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没有时间讲那么多话,”我说道,“贝知道在哪里和商队相遇吗?”

半壁江中文网

“他等候他们已经有好多天了。当一切都安排好了的时候,他就会靠近过来和我交谈,我就会告诉他商队的人数。老爷,沙漠匪帮的力量很强大,他不会遇到什么强烈的反抗。可是可能会有个劲敌,他可是比一切别的危险都大,你是否可以帮助我们?”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的臂膀在任何时候都属于我的朋友们,”在此,我是一语双关,“谁是那个坏的敌人?”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那个佩赫勒万•贝,老爷,你听到过关于他的事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是谁?”

copyright Banbijiang

“无人知道,骑马穿越石质沙漠,横行沙丘大地,独步平坦的沙漠,而你将会发现被他的子弹所射穿了的我们人的遗骸。他四处都在,然而没有人看到过他。他的骆驼有八只脚四只翅膀。它像闪电那么快而且从不留下一丝足迹。他不需要吃饭也不需要喝水,并且还是个巨人,身躯有三个男子那么高大。他就是魔鬼,他是倔强的天使,他不愿臣服于亚当面前而愿意停留在地球上,为的是谋杀信徒的灵魂。”

半壁江中文网

听着这个阿拉伯人是如何怀着迷信和坏良心讲述善良的博斯韦尔,真的是令人发笑。但我却不得不小心留神,不去反驳向导的意见。佩赫勒万•贝,‘最高的英雄’,这个名称足以表明,沙漠居民把埃默利置于怎么样的尊敬的地位。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想他会来吗?”我询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不知道。当他在地狱中制好子弹时他就会靠近。他认识沙漠杀手的每头牲口和每个人,他还知道我们一切的水井和停留点。唯独那个城堡他还没有到过,因为那里有一个可以刀枪不入,能对付一切邪恶幽灵的虔诚的穆斯林圣者。”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对我可是个最有价值的信息,阿拉玛所具有的效果要比我曾预期的要大得多。因为对阿拉玛的相信,这个不小心的向导不由自主地揭露了让其统治者处于极危险境地的情况。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古罗马人的军队在撒哈拉沙漠里面推进,这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而就在那时,当哈里发的军队越过苏伊士海峡时,就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沙漠民族的大迁移。在古代和中世纪,在静悄悄的沙漠绿洲或是在孤独安全的地方修建了许多建筑,后来又被遗弃了,现在这些建筑或被飞沙所覆盖,或已成瓦砾,成为了沙漠强盗的藏身之所。我已经看到过许多这样的城堡了,而且经常在城墙间和近处会有一口井或一条河。

半壁江图书频道

沙漠匪帮在这里就有一处如此的避难所,那个地方应该不在巴布古德,但肯定能在石质沙漠中找到,可以确信雷诺•拉特劳蒙就拘禁在那里。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会到城堡中到会见贝,”我问道,“一头乘骑骆驼到那里要花多长时间?”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老爷,当你到了石门并且顺着我影子的方向一直向前走,直到你的影子在日出时比你枪管长两倍时,你在第二天傍晚就能抵达塞里尔山,我们的城堡就建在这山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还想进一步问下去,可是他必需要到商队中去,大个子哈桑在那里又创了祸。我反复安顿过哈桑照着他们路线行进就可以了而不必弄明白怎么回事,但他还是在和领队的闲谈中发生了争论,所以向导得要过去调解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你不是讲你属于卡巴比什族吗?”领队反问道,“他们的帐篷营地是在科尔多几。为什么你要声称你比一个塔尔吉人更熟悉去加特的路呢?他在这条路上已骑行过数百次了。卡巴比什是做牧羊人的。他们牧放他们的羊群,他们可以跟羊讲话,他们吃他们的羊,对了,他们甚至穿的是羊的毛皮。所以,他们最终变成了羊,没有懂事的灵魂只会像他们的牲畜那样无意义地咩咩叫。闭上你的嘴,卡巴比什人,到一边害羞去吧!”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哈桑已经张开嘴巴要对他们进行强有力的反驳,但发生了一件事让他沉默了,而且引起了一切人的注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从我们后边飞快的来了四名骑牲口的人,他们看到商队后停了一会儿,然后全部又离开了。他们骑坐在毕沙林骆驼上,并且我认出了韦拉德•斯利曼,就是那个把他的骆驼送给我的人,还有那个在阿尔及尔被我们捉住的信使,他一定是用某种方法得以成功地逃脱了。他返回在奥雷斯山脉的帐篷营地,并马上由他的一个强盗兄弟陪同着快速上了路,应该为了报告他送信失败的消息。也许他们知道我此行的目的。而且就算事情并非如此,现在我也已经有了暴露的危险,于是我就示意约瑟夫和特布人到我身边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好,”那个韦拉德•斯利曼大声问候道,他并没有注意到我和约瑟夫,因为我们站在其他人的后边。“这个商队的向导是谁?”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塔尔吉人机灵地眨着眼回答。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们要去哪里?”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们要到加特。” 半壁江中文网

“太好了。我也要到加特,可以同你们一起走。”

banbijiang.com

这里既无询问也无要求,那个人做事很利落。他已将商队视为自己的财产了。 banbijiang.com

这时他瞪了一下大个子哈桑,哈桑要比所有人高出一个头。他马上骑骆驼走到哈桑跟前。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是曾和那个杀死狮子的德国人在一起?”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在哪?”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里!”卡巴比什人指着我说着。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贝的眼睛与我相接,然后把目光转向信使。

半壁江中文网

“就是那个人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是的,就是他把我打倒在地。”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他骑着他的牲口向我走来,后边跟随着其他三个人。向导和领队也走了过来。现在有六个武装精良的人对着我,除这个我还没有考虑商队的那些人。约瑟夫紧握着来复枪,特布人把他那用有弹力的木头做成的投枪抓在手掌中,而我则用左手在宽大的斗篷下把左轮手枪从腰中取了下来。这时我的右手中拿着的是骆驼鞭子,从而装出一副我对目前的形势没有丝毫准备的样子。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认识我吗?”他没有打招呼问候就直接问我,这时他锋利的眼睛威胁地望着我的眼睛。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认识你,”我悄悄地、冷淡地回答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拿着我的阿拉玛?”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的。” 内容来自半壁江

“把它给我!” banbijiang.com

“在这里!”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把那珊瑚块掷给了他,他接住后藏了起来。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把我从狮子口中救了出来,而我给了你我最好的骆驼。现在我们互不相欠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好的!你的命赶不上一头骆驼的价值高。你讲得很对,我们互不拖欠了!”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 copyright Banbijiang

“你认识此人吗?”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是的。”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打了他,致让他失去了灵魂。他是个使者,而你们却把他抓了起来。《古兰经》讲,打了一个信徒的异教徒将失去他的右手。我保证,你将会遭到如此的惩罚。” 半壁江中文网

“而我们基督徒的圣书《圣经》讲,谁让别人流血,他的血也应流出来。你将遭受你应得的惩罚,商队杀手哈吉•贝!”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些话对商队的人就像晴天霹雳,他们已经因为紧张、饥渴和匮乏而变得虚弱、气馁,这时已不可能抵挡沙漠匪帮了,当他们听到这个名字时惊吓得更是要从座鞍上摔下来。 半壁江中文网

韦拉德•斯利曼也感到惊讶,他不会知道向导在与我交谈中泄漏些什么。但是他看到了他的名字的作用,看到了有五个大胆的人在他身旁,而且知道他的兄弟与沙漠匪帮就在近处,这就让他有胆量承认自己就是韦拉德•斯利曼。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真主仁慈,我就是沙漠杀手哈吉•贝。假如你们把这个德国人和他的仆人们交给我,这个商队就能安然无恙地抵达加特。从骆驼上跳下来,异教徒,亲吻我的鞋!”

copyright Banbijiang

一切的阿拉伯人都从我们身旁退了回去,他们对这个人的恐惧居然是如此厉害。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你们还是要抢劫这一商队的,”我悄悄地回答他,“这个向导是叛徒,他把商队领到巴布古德,沙漠匪帮将在那里袭击他们,他们打算今天夜里就动手。”

banbijiang.com

“你撒谎!”他大声吼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小子,敢不敢再一次称我为撒谎者,不然……” 内容来自半壁江

“蝎子!你的舌头有毒。”他愤怒地打断了我的话。“你在撒……”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的骆驼紧靠着他的骆驼,在他还没有讲出最终一个字的时候,我那用河马皮做的骆驼鞭子已经呼呼有声地飞过空中并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脸上,他的鼻子、嘴巴和面颊都流出了血。站在他旁边的那个逃脱的信使在同一瞬间把枪对准了我。但我抢在了他的前面,我的左轮手枪举至他的额头并开了枪。

banbijiang.com

“商队杀手,你认识这一枪吗——鼻跟之上一英寸的地方?你是商队杀手哈吉•贝的兄弟,而我就是强盗杀手佩赫勒万•贝的兄弟。下地狱到跟魔鬼报告吧,沙漠匪帮随后就到!”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的第二发子弹也打中了哈吉•贝的额头,第三个敌人是被科恩德费尔的子弹打中的,而特布人的投枪则刺进了第四个人的胸膛。

copyright Banbijiang

这是两秒钟不到所发生的事情,因而剩下的两个——向导和领队,都还没有来得及使用他们的武器,我的左轮枪已指向了他们。

内容来自半壁江

“把你们的武器交出来,要不佩赫勒万•贝的子弹将把你们吃掉!” banbijiang.com

对巴特施塔弗尔施泰因人作个暗示就已够了,他走上前夺下了他们的武器。 banbijiang.com

“把他们捆起来,让他们无法逃走!”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他如此做了,而他们此时也毫无还手之力了。这个“强盗杀手”对于他们产生同等的威慑效果,就像商队杀手对于商队的那些人一样。现在我能开始审问了。 半壁江中文网

“你们这些人,从牲口上下来,仔细听听一个德国人是如何审判沙漠的强盗和叛徒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们服从了我的命令并在两个被告和我之外围成了一个圆圈。大个子哈桑在我们战斗到现在一直藏在其他人的后边,现在勇气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他拔出了长刀,这把刀像是从玛土撒拉(圣经中的老祖宗,活到969岁)的武器库取来的,并用威胁的神态站到了俘虏的面前,用雷鸣般的男低音告诫他们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听着我的话,你们这些坏蛋,你们这些凶手,你们这些强盗,你们这些土匪,你们这些暴徒,你们这些暴徒的儿子,暴徒的孙子,还有暴徒的后代和前辈!我是一个出名的努拉布支族的卡巴比什人,我的名字是哈桑•本•阿布菲达•伊本•豪卡尔•阿尔•沃迪•尤索福•伊本•阿布•福斯兰•本•伊沙克•阿尔•杜利。勇敢的孩子们都称我为杰萨•贝杀手。假如你们做了哪怕只是一丁点我所不喜欢的事,我就会把你们杀死、辗碎甚至撕碎,真主把你们交到了我的手中,而我要让这位来自德国的已杀死了‘地震先生’和黑豹及它的妻子的老爷来审判你们。张开你们的嘴,讲出你们知道的一切情况,要不你们会被我的愤怒摧毁而且被我的怒气消灭,因为我是大个子哈桑!”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们没做不公开的事,”向导交待道,“请不要让不信真主的人来审问我们。你们若要控告,可把我们提交给一个审判官和他的陪审员。我们会回答的而不会回答你们的问题。”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