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立刻,全部都向强盗开火了。三支双筒猎枪打出了它们的第二颗子弹,然后我举起了我的短猎枪。我只能扣扳机两次,因为前面已经没有敌人了。埃默利、巴特施塔弗尔施泰因人和特布人冲向了惊慌失措的匪徒,但却找不到目标。在第一阵惊慌过后不久,商队杀手哈吉•贝看清楚了已经有多少兄弟躺在了地上。他喊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让真主消灭他们!快逃,让你们自己脱身!”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沙漠强盗只是为了抢夺财物才袭击旅行者的。假如他们看到的是这种危险,他们肯定会放弃自己的冒险计划。强盗们自身缺少那种为了利益而不惜生命的勇气。人们在沙漠匪帮前一般感到十分害怕,因而强盗们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真正的抵抗。但是现在只需要几分钟就足以把他们赶走。哈吉•贝那些受惊的人马失踪在沙丘间,我们中的所有人都毫发无损。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让他们逃走并没有追击他们,因为我们判断还会第二次遇到他们的。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商队的人群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而特布人则怀着无声的愤怒扑向受伤的强盗,对他们进行血的报复。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天啊,真该狠打一千大板,这是个如何的战斗呀!”巴特施塔弗尔施泰因人骂骂咧咧。“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要做强盗吗?是的,那可坏了!这都是些不中用的人,一群要用鞭子痛打的人!当人们总算能为一次像样的战斗兴奋时,现在却在这里站着舔着嘴巴,就像一只没能能抓到鸟儿的豹那样。如果让我第二次碰着这帮强盗,我就会几乎不拿武器,而是马上用拳头到揍他们!”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的帐篷幕帘被拉开了,出现了一个头,很小心地环顾着事情的发展。

]3 `. u7 p* T. |' |/ f. y, S8 D

然后闪现出一个硕大的身体,一步就冲进了欢呼的人群。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这是哈桑,他在敌人走近时不知道溜到哪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赞美真主,他给了我们抵挡我们敌人的力量!”他的吼叫声压过了其他人的声音,“我们就像欢迎英雄那样接待了他们,而他们则像胆小鬼那样逃走了。我们的眼睛把他们镇住了,而他们的腿则在我们的勇敢面前逃跑了。这些强盗他们看到大哈桑就马上被吓倒,看了杀手杰萨•贝一眼就吓得嚎啕大哭。他的子弹射进他们心脏,他的利刀割断了他们的喉咙。现在他们已经躺在地上死去。赞美真主,颂扬和荣誉则属于努拉布部落的卡巴西人哈桑!”

半壁江图书频道

“还不赶紧给我安静下来,你这胆小鬼努拉布胆小鬼!”被激怒了的约瑟夫•科恩德费尔责骂道,“到底是谁躲在那边的帐篷里?我可是看到了你静静地走进去的,你这个胆小如鼠的杀手真让人感到羞耻!” 内容来自半壁江

“是哪只青蛙在这里呱呱乱是?”卡巴西人骄傲地问道,“这不是一个把《圣经》所讲的当作是真理的人吗?我可是一个照《古兰经》祷告的穆斯林。你难不成还不知道亚当是在星期五被创造出来的吗?而他的女人而是在星期天做出来的,这也恰是你的生日,你这个女人,你这个女人的儿子、女人的女儿的表兄。你可曾听说过当有战斗时卡巴西人会躲藏的吗?难道我没有杀死了十个强盗而你却藏在我的背后吗!”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对于勇敢的巴特施塔弗尔施泰因人这的确是太过分了,他扑向卡巴西人为的是惩罚他的那些谎言。而后者则用力一跳后躲过去了,并快速跑向近处的帐篷,而被激怒的“女人的女儿的表兄”则穷追不舍。大概大个子哈桑在那边被抓住了,因为可以听到人们熟悉的、张开的手掌狠打人脸的响声。几分钟后科恩德费尔满意地走了出来,过了一段时间哈桑才跟着出来,他揉搓着胡子走到我边前。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老爷,你是聪明公正的,一个打了信徒的异教徒该当如何惩罚?”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打你多少下,你也还他多少。走过去揍他!”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就命令他一动不动!” 半壁江中文网

“你也保持不动了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不!我勇敢地保护了自己,就像一个信徒的尊严所要求的那样。” copyright Banbijiang

“那么也允许他保护自己,就像一个德国人的尊严所要求的那样。” 半壁江图书频道

“请你命令别人到打他!我不能做这个事,因为我不是执法的刽子手。”

banbijiang.com

“你不是杀手,而且自称是杰萨•贝,刽子手的头目吗?走过去,狠狠地揍他,他就在那边!”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是个严格的法官,老爷。但我是仁慈的和有同情心的,我会免除对他的惩罚,因为我不忍心打在他身上让他粉身碎骨!”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用最骄傲的神态走了回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夜间的剩下时间里,我们已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于是就安排好了岗哨后就休息了。我和埃默利坐在一起交换了我们对所经历的事情的看法,并拟定好了我们明天的行动计划。

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主张马上追击匪帮,而我则建议到巴布古德,然后从那里到埃尔•卡斯尔城堡,匪帮也肯定要回到那里。最终他赞成了,因为他和我一样,都有责任尽可能快地到找到雷诺。商队的一帮人马上把死去的强盗们洗劫一空。经过这次胜利,他们已变得更加勇敢果断起来,也所以乐意跟我们走。

banbijiang.com

一夜平安无事,一大早我们就出发了。 半壁江中文网

沙漠旅行者的骆驼有时会在并不特别的地方停下来,而且根本无法把它拉走。于是旅行者就会下来寻找原因,会发现沙层有些潮湿,而且越往下挖湿度就越大,直至他在几英尺的深处找到了水。他会守住这个秘密,在上面铺盖一张毛皮,小心地盖上沙,让这个地方与周围没有什么不一样。这样他就可以把水源隐蔽起来,就在中心四处活动,最后再回到这里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们也发现了这样的一股泉水。我们的牲口能凉爽一番了,而且因为我们昨天掳获了几头骆驼,这样可以极大地减轻其他骆驼的负担,所以,我们今天的行进速度有了很大的提高,并夜晚刚刚降临不久就抵达了沙丘之门。

]3 `. u7 p* T. |' |/ f. y, S8 D

沙丘越来越杂乱了,而骆驼不得不在差不多过膝的热沙中跋涉着。在沙丘之门我们碰到的是四处密布的岩石和沙土,黑夜的幽暗让它们的形象更加恐怖。沙的海洋汹涌的波涛从西边冲击石质沙漠,像一股可怕的洪流。正当它用澎湃之势向前撞击时却受到一个强大精灵的阻挠,流沙无法冲击过去,于是就在乱石沙漠中陡峭的岩壁下溃散了。唯独在白天我们才能看清这种沙与岩石间斗争的细节。在如此贫瘠的荒原中,慷慨大量的上帝也会安排了一个如上边所述的泉眼。这是由特布人发现的,他把我们带到了那里。我们就在泉眼边上安了营。 半壁江中文网

第二天早晨我们寻找哈恰尔山口,这是沙丘之门最令人胆寒的部分。它完全配得上 “石门”这个名字。 banbijiang.com

在这里的沙漠中,就在这里,时间的泰坦巨神是否曾经把岩石互相堆积起来,为了主神宙斯能攻击天堂?或者是在这里曾有巨人建造过一座城堡,它的城垛闪耀于群星之间,但这已经历了数千年,城墙已掩埋在沙漠之中,唯独城门尚在。我们停在这个门下,像侏儒一样站在一个巨大的拱门下。由硕大的石块所建成的石柱直入云霄,约五十米高,石柱在高处互相倾斜联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尖形拱门。这绝对是人力所不可能做到的。有的石块已经常被风雨所腐蚀,看起来这一块很难再撑住另外一块了。如果从整体来看,它的牢固度最少还能维持数百年。

banbijiang.com

向导告诉我们,这就是石门了,我们应通过这个门寻找通向城堡之路。我们向正东方行进,沙粒荒漠渐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石块平原。因为在这上边杂乱地布满了石块,所以阿拉伯人称之为“瓦尔”。现在再也没有深深的沙层阻挡我们的去路了,所以我们今天前进的速度比昨天还要快很多。这一带的地势看来是上升的。接近傍晚的时候,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一座高山,它那由石质岩构成的山体在西下的夕阳中闪闪发光。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这应当就是向导讲过的塞里尔山。”我推断到。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埃默利点了点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时间正好。”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们继续骑行,山越来越近了。我拿起了望远镜。博斯韦尔也同样拿出了望远镜。 ]3 `. u7 p* T. |' |/ f. y, S8 D

“城堡!”过了一会儿他惊喜地说道,同时用右手指向山的中间,屹立在我们面前的这座山外形很像马蹄铁。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也认出了高耸在那里的一座古建筑,因为年久失修有些破破烂烂了。从各个方面看,这是一座城堡建筑物所残留下来的没有窗子的那部分,这座建筑在很久很久先前就已经矗立在那里了。这是一个新的证据,表示沙漠的许多地区在先前并不像现在那样荒无人烟,在这些地方先进的人类有重新开始了先前已中断了的同贫瘠的土地的斗争。 banbijiang.com

“可以允许我用望远镜吗,先生?”巴特施塔弗尔施泰因人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我把望远镜递给了他。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老爷,把这个东西也让给我看一下,我想看看里边有什么!”哈桑也要求着讲。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也微笑着满足了他的请求,并把望远镜放在他眼前对着前面看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真主伟大,老爷,你是地球上最伟大、最厉害的人,在你的望远镜中藏着一座宏伟的城堡,在那里边至少能容纳上千人。” banbijiang.com

望远镜从一个人手中传到另外一个人手中,惊叹的呼叫声也一个跟着一个此起彼伏。我们在阿拉伯人的威望中不断提升。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们会看到我们要去城堡的。”埃默利讲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的意图,所以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方向。” 内容来自半壁江

“为什么?入口应该是在这一边。”

copyright Banbijiang

“向导曾说过有一条通向浅盐湖的地下阶梯,但现在从这里根本看不见浅盐湖或一个有水的地方,所以应当能在山的另外一边找到它。”

banbijiang.com

“正确的!我们围绕着这座山走!”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们转向右边。沙漠中的白天看上去过得很快,我们必须要在黑夜来临之前找到结果,所以要尽可能地驱赶着牲口快速奔跑。这些牲口用很快的速度载着我们围着山转,山在这里有许多裂缝和沟壑。当我们抵达山中时,又发现了一个峡谷,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我们只能顺着它走。我们拐了进去,现在到了山中间的一个岩石盆地。谷底的大部分已被盐水所占,盐水漫到它的岸边。这里只有很少的阳光可以照到,所以不会像在平坦的沙漠上那样快速蒸发,盆地四周的岩石差不多是垂直向上高耸入云。而就在上边,正对着我们,我们看到了城堡。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太险峻!”埃默利抱怨地讲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们不会在不被那边发觉的情况下到那里。”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最多能过去的也就是一个或二个善于蹑脚潜行的人。”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等到黑夜降临,我想现在到试探一下。”

内容来自半壁江

“好,我也是。”

banbijiang.com

我们从鞍座上下来,并嘱咐其他人都退回到峡谷,为了不让敌人能从城堡里看到他们。科恩德费尔怕我有危险而要求与我们同行,我费了很大力气才说服他留下来,但那个勇敢的、顺从的大哈桑并没有拒绝留在那里。

]3 `. u7 p* T. |' |/ f. y, S8 D

峡谷的岩壁上有足够的凸凹的地方,我们可以在危险时躲藏起来。我们开始行动,一会儿缓慢爬行,一会儿再快速跳跃,不知不觉地抵达一条狭窄、深入到城堡下面的裂缝里。从这个山缝出去应该就是通到高处的隐蔽的阶梯。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们挤入山缝,发现我们的推测是正确的。还没等我们顺着它走多长距离,就发现了在岩石中有一个低矮的门形的入口与上边的阶梯相连。

]3 `. u7 p* T. |' |/ f. y, S8 D

“上去吧!”埃默利要求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还不可以!”我立刻否定了他的意见。“我们不得不确定,山缝是通向哪里。” 半壁江中文网

“好,那就继续走!” copyright Banbijiang

继续往前,可是这一缺口已不再向岩石中延伸了。在它的终点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无法想象的景象。在这里堆放着好几英尺厚的骷髅和骨头堆。有明显的被鬣狗、豺狼或秃鹫等动物啃食过的痕迹。中间有被撕碎了的衣服破片,而有些破片则挂在我们上边的锐利的岩石棱角上,这就告诉我们这些尸骨是怎么到达这里的。我们所在之处肯定是强盗哈吉•贝的刑场,他把被他判处死刑的人从岩石上扔入山缝,这种事情应该是被哈吉•贝看作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我们数了骷髅最少有二十个以上。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这可能就是俘虏的命运吧!”埃默利低声说道。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或许还有那些不服从他命令的部下。我想,这种事将不会再发生了!”

半壁江中文网

“是的,除非他能够把我们也推下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不会做到这一点的,因为十个哈吉•贝也不是一个苏族(北美印第安人的一支)的酋长的对手。现在,我们到阶梯上去!”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们又找到了阶梯的入口。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看来曾经这里一度有地震发生过。我们利用的裂缝也许就是地震的结果,现在我们攀登的上坡路也一定不是人工开凿出来的而是被地震所撕裂开的,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被修理成现在的这种样子。

banbijiang.com

我们不得不随时准备对付前来取水的强盗,所以只能小心地摸索着前进,尽量减少发出声响。攀登的路是如次的窄,我们只能一个跟一个地走。假如与敌人相遇,我们是无法互相援助的。当然这对我们也同样有利,对方也只能过来一个人。梯级的高度相差很大,我们在经过很长时间的困难攀登才艰难到了阶梯的尽头,幸好敌人没有发觉我们。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在沙漠里木料是非常缺乏的,木门是很难看到的。最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封闭的入口,入口前堵放着一块很大的岩石。试探了一下,这块巨石应该是用什么装置移到这里的,但不知道是借助于什么装置。我们费尽了一切的努力想要移开它,但最终都是徒劳。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怎么办?”博斯韦尔问道,“我们不得不进去。”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或许我们只能从外边冲入城堡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但那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那样去做,我们不知道城堡里边到底有多少人。即使我们骑得很快,但哈吉•贝和他们匪帮也可能已提前抵达了这里。因此,用巧计要比公开强攻更好。”

内容来自半壁江

“那么在这里也能借助于阿拉玛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啊!用什么方式?” 半壁江图书频道

“乘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而我的坐骑跑得很快,我骑着到城堡去,从里边把石门打开。”

半壁江图书频道

“天啊,这种想法太危险了!”

copyright Banbijiang

“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危险。你认为我会害怕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呸!但你怎能预测将会遇到什么意外情况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有珊瑚块和精良武器!” banbijiang.com

“好吧!但我不得不陪你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那不行,你要让我们的人没有了领导吗?”

]3 `. u7 p* T. |' |/ f. y, S8 D

“确实!这些阿拉伯人经验不足,让人无法对他们放心。”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可以让科恩德费尔陪我去。”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的,真是有胆量。但我告诉你,假如贝和他们的无赖们敢动你一根毫毛,我会把他们撕成碎片。”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感到不会有那么麻烦,到午夜之前我就应该能探听到所有事情了,然后你就带着我们的人上来,我会为你们打开进入城堡的入口。” 半壁江中文网


copyright Banbijiang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