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呸!那个年轻的会计是个诚实厚道的人,陷阱是完全不会的,而且弗里克•图纳斯提克船长也不是一个随便就能让人抓起来的人。”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事情就这样讲定了。东方式的建筑我已看够了,我陪伴他去的理由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安全的考虑。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第二天早晨那个会计来到了船上,一个年轻的摩尔人。初次见面,他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可靠的。他表现得极有礼貌和谦虚,跟我们解释说,即使他的姐夫对这次参观房子的事情并不知道,因为他现在在外地旅行,指定也是不会介意的。他用这种令人信服的话作保证,也就让我放心了。我们到了,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拿上了一支左轮手枪。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个会计领我们到一条卡斯巴广场的小巷,那里矗立着一所房子。那房子靠街一边是一垛高墙,门是墙上的唯一开口。会计敲响了门环,马上就有个非洲黑人领我们进去了。我在客厅等候时看到,房子的内部装修就像通常较好的东方式建筑中所看到的那样。 内容来自半壁江

这些建筑物差不多全有一个开放的庭院,庭院中间有一口井,四周则被房间和外偏房围绕着,那些房间之间只是在设施的贵重性上和损坏程度上有所差别,式样上完全都一样。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这里也是如此,建筑物四边的门都是朝向庭院开的。井里有水,这是很少见的。因为水管大都因为某种原因已经不起作用,房内设施由地毯和软坐垫组成。东方人没有更多要求了。因为周围都是能从一个房间到另外一个的,所以这就让我们很容易进入妇女的住处。为了我们在参观时能看到这些住处,只要打开最近的一扇门就可以了。最后到了上一层楼,那里有几个小房间,是仆人们住的地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于是我们就从一个房间进入另一个,而且最终踏入了内宅。这里也一样,除了地毯、长沙发及几个软垫之外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了,这是一间及另外外一样的房间,只是在颜色上有一些不同。从最后一间女眷房出来我们又回到了最先进入的那个房间,也就是还想转一圈。图纳斯提克想什么都看清楚,他要求再到上面去看看,我们的导游也赞成了。对于参观几间黑人住过的房子,我一点都不感兴趣,因此我在犹豫了片刻后没有随他们上去看,这时我听到在我后边有扇门开了,并有孩子的声音在讲话:

半壁江图书频道

“纳斯拉尼,纳斯拉尼!”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意思是说:一个基督教徒,一个基督教徒。我转过身来,看到现在开着的过道里站着一个约为六岁的惹人喜欢的男孩。他的黑色的眼睛看着我,双颊红润,唇边显出一副可爱的、迷人的微笑,与通常人们在东方看到的冷淡迟钝的孩子们相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不同呀!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走近一点,到这里来!”他拿着丰富的脸部表情小声跟我说道,就像是他准备要告诉我世界上最重大的事情一样。其间他弯曲着食指,频频招着小手示意。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你到我这里来!”我要求他,因为他还在内宅的最后一间房间中呢。 copyright Banbijiang

“能吗?”他热情地点着头问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然你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于是他就又蹦又跳地过来了,两条小手臂抱着我的膝盖并第二次说道: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一个基督教徒,一个基督教徒!”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我和他表示亲近并向他问道: banbijiang.com

“你知道我是一个基督教徒了?”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的。”

copyright Banbijiang

“是谁对你说的?” banbijiang.com

“是卡拉达。”

半壁江中文网

“他是谁?” 半壁江图书频道

“妈妈,她看到你们了。”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那是她让你来这儿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不是,是我自己来的,她已经走了。过来,坐在我边上,我要告诉你很多东西。”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把我拉向靠近墙的长沙发上。为什么我不配合一下如此可爱的小家伙呢?我现在已不在内宅了,在这里可以等候图纳斯提克和他的陪同。于是我就坐下了,小家伙就坐在我的腿上,用一种值得称赞的勇气玩弄着我的胡须。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你叫什么啊?”他问道。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纳斯拉尼,”我回答道,“那么你呢?” banbijiang.com

“阿斯马尔。”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他名字的意思是褐色,对于这个男孩十分合适。他颇具东方特点的脸型和稍黑的肤色让我想起了圣经中大卫王写下的话:“一个男孩,褐色,漂亮。”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必须这样称呼我!”他补充道,“你说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我用名字称呼他,并把他的脸举起来向着我,这个时他的嘴唇碰到了我的小胡子,就像在摩刮胡子刀那样。无论如何这应该算是一个吻。可惜我并没有能完全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我听到了一个妇女的喊叫声,而当我注视时,看到在通往隔壁房间的门边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的眼睛半喜半惊地看着我们。她的脸没有蒙上,面纱悬在后脑勺。她现在表现出了一个妇女的言行举止,她不知道是应当跑开还是应该走近。两者都不是,而是把厚厚的边纱拉向前面,不让别人再看到她的面貌,然后她举起食暗示意道:

内容来自半壁江

“阿斯马尔,祈祷!”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那男孩摆脱了我站了起来,左右手祷告着: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崇你的名——”

半壁江图书频道

真奇怪!这是基督教的主祷文呀!难不成这位妇女是个女基督教徒?我也从长沙发上站了起来。她从我的脸上看出了我的问题,因为当那小家伙祷告完毕,她就像我问了她似地回答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不是纳斯拉尼,我很乐意成为基督教徒,但我不被允许这样。”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是谁禁止你如此做呢?” 内容来自半壁江

“我的统治者。”

半壁江中文网

“他是穆斯林吗?”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穆斯林中最严格的那位。”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教给这个孩子的祷文是从哪里学到的?”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在房顶上,我们的屋顶与邻居房子的屋顶相连,那里住着一位法国妇女。我每天和她交谈,而她总是告诉我她从圣经知道的一切,后来我告诉我的统治者这些圣经故事,但从那用后他就不许我再和我的女友在屋顶相见,而且她的丈夫也不得不离开突尼斯。”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是谁迫使他这么做的?”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的主人。”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有这些权力吗?” 半壁江中文网

“是的,我的主人想要做的,突尼斯的统治者都会赞成。”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据她的这些话,我判断她的丈夫阿巴德•法德尔应该是总督的一位大臣或者是其他什么高级顾问。我真想知道这些,但是我向她发问还是有所顾忌。这是多么大的差别呀!她把她的男人看作主人或统治者,而她把她的女友的男人看作是丈夫。我知道,伊斯兰教内宅的条规十分严格,这位妇女怎么敢于在我身边停留一会儿并和我说这些话呢?她好像猜到了我的真实想法,她要求道:

半壁江图书频道

“先生,请原谅我没有离开!当我看到我的孩子坐在你膝上时,我就无法走开了。而且我留下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曾听到过一个基督教妇女的讲教并且相信了她。但一个女人不是学者或教师,而一个男人就会很好地知道什么是错的什么是正确的。我的主人已习惯于看到别人的痛苦,因为他是我们总督的杰拉德。他的灵魂是属于我的,而我的灵魂也应只属于他而不是耶稣基督,因为——快走,快走!再见,先生,感谢你!”

半壁江中文网

她很快抓住那男孩并和他一起消失在内宅,因为外边响起了脚步声。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现在我全部都清楚了,杰拉德就是刽子手,也就是法院工作的执行人员、君主命令的执行者。在东方,杰拉德只是一种名誉职务,但是这个职务的人常常比大臣具有更大的权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图纳斯提克和那个会计现在来接我了。会计再一次把我们引进了庭院,因为那里还聚集着渴望得到小费的仆人们。我们分给他们一些硬币,就在正想要走时,前边的过道门有人在敲门。黑人快速上前去开门,而我们在庭院的角上与进来的人相遇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这,这是——那个穆斯林,就是那个向我射击的穆斯林。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当他注视我们时,先是因为震惊愣了几秒钟,然后就爆发了。他忽然怒吼了一声,左手掐住了我的咽喉,右手拔出了手枪,把手枪指向我的胸口并扳动——当然,他并没有打中,因为在他开枪的最后一瞬间,我把他的武器从手上打落在地,而且快速闪到一边。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图纳斯提克想过来帮我,但刚才拿了他的小费的佣人却狠揍了他一顿,这个强壮的水手也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更不可能帮我!我的对手拔出刀,想要第二次进攻我,这时从内宅通向庭院的一扇门打开了,那位听到枪响的妇人跑了过来。当她看到她的丈夫拔刀刺向我时就惊恐地大声喊叫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啊,圣母玛利亚!啊,耶稣基督!啊,弥赛亚,住手,住手!” copyright Banbijiang

她哀求地伸出了她的双手。刀从他手中落了下来。他的女人出现在我们这些外来人的面前。她蒙着面纱,嘴里念叨着平时严禁她用的一些名词。他怒气冲冲地望了她一会儿,然后命令道: copyright Banbijiang

“进去,进去,立刻进去!”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不,”她反驳道,“你先放这些人走,这里不应该发生谋杀的!”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他动了一下,好像要去打她,我于是赶忙抓紧了他的双臂,牢牢地抵住他的胸部并问道: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你,你是总督的刽子手?” ]3 `. u7 p* T. |' |/ f. y, S8 D

“是的,我是杰拉德,你们不得不死亡。”他试图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假如你能做到就杀死我们吧!”我说完就放了他,并拔出了左轮枪,“我们决一生死吧!” banbijiang.com

从他的脸上能看的出他内心正经历着激烈的斗争,只见他指着大门喊叫道: banbijiang.com

“滚开,滚开,你们这些狗,狗崽子!我先要弄明白楚你们到这里要干什么,然后我会对付你们的。假如你们没有来到这个世上来也许对你们会更好些!”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我们走了。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半壁江中文网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