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他的陪同停下了,他自己走了过来。我把短猎枪放下了,他伤害不了我们的。在我们前边五十米处,他勒住了骆驼请求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先生,让我到你那里吧!我不是作为敌人来的,而是作为一个求助者来的,因为只有你才能提供帮助,只有你!” copyright Banbijiang

他骑着骆驼走上前来,但仍坐在鞍上。我紧张地想知道他想要我做什么。这可能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因为他的脸部因恐惧而扭曲,而他的胸部也急促起伏着。 半壁江中文网

“快骑上骆驼跟我走吧!”他对我说,“我们不知如何是好,只有你才能救我的儿子卡罗巴!”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他怎么啦?他现在在哪里?” ]3 `. u7 p* T. |' |/ f. y, S8 D

“在‘毁灭之沙’中,沙暴把他卷进沙湖中去了,真主和先知都不能把他救出来。”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望着他,他的脸充满了死亡的恐惧。我不再怀疑和踌躇,马上登上骆驼。就因为男孩对我说了“你是好人”那句话消除了我心中一切的疑虑,我飞快向前奔跑,很快就来到了山岩裂开的地方。图阿雷格人在那里,他们的骆驼在沙中,他们把头转向了我们。看了看我就明白了情况。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我的前边是一个圆形的巨大石盆的边缘,其直径估计有二公里。其深度我不太清楚,可能很深,因为岩石边几乎是垂直的。里边装的是潮湿的很轻的细沙子,不可能承受一点点重量。能想象,这一巨大的容器原来只盛着水或别的液体,后来沙暴把细沙吹到了里面。像今天我们遭遇的那样,沙暴墙的底部被高山挡住了,但是在高空浮动的很轻的、差不多没有重量的沙尘都落到了这液体上边,因为比液体轻,就没有沉下到,我想,沙湖指定就是如此产生的,并相信我没有猜错。一切人掉了进去,都要倒霉了!我看见,轿子在距岸边估计二十五米的“毁灭之沙”中。轿子使用的是薄薄的布料,轿子两侧饰着花边的长长的木架,让轿子没有沉下到,图阿雷格男孩卡罗巴就坐在里边。他很聪明,身体一动不动,但他一直在不断地呼救。一看见是我,就大声喊叫起来: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先生,快来吧,快来吧!从死神手中救出我!救命啊,救命!”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我来了!”我迅速下了骆驼对他讲,“一定保持安静,不要失去平衡!”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图阿雷格人默默地看着我,他们向我投来了期待的目光,面部表情仍然很严肃,但是现在已经看不到先前仇恨的影子了。他们的首领也跳下了骆驼,听到我说的话后,动情地紧紧握住了我的双手。 banbijiang.com

“你想救他,对吗?你认为能把他救出来吗?” copyright Banbijiang

“在上帝那里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我说道,“不过危险性很大,但只要万能的上帝帮助我,我就可以把你儿子接过来的。假如上帝另有安排,那我会同男孩一起沉没。”

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不会沉没的,你会救出卡罗巴,真主是万能的,穆罕默德更是伟大的。战士们,同我一起祈祷吧!”

]3 `. u7 p* T. |' |/ f. y, S8 D

图阿雷格人遵从这一要求面朝东方,举起手来,喊叫了三遍:

banbijiang.com

“真主万能,穆罕默德伟大!”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对此我没有说什么。祈祷后我对他们讲: 内容来自半壁江

“绳子没办法抛过去,所以我必须造一个木排划到那边。”

banbijiang.com

“木排?用什么造啊?”酋长惊讶地问道。 ]3 `. u7 p* T. |' |/ f. y, S8 D

“你是否想过,我为什么在此前把亚伯拉罕•本萨吉尔的帐篷拿走了呢?木排必须轻、长而宽,我才不致于沉下去。我拿来的帐篷和你的帐篷可给我提供轻的亚麻布,用帐篷支架可做成木排的骨架。下去之前,我必须看看沙子有多深、负载力有多大。”

copyright Banbijiang

我拿了一根帐篷架杆到沙湖旁边,湖里都是沙,因此非常难以准确测量深度,并且假如稍微一失足,就可能给我带来死亡的危险。过了一会我感到脚下的地面没有了。我跪了下来,把一个木杆轻轻地放进沙里,杆上拴了几条绳索,绳索的头上绑上了一块石头,我把石头放了下去。绳索至少有二十米长,石头落下到,但并没有着底,可见沙湖边上就很深。现在我觉得很可怕,因为假如木排支撑不住,掉进粥状的沙中,那我肯定是死定了,粥状沙是不允许我作游泳动作的。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现在我们开始制做木排。我得自己设计这种载人的工具,我还得找一个适当的桨。普通木排的形式可能很危险。我做了一个只从后边划动的桨,由一根帐篷杆构成,上边绑一个亚麻布木排。这个桨只用于往里划,回来时得靠一条长长的绳索牵引,绳索这头我固定在木排上,另外一头握在图阿雷格人的手中。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制做木排和桨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多次呼唤男孩,让他保持耐心和勇气,一定要相信我。可是最困难的就是木排下水。用亚麻布做的木排很软,这是必要的,但易缩小,各处都摇晃,登上到本身就有生命危险,但我还是上去了。他们用木杆把木排推离岸边,让我能用桨划了。木排能行走了,看到这里我是多么兴奋啊!只有二十五米远!在水中划船是小事一桩,可是在这浓稠的粥状的沙中划行却是长达半小时的充满恐惧的劳动!我经历过各种各样数不胜数的风险,但我从没有过现在的感觉。粥状沙发出的嚓嚓及哗哗声响及冒出的气泡阴森可怖,情势紧张,我边划边觉得毛骨悚然。图阿雷格人同样也很担心,当我的不稳定的运输工具有一次失去了平衡时他们发出的呼喊声就表明了这点。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最终我终于靠近了轿子,差一点撞到轿子上。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快救我,先生!”男孩子祈求我。

copyright Banbijiang

“不要害怕!”我安慰他讲,“要保持平静,不要失去平衡,如此我就能把你领到你父亲那里,你要记住假如轿子摇摆,你就告诉我它倾斜的方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我把一条绳索的一端固定在我的木排上,另外一端做成一个套,我将套抛向轿子下边的横木上。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第一次扔就顺利的套住了横木。 i6 N, A/ X5 @0 Z7 f7 x. }7 H*

“战士们,拉吧,但要慢一点地拉!”我对岸上喊叫道。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他们照我的要求拉绳索。绳子紧了,我的木排也开始往回走,轿子跟在后边。轿子虽然很轻,但它不能充作乘载工具,摇摇晃晃,似乎要沉下去了,假如我未想到这一情况,没有拿另外两条绳索的话,它很可能就翻了。我做了两个套,分别套在轿子上部支架的左右两端,如此我可以左拉拉,右拉拉,让轿子尽可能保持较大的平衡。幸亏男孩非常聪明,能喊叫着告诉我倾斜的方向,如此就便于我让轿子保持平衡了。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虽然如此,回来还是比我向轿子划去的速度要慢得多了。我们用了三刻钟才让木排靠岸。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父亲把儿子紧紧地抱了起来,图阿雷格人发出了热烈的欢呼。我安静地走到一边把手交叉在胸前。酋长走过来拥抱并吻我。 4 y3 _, q3 z0 l* C) T' d5 l,; e5 \8 q

“先生,我们曾对你犯下许多过失,告诉我们,我如何才能赎罪!我们要予以补偿。你可以要我最好的马,十头最好的骆驼,你要什么都能得到!” i6 N, A/ X5 @0 Z7 f7 x. T9 P4 C5 C( }7 H* y

把他最好的马送给我,这的确是慷慨的报答!大家都在紧张地等待我会提出什么要求。

4 y3 _, q3 z0 l* C) T' f7 T; e5 \8 q

“好,我要向你提出请求”,我说道,“假如你能答应,我就要感谢你,你会得到真主的好感。” copyright Banbijiang

“讲吧,你要求什么?”

内容来自半壁江

“以后不要再谩骂基督教徒!爱是真正信仰的核心标志,谁有爱心并实施爱心,谁就是上帝最信任的孩子。”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他沉思片刻,然后把手递给了我。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

“你刚才的话犹如我从未见过的珍珠,现在我忽然看见了,我会把这些话牢记在心。现在你第二次战胜了我,第一次用武器,这次通过理解。我感谢这次失败,它非但未让我失去勇气,还给我一个朋友。你能做我的朋友,在我们的帐篷和茅舍中接受我部落人的欢迎吗?” 内容来自半壁江

“当然可以!” banbijiang.com

“那我们就离开这死亡之地,回到商人亚伯拉罕•本萨吉尔那里,我们在那里宿营,并照沙漠的规矩缔结友谊。你救了我儿子的生命。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我们俩从此心心相印,因为你把爱心带给我,而不是把仇恨带给了我,真主祝福你!”

2 Y+ \; c- P. g/ \6 [2 B' V5 ?. e; ]3 y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