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1节 第一章

圣诞!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感到高兴,又多么令人向往的词语啊!我是说,不管是以前,又或者是现在,无论是对于哪个名族,无论是生活在哪个时代,再也没有第二个如此深奥如此神圣的字眼。每当到了这个盛大的日子,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而小孩子们显得尤为快乐。有的人从内心深处发出真诚的呼唤:“过去和现在的耶稣基督,我们将永远铭记您!”有的人情不自禁地亮起歌喉或至少让他的孩子们唱起《欢乐颂》:

世界走向毁灭时,

基督诞生到世界。

欢乐吧,噢,耶稣基督!

满天星光熠熠,引导着东方的智者来到圣诞摇篮边。“至高无上的上帝,我们敬仰您!”在这个城市的空中,一群一群的天使唱着赞歌,从这个城市里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将照遍了整个世界,令整个世界欢欣鼓舞。当“地球和平”从天使们的口中唱出来,和平便从这里滋漫到地球的各个角落,而且播种到每个人的心田。在没有棕榈树的北方,棕榈吉祥物变成了圣诞树。在那些美好的圣诞之夜,上面装饰着星星和蜡烛,仿佛就是在回应着先知们所说的话:“打开你的心扉,让光芒照进你的心中,因为你有了光,主的光辉便沐浴你!”

这个时候,无论是在宫殿里,还是在草屋中,圣诞树便放出光芒。在这个非常宁静的夜晚,阵阵钟声从教堂里飘出来,向人们宣告着救世主的来临。在布道台前,在圣台上,每个人的嘴里都念叨着一句天使的呼唤:“请大家好好听,我报给你们大喜的信息,因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为你们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

在我还年幼的时候,就从年迈而虔诚的祖母嘴里听到的圣经里的那两句话,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也许是因为祖母告诉我的缘故,也许是因为这两句话的内容,但事实是,直到今天,《圣经》中我还是最喜欢这两句话:一句是《约伯记》第19章第25节:“我知道,我们的拯救者就在我们的身边,他将把我从坟墓中唤醒。”另一句就是天使的宣示:“请恭听,有一个好消息要通知你们……因为我们的救世主在今天降临了……”这两句话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我还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就已经为这两句话谱了曲,并且还依据第二句拼凑了一首诗。

现在我之所以在这里提及这件事,并不是想要炫耀自己。我已经说明了我当时的年龄,并且我很慎重地用了“拼凑”这个词汇。亲爱的读者马上会发现,我之所以要这样说是另有隐情,甚至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里还要提到的一点是,“我向你们宣布一个好消息……”这几句诗,在当时那种非常特殊的情况下,倒成了真正的圣诞福音使者。

虽然我是我们班是最穷的学生,但是这丝毫阻止不了我对音乐的热爱,除了听平常的课外,我还独自修习音乐课,而这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穷困潦倒。我吃饭用的钱本来就是我靠上课挣的,上一堂课挣五十芬尼 ,而我去参加一堂音乐辅导课的话,却需要花一个塔勒 ,而且还把我六个小时的业余时间都占完了。可是我很乐意这么做,并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当年的的饥饿并没有为我带来多大的损害。

现在再来说说赞美诗的事情吧: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要为我最喜欢的圣经语录“我向你们宣布一个好消息”谱一首圣诞赞美曲。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我之所以会有这么冒失的行为,就是因为我当时我还不够成熟。这个作品原来是严格保密的,可是完成之后它就不见踪迹了,在我的箱子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后来才知道是被我的一个搞恶作剧的同学偷走了。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为了嘲笑我,他还通过邮局把它寄给了我的老师,一位年迈善良的教堂乐师。为了寻找我的这份作品,我花费了很多时间,最后不得不放弃再找到它的希望。

“祸不单行”这句话倒是真的。而且,一个读书人不太容易受自己理性的控制,很容易再去闯祸。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正好有一份文艺报钻进了我的眼帘,上面刊登着圣诞诗写作大奖赛的消息,一共会评选出一二三等奖:一等奖三十塔勒银币,二等奖二十塔勒银币,三等奖十塔勒银币。不仅是因为我心爱的作品刚刚丢失,或者是因为我穷困潦倒的生活,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正像资深的诗人习惯说的那样,“迫使我拿起了笔”。我又一次开始了创作,写了一首24行诗,毫无疑问,一首24行4行为一节的诗。

众所周知,尤其是经常写作的人都知道,你的诗写的越长,进入纸篓的速度也越快。有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一首诗的长度并不能代表它的价值。可是按照一般的习作来说,诗太短了也不行。相反,如果把我的心中所想全诉诸笔端的话,估计要有一千句才能写完。我按要求制作了一个参赛标志,然后把它和诗一起装在了一个用三芬尼买来的信封里,上面盖上花五芬尼买来的红油泥章,而邮票也是用我仅剩下的一点钱买的,我认认真真地把它贴在了信封上,然后揣上信,满怀希望地走了三条街的路,把它投进信箱。

把信投进去之后,我站在那里对信箱盯了好半天。我觉得今天的信箱对我的有着别样的意义。当然,我的意思你们也应该理解,因为它一口吞下了我的24行诗。我相信但凡是还是一点理智的人,都不会让它这么做的。

并且,我自己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只要是稍微留意我的人,就能够发现我的心情很坏,我的行为看上去非常怪异,走起路来摇来晃去;两只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地面,总是垂着左瞧瞧右望望,眼前总浮现着那24行诗;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稳。只要是一闭上眼睛,尽是噩梦,我梦见那个信箱好像变成了一个蓝色的大乌龟,正在向我的床爬来,当时我真的是害怕极了,大叫了一声,然后就醒了;虽然我还是向以前那样正常地去做一些事情,但我感到,这些工作好像增加了难度;我原先红红的面颊现在苍白多了,我开始瘦了,变得不爱说话,就像一个音叉,拨一下才响一下。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时期,并且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7月底,我把我的命运提前托付给了信箱,然而到10月1日才是“上绞架的判决”下达的时候。11月1日应是作出裁定的日期。我若能把我的24行诗收回来那该多好啊!为此我不仅愿意放弃所有的奖励,而且还愿意做出保证,以后再也不写诗了,哪怕是一句也不行。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既不是因为写诗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也不是因为我觉得三等奖太少了,那可是十个白花花的塔勒银币!

我从来不受一些外界因素的摆布,这一点我很自信。但是这件事却严重影响到了我。就是说,我被一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缠住了,我怕“可尊敬的”编委不把我的诗寄还给我,或者是在诗上面批注一些不好听的话,然后交给我们严肃的“老头”去评论。只要是在我们学校待过的人,都知道我所说的“老头”指的是谁,我内心的那种恐惧感你们应该可以想象得到。虽然这个严肃的老头还是非常照顾我的,会帮助我减轻我处境中的困难,甚至还让我给他的儿子每周上两小时的辅导课,这样的话,我星期六的时候就可以在他们家吃一顿牛肉米饭,而且还有机会去抚摸一下那只可爱的猫咪。但是如果我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的话,那就什么都不用想了,不单是饭,还有猫。

我心中的恐惧感越来越重。11月1日那天,这个日期我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是一个虽然很冷但还充满阳光的秋日。可是我的心里却在飘落着大片的雪花,不是白色的雪,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颜色要暗得很多的东西。在那个时候,我只能数着天过日子,不,是数着小时过日子。这样的生活一直压抑着我,然而,时光也总是会轻易流逝,这样的时日也是如此。

11月6日,最后一节课上完之后,“老头”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从教室到他的办公室有两层楼梯,每层二十级台阶,每跨一个台阶,我的心都要跳二十次,我大概跳了八百多下,事实上只可能比这个数多,而不会比这个数少。我敲门进去之后,并没有看到他,因为我完全置身在一片烟雾当中。一段时间之后,烟雾散去了,我才看到那个大人就站在我的面前,瞪着两只眼睛,好像要把我看透一样。

“麦!”老头用低沉的声音喊道。

我弯腰鞠了一个躬,我当时的表情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因为只有他看到了,可是他没有对我说过。

“麦!!”我又鞠了一个躬。

“麦!”我第三次这么做了。这时候,我决定不再弯腰了。

“您,真是一位……”

我一直睁大双眼注视着他,盯得他不知怎样说下去才好。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对我的侮辱。这时,他哈哈大笑起来,换了一种声调说道:“本来这和我是没有什么瓜葛的,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不怕挫折,你完全可以这么做,你花好几个小时写了这些双行押韵诗,可你的德语……哼!你不觉得应该至少先拿给我看一下吗。”

“您是说我写的那首诗吗?”我问道。

“当然是了!我已经把里面的错误找出来改正了,而且编委们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这样的人怎么会知道一首好诗的内容将会是什么样的,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些呢!笨蛋……”

“是他们把我的诗寄到您这里了吗?”我紧张地问道。

“没错,是清样,一般称为‘校对稿’。同时还有一封信,不过是写给我的。当然你是没有办法看了,我还得准时回信,说明诗可以以你的名字发表,但是不可能再写什么东西了。否则你会着魔的,这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做,不只是写诗!年轻人!”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