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一般来说,吃这种肉食的时候适合喝葡萄酒,所以我一直拒绝他们让我喝。哑巴鱼也是一点都不想喝。在大家的强烈逼迫下,我们就说中午吃的太多了,所以现在还不是很饥。他用眼神告诉我不要让我说话。我答应了他,可是大家在说我并不是一点东西都吃不下的时候,哑巴鱼却说道:“每个人都不一样。当有人追求高尚的享受时,也有的人会被世俗的一些东西所吸引,即使是和鳟鱼和熏肉待在一起,我们仍能够看到他高贵的灵魂。别的我就不再说了。用那句拉丁语说,我们的餐桌盘就坐着这样的人。”

“你说的很对,”老板回答道,“如果您的朋友现在非常有胃口的话,我们大家肯定都会非常高兴的。”之后,我只好和他们一起开怀畅饮了。

吃过晚饭之后,客厅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人了,之后又有新的客人走了进来,这些新来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其中,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妇女,老人的年龄大一点,那个妇女还抱着一个大约三岁的小男孩。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来他们的家境并不富裕,连御寒的厚衣服都没穿。老人一直在躬着背走路,而且走起来一摇一晃的,一进门便找了个凳子坐下了。他一直在闭着眼睛喘气,非常累的样子。小男孩很亲呢很懂事地将小手臂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去抚摸老人的面颊。那位年轻的妇人给大家打了一声招呼,把手里拿的布袋放在老人的身旁,然后用几乎请求的语调说道:“请问有没有马厩可以让我们过一夜?”

“他们穿的像叫化子一样,想来偷东西吧。”老板娘对老板说道。

老板根本没有把老板娘的话放在心上,而是用一种非常同情的眼光询问道,说道:“为什么不睡床上呢?”

“因为我们没有钱”那位妇女用悲伤的语气回答道。

“那你们怎么还来这里?我们这里可不是免费的旅店!”老板娘赶紧插嘴说。

“我们原本是想找一个免费的地方,可是我们现在实在是走不动了,我父亲刚才昏倒了。”

老板娘听了以后还想再说什么,老板制止了她,让这位妇女拿出了身份证。妇女摸出小心翼翼裹在一块手帕里的身份证交给老板。老板看了她一下,然后用非常惊讶的声调说道:“你们从那么远的地方走过来,在这种大雪天,而且是在这么寒冷的情况下!你们还要走到美国,穿的衣服这么薄,而且身上还没有一点钱!我觉得要不是你们骗我们的,要么就是神志不清!”

她继续说道:“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啊,我们的身份证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去美国一定是要坐船的,你们没有钱怎么去!”

“船票是我丈夫寄过来的。”

“你的丈夫在美国那边吗”

“嗯,他是三年前去那里的,之后一直都在那里工作,终于给我们省下了三张船票钱。”

“有船票就够了吗?但到码头也还得要有钱呀!”

“我们本来是有钱的,我们本来把我们的东西都当出去了。可是我们的钱并不多,因为买我们东西的人也和我们一样穷。如果父亲的身体没有出现问题的话,也许我们的钱还是够用的,可是他一直在咳血,我们延迟了两个月出发,所以把路费全花光了。”

“上帝啊,你们现在应该赶紧回去!”

“我们家里边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我们之前在那里的生活过的不是很好,现在已经有船票了,而且我的丈夫还在那里等我呢。”

“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知道!可是你们一分钱都没有,还要坚持出来,你知道还要走多远的路吗?你知道怎么走吗?”

“我们可以边走边问。”

“你看你们这样还能走下去吗?老人坐在那都站不起来了。”

“我们必须要休息一下,希望他还能坚持一两天。我们在前面的格拉利茨有位做乐器的亲戚,他应该会帮助我们的,父亲身体好一点的话我们再继续走。”

“你们要到格拉利茨?雪下的这么大,你们还要爬过那么高的雪山,你们肯定是神经错乱了!”

“也许并不是这样。”老板娘插嘴说,“他们的身份证没有问题,但他们是否真的到美国去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这个就不好说了。”

那位妇人听了以后哭了起来。她从手帕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老板:“我们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如果您不相信的话,可以把这个信封打开看看,里面是船票。”

“你还是拿好吧,这个我不想看。”弗朗茨拒绝道。他看到那位妇人哭了以后也很心痛,说:“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一定饿了吧,来桌子前坐下来吧。”

妇女非常感激,坐在了桌子前边。老板娘很生气地站起来走进了厨房。她走了之后,弗朗茨用平静的语调悄悄地对我们说:“她现在正生着气呢,可是这没有什么,作为一个男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连可怜鬼我都不会让他们睡在马厩里的。”

这一行人也引起了我的同情,我给老人了一杯满满的葡萄酒,哑巴鱼也把他自己的那一盘鱼肉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应该是饿了很久了,狼吞虎咽地吃着。

一段时间之后,老板娘还是没有出来,于是弗朗茨走进了厨房,接着里面传出不协调的低音“二重唱”。最开始是一个高音,接着便出现柔和的低音,然后高音慢慢减弱。最后我们听到老板娘说了一声再见出去了,弗朗茨也笑着走了出来。

他坦诚地说:“她到别的地方去吵了,现在,我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来来来!”他把一大盘鱼递给了那三个人,又拿起还剩有一大半肉的盘子也递给他们,说道:“我亲爱的有学识的先生们,你们都过来!咱们来聊聊美国人吧。也许我们可以从中得知许多关于美国的新鲜事,因为这位妇女的丈夫写过信。”

“您对美国也有兴趣吗?”哑巴鱼问道。

哑巴鱼是很喜欢美国的,他的一位亲戚就住在哪里,最近,他的父母还收到了从那里寄来的一封信,至于是什么样的亲戚我就不得而知了。他总是刻意向我们隐瞒着一层关系,但是又会给我们留下一点猜想:一、爱尔多拉多的名字;二、是一个百万富翁;三、单独继承遗产!

弗朗茨告诉我们他对爱格尔到卡尔斯巴特的地形比对美国的地理要熟悉得多。于是哑巴鱼开始高谈阔论地地谈起了那些关于美国的内容。他从刚才的三个谜点谈起,弗朗茨聚精会神地听着,其他的三个人却并没有被这个话题所吸引,因为他们没有兴趣去关心那些城市以及湖泊的名字,他们还得天天与饥饿做斗争。

让我们非常感动的是,那位妇女照顾她父亲的时候非常细心,男孩也总是把最好吃的东西拿给那位老人吃。老人的身体非常虚弱,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喝了点葡萄酒,可是就吃了一点点东西,看上去他很想睡一觉,看着他的那种状态,很容易让人觉得这是她的最后一觉了。

那位妇女在吃东西之前祷告了一会,吃完后又祷告了一次,然后请老板带她父亲去睡觉。可是老人摇摇头说道:“我的好女儿,我还是待在这里吧!在每个温暖的屋里的圣诞树亮起来时,我们还得在寒冷中一直往前走,我们没有时间和大家一起分享快乐。我没有给你们点蜡烛,也没有什么东西送你们。你们在这神圣的日子里不得不受冻挨饿,而我不想让我的眼泪扫了你们的兴,我只能让它流进心里。可是我现在待在这里感到很舒服,你们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这里很温暖,我们也可以饱餐一顿。咱们就在这庆祝圣诞吧。”

他的话不时地被自己的咳嗽声所打断,说完之后,他把手合起来开始了祷告,那位妇女也掩面哭了起来。小男孩的嘴一直抿着,盯着我们看,他想知道,如果他也憋不住抽泣起来,我们大家会什么反应。

这时候我觉得这个祷告的老人一点都不像叫化子了,一个人就像是一座高山。当年龄的白雪覆盖山顶的时候,那这个人就靠近天堂了。对天的接近当然会在每一个有感受的胸膛里唤起敬仰。这位等待进入天国的老人,还有这个伤心的妇女和这个男孩,他们在我看来都已经不是叫化子了。

这时候,我想起了圣经上的一句话:“两三、四五个人以我的名义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在他们中间。”如果说刚才的那种气氛让人感到很高兴,现在的这种气氛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多么深刻!当有些人正处在贫困中的时候,可是我们这些读书人却在开这件事大的玩笑,我现在感到非常愧疚。

弗朗茨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他清了一下嗓子,说道:“你们就放心的在这里过圣诞吧,什么都不用担心。”

说完之后,他向过道走过去。我们听到了有开门的声音,才知道这扇门是通客厅的。他这是要拿什么过来?原来他把一个挂满饰物的圣诞树拿了过来,那上面的蜡烛还亮着,他把这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吩咐我们把蜡烛点上去,然后就又出去了。小男孩跳起来,看上去非常快乐,并且是想要帮我们一块点蜡烛。

弗朗茨又去拿了一些他自己还有老板娘的一些衣服,还有一块蛋糕和一根香肠,而且还拿出来了五个荷兰盾,说:“看,这些都是天使在圣诞节的时候送给你们的礼物。他已经看到了你们的眼泪,听到了你们的祷告!”

现在的这种气氛多好啊!老人睁大眼睛,看上去很陶醉圣诞树上的烛光。妇女和小男孩眼中也不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噙着幸福的眼泪。小男孩抱着那位妇女,将抽泣隐藏在妇女的怀里。其他的忙我也帮不上,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荷兰盾,哑巴鱼看到之后,轻声对我说道:“你们确实可以通过钱来帮助他们!弗朗茨娶了个有钱的老婆,你有五个塔勒。而我是比较穷的,让我想点别的办法来帮助他们吧,听着!”

当四周安静下来,哑巴鱼站到圣诞树边上,朗诵起来:

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你们都会从中获益,

因为就在今天,你们的救世主

耶稣基督诞生了……

听到自己的诗我感到非常陌生,好像我从来没有写过一样,而完全是另外一个人写的。哑巴鱼念得越多,那种陌生感就越沉重地撞击我的心。别的人都在用一种崇高的敬意听着。而老人一直盯着哑巴鱼。他的脸上逐渐露出了微笑,而且还有一抹光。是燃着的圣诞树上的蜡烛的反射?还是从他心里散发出来的光?他把双手摊在桌上,原本缩在一起的身体渐渐伸展开来,原先无精打采的头也慢慢地抬了起来,就像是在准备接受上帝的恩赐。哑巴鱼刚朗诵完,他竟然慢慢地站了起来,请求道:“可不可以把最后一节再读一遍!请从神甫讲话那里开始再朗诵一遍!”

于是哑巴鱼又读了一遍,可我还是觉得这是在读别人写的诗:

神甫一边祝福一边把手

放到死者的头上:

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让我们给与诚挚的祝福吧。

还在信仰永恒爱的人!

我们发自内心地祝福你们    

只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追随上帝的人!

你们的灵魂才会得到真正的救赎。

正是因为有了主的恩泽,

你们才能够和我们一起分享快乐。

因为救星,你的救世主    

耶稣基督生到世上!


读完之后,老人又重新坐到了凳子上,闭起眼睛,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虽然声音很轻,但是我们还是听到他在说:“为什么我们可以在这里分享快乐,因为今天是救星耶稣基督生到世上!一直以来我都在寻找他,今天他终于来了!我看见了他、星星还有光,就在伯利恒的上空。应该怎么说呢?我是说,当一个有罪之人看到他的救星的时候应该说什么呢?”

哑巴鱼继续朗诵道:

主,就派你的侍者到那里去吧,

因为他们现在已经看见了!


“你说的没错,我看见了他,”老人说道。我看到老人的眼还在闭着,嘴中好像念念有词。但是我们可以看的出来,现在不是在祷告,他好像正在寻找一些词,可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他问道:“在我们的那首诗中,那个罪人在请求恕罪时是怎么说的?”


哑巴鱼想了想说道:    

他虔诚地对着上帝说:

父啊,恩赐一个幸福的结局吧,    

还是让我安安静静地离开这个人世吧!

主啊,还是看看你的孩子吧,     

请为他指引方向吧,

但不要把他送往审判庭!

“请看看你的孩子吧,”老人开始说道,“他正在追求你的光。迷途的羔羊回来了,但不要把他送往审判庭!一定不要送到审判庭!”他大声地叫起来,而且把眼睛睁的很大,用恐惧的目光向自己的周围看来看去。之后又闭上眼睛,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嘴里轻轻地说着:“当你在将要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仍在向上空寻找救星,他会把你带向真实的天国,带入主的福光!真实的天国……福光……我累了。我要去睡觉……要睡觉!”之后他的头就低了下来,之后肩膀倒向了一侧。

老板担心地叫了起来:“我的上帝啊,他死了!”

“这不是真的!”那位妇女安慰他说,“他只是在路上走的太累了,现在需要休息一下。请告诉我,我可以把他背到哪休息?”

“你要背他吗?”

“他自己走,我可以在旁边扶着他。”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