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3节 第三章

“不是的,我是想起了匈牙利、俄罗斯和其他的一些窃马贼。他们会随身带着马笼头,转手间就把别人的马套住了。不知道你说的旅行绳是什么样子的,应该和套香肠的绳子差不多吧?”

“为了让它们看上去更结实一点,我把它四股搓在一起,并用它拴在我的一个肩膀上,因为这个部位是最能经受住疼痛的,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把拧好的绳子向上抛,顺利地钩住了上面的钩子。”

“你真是技艺超凡,在没有一点灯光的情况下就完成了!”

“我也是尝试了好几次才顺利钩上的。绳子的一头拴住我的肩膀,另一头钩在钩子上,然后我开始慢慢地拉我这边的绳子,这样我就慢慢地升到了高处,终于够着了香肠。在我接近椅子背的时候。突然间,我把椅子蹬翻了,所以也就只能请你帮忙了。”

“这也没有什么啊,其实你只要把你手中的绳子松开就可以了。”

“绳子都绕在手臂上,要放下里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再说,我根本就看不到椅子,只能让你来帮我。你看我的手都紫了!你若不赶紧醒过来,绳子就要快把我勒死了。”

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我还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这都是你自作自受!窃马贼在美国是要吊脖子的,吊肩膀和手臂则应该是窃香肠的人应该受到的惩罚。上帝啊,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这家店的主人明天一早就会发现他们的最漂亮的那根香肠……”

“希望他们不会发现这一切!”他插嘴说。

“你是打算切下来一截还是把整根都吃下去?”我问道。

“虽然我饿的可以一下子吃下去两根,可是我不会这么做的。”

“难道还有第三种吃法吗?”我非常疑惑。

“像你吃的这么饱的孩子当然不会想到第三种吃法了,可是饿到一定程度的人就一定会想到其他办法的。我之前已经充分考虑过了。你看那根香肠!是用绳子绑起来的,那完全是为了防止香肠在锅里煮时发生开裂。只要我小心地把绳子弄开,在香肠衣上切个三角口子。那我就可以尽情地享受它里面的美味了。如果把它喂饱了,我就想……”

“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吗?香肠衣还得用什么填充起来吧!”

“这个我知道!但用什么呢?这个我倒是非常好奇。”

“除了放在那里的那块蛋糕,其他可以吃的东西是找不到了。可是如果我把它填充在香肠里面,还是会被人发现,你说对不对?”

“是啊,而且所有的蛋糕都是整块的。”

“萨普,对于一个想打蛋糕主意的人来说,那他就得把整块蛋糕吃掉,这样一来别人就不会轻易发现了。”

“你的这些主意不会危害到被人吧?”

“你应该了解,我一直是一个正直的人。”

“你说的没错,一个在别人家的香肠上挖个三角口的正直人。你到底准备用什么来填充香肠呢?”

“我枕头上的线头开了,里面的羽毛都掉出来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上帝啊,你居然对羽毛也下手!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你想用被褥里的羽毛来填充香肠?”

“没错,就是这样。”他骄傲地说。

我说道:“你的这个主意确实不怎么样,让我恶心。我可以想象的到,主人正在切香肠,这时却飞出许多羽毛来!你觉得他们当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们想多久才能弄明白这羽毛是怎么回事!”

“他们用不了多久时间就能想到的,就是说这个切开的三角口,可是很难想到是我们干的。”。

“可是如果他们一旦发现了,我也就被你拖累了,他们会以为我也是小偷!”

“冷静一下,我亲爱的朋友!你的道德抵抗力之所以有这么强,那还是因为你吃的饱饱的。我是要把羽毛塞进香肠里去的,在用绳子重新缠住,在原来的位置挂好。就算是白天,别人也看不出来什么破绽的。我趁大家还沉睡的时候把我的狮子的食料全部消灭光,只可惜我失败了,就只能继续与饥饿为伴了。”

“现在已经三点多了,再坚持一下就到早上喝咖啡的时间了。你可以心满意足地躺在梦乡的怀抱里了,可是凶神现在正在纠缠着你,你在天亮之前是睡不着了。”

“还是让凶神去找你吧,我现在饿的实在是受不了……还是让我们躺下睡觉吧。”

把灯熄灭以后,我又进入了梦乡。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了,哑巴鱼睁着双眼躺在床上,嘴里一直在哼唧着,脸都发白了。

“你怎么还在床上躺着?”我很惊讶地问道,“你一直在饿着肚子,为什么还不赶紧起来去吃东西?”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没有一点胃口!”

我听到这话感到非常惊讶。我马上从床上跳起来,看了一下周围挂的所有熏制品,我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你是不是以为我去偷房顶上的那些东西了?”他用疲倦的声音问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给你说吧,萨普,这些香肠和火腿肉,我现在看到就想吐。”

“真的是这样吗?”我惊讶地问。

“是啊!我是一口也不会吃的。”

“这我就有点费解了。”

“这是因为你对我还不太了解,估计这个情况你还是不太了解,有的人饿过了头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再吃东西,就算是只有一点也不行,就好像他已经吃的很饱了一样。”

“用羽毛?”

“不要再说玩笑话了!我现在确实是有一种非常饱的感觉。昨天夜里,我已经战胜了饥饿,可是现在一点精神都没有。请相信我,所有通向我胃的道路好像都被堵住了一样,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有多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地吃一顿饭了。我现在的身体确实是非常坚硬,气都喘不过来。”

“可是饥饿的时候人不是这种状态啊!”

“看来你真是不了解,这是一种饿过了头的症状。”

“我又不是没有挨过饿,可是也没有因此而手脚坚硬,呼吸不畅啊。”

“咱俩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饿了是头狮子,你饿了可能是头犀牛,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动物。我现在要……”

他的话被敲门声打断了,弗朗茨让我们赶紧下楼去,否则咖啡要变得像杏子酱一样稠了。

“看来我们还是躺着吧,”哑巴鱼叹息道,“我的双腿就像是被灌了很多铅一样,还是你帮我拉起来吧!”

于是我把他拉了起来,他的脸色非常不好,脸色灰白,两眼看上去呆滞无光。

“我们还是让医生看一下吧,”我建议道,“饿的时候不可能时这种状态,你的感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重症病人。”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他干巴巴地笑。

“好吧,看来你还真的是活着。”

“我现在的精神已经好多了,我知道自己怎么样。帮我一把,我的腰弯不下去了。”

我很快就准备好了,他却动作缓慢,转动身体好像变的非常困难。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像今天这样脆弱,下楼的时候也是非常缓慢,好像他的膝盖已经被冻住。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