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第2节 第二章

哑巴鱼连忙摆手拒绝,他今天的状态好多了:“我以后都不想再碰烟了,如果您想让我们很感激地想念您的话,那么还是不要在我们面前提这个词了。”

这种告别虽然很简单,可是却有浓浓的情意在里面。弗朗茨要我们答应,只要有可能,我们回来的时候一定还要来他这里。之后我和哑巴鱼就出发了。

没走多远,我们就看见了一个小酒馆。我正想继续前行,可哑巴鱼把我拉住了,说道:“亲爱的旅行者,咱们还是休息一下吧!热情又好客的小酒馆在等着我们呢!”

“你想去吗?我们又不是出来到处品尝啤酒的,而且我们才刚刚出来。”

哑巴鱼对于说服我是很有办法的。他说,我们得看一下包里东西是否齐全,在外边查看的话非常不方便,那首诗我们也该读读,一杯啤酒才六克劳策,这就够我们两个人的了。”

酒馆里面空荡荡的。这时候走过来一个妇女,给我们送来啤酒之后就走了,屋里里面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我们高高兴兴地把包打开,里面有奶酪和黄油,还有火腿肠,半根粗香肠和几块葡萄干糕,此外还有一个用绒布包着的东西。打开之后,从里面掉出十荷兰盾钱币和一张纸,纸上写着:


为而来向你们表达感激之情,我送了你们这些荷兰盾。

你们忠实的朋友弗朗茨

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个惊喜,哑巴鱼开始计划着如何利用这笔钱。我告诉他:“我们要把这笔钱存起来,不要在半路上弄得口袋空空的。”

“你准备做什么?”他看到我的马甲里露出我挂在胸前内衣里的一只皮制小包。

“这是我的秘密小金库,我的20个塔勒都放在里面。这10个荷兰盾也藏在这里吧。”

“如果有窃贼发现你的这个钱包怎么办?”

“在我内衣里面,你就放心好了,别人不可能会发现的。看一看,糕点里还夹着一张纸吧?”

哑巴鱼把那张纸打开,我们看到上面写着:为什么没有放奶渣糕,请允许我用诗韵来解释给你们听吧。

“弗朗茨怎么还在惦记着他的奶渣糕?”我说。

“真是让人搞不懂。”我的朋友漫不经心地说。

“昨天他还有意地提了几次。”我继续说道,“这应该和我们房间的糕点拿走有一定的关系吧?”

“我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哑巴鱼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

“对啊,咱们还是说点其他的话题吧。你说这半根粗香肠怎么样?我怎么感觉特别熟悉呢。”

“也许是从你准备取下来的那根香肠上面割下来的。这个好客的弗朗茨把那根最漂亮的香肠切给我们了。喔,看来你要是达到了你的目的,那我们有多难为情呀!”

“那样的话就太糟糕了!”他吸了一口气,赞同道,“你想一想我之前说的羽毛!”

“对,羽毛!那样的话我们会被赶出来的,只有特别顽皮的人才有可能会遇到这样的羞辱。”

“别说了!现在还是一切都很正常。当时我只是想想而已,又没有真的去做。”

“那样是最好不过了。”

他再一次强调道:“我肯定不会那样做的!你一定要非常相信我!”

“好吧!既然包我们已经查看过了,还是看看写的诗吧!”

“不能再等一下,一定要现在看吗,亲爱的萨普?”

这个“亲爱的萨普”让我非常高兴。因而我问:“为什么这样说?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这个我倒没有。”

“我觉得还是现在看吧!”说完我就把我把信封打开,这时,他按住了我的手,问道:“萨普,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你就不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吗?”

“你指的是什么?”

“还是以后再看这首诗吧,你要为我考虑一下,在复活节或在圣灵降临节,只是不是今天都可以!”

“哑巴鱼,你今天的反应有点奇怪。你心情不好,我来读吧。”

“那咱们就不再是好朋友了。”

“那就当我们的友谊已经破裂了吧,您既然要采取这样绝望的手段,我倒真的好奇弗朗茨说了些什么了。”

看完那首诗之后,我就彻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个可怜的哑巴鱼!我忍着没让自己笑出来,强迫自己做出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把诗递给了他,说道“你自己看一下吧!”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他……他怎么可以把这写进诗里面!”他结结巴巴地说。

“刚才是谁说不会做那样的事的?是谁刚才欺骗了我?你给我大声念念这首诗!”

“这个我不能念!”哑巴鱼低着头说道。

“为了让你受到惩罚,你一定要念!也许这样我才能够原谅你,你这个奶渣糕窃贼。”

“如果我念了,你真的会原谅我吗?”他用从来没有过的胆怯声问道。

“没错。”

接着,哑巴鱼开始结结巴巴地念了起来:


半夜三更的哑巴鱼,

把奶渣当作了糕点,

因为内心忐忑,所以羞羞答答地说:

“我饿过头了!”

“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吃了整块奶渣糕?”我问道。

“没错。”他承认道,脸上露出一副窘相。

“那么大的一块奶渣糕,我看只有大象才能够吃完,你是怎么吃下去的?”

“这确实有点惊人,恐怕以后的几年我再听到奶渣糕,都会浑身发抖。可是当时的情况我是不能够剩下来东西的,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吃完了,然后我的胃就开始翻江倒海了。”

“那别人是怎么发现这回事的?”

“我想过这个问题,可是我没想过他们会把这件事说出来。亲爱的萨普,那么大的一块糕点,上面还有许多的黄瓜沙拉和酸奶油,你全部把它吃下去之后,那种感觉真的是没办法说。”

“哼。”

“与此同时,”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不仅在身体上忍受折磨,而且精神上也是如此。譬如看见你们吃美味的土豆团子,我是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真是残酷,真是对我的惩罚。还有滑雪撬!看你当时有多么得意吧,可我的胃里像有条大鲸鱼给鱼镖射中了,一直在翻个不停,能在你的后面捂着肚子滑。我好像吞下了几千颗利牙,他们一直在咬着我的胃。我告诉你一句话……”

“先暂停一下!”我终于无法忍受大笑了起来,“几千颗牙齿咬着!这倒还真是一个不错的比喻,也引起了我的怜悯之心。”

哑巴鱼高兴地跳了起来,说道:“亲爱的萨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是说我现在又可以打起精神再……”

“你准备做什么?”

“嗯……我是想再吃一块奶渣糕。可怜的萨普,看来你也是老板的怀疑对象……”

“才不是呢,”我打断他的话,“弗朗茨聪明得很,他知道你有饿过头的毛病,你在无意之中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快乐。”

“非常高兴!可是我可不这么想,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因此而生我的气?”

“应该不会这样,不过我们也不能再回到他们那里去了,因为你的名声上总是粘着一块奶渣糕,这是很难抹掉的痕迹。把东西整理一下,我们走吧!”

“好吧!你会原谅我吗?”

“我就没有生气。”

我们要的那杯啤酒还没有喝,哑巴鱼把它推到我的前面,说道:“还是你先喝吧,萨普!”

“你自己怎么不喝?”

“我实在是太感谢你了,所以就把它都让给你吧。”

“谢谢!可是我现在并不需要这个。”

“怎么回事?”

“我从老远就闻到了它有一股酸味。”

“这个我还没发现,但有一只臭虫死在里面,你不知道吗?”

“噢,这也就是你慷慨送我的原因吧。”

“没错,这只臭虫也留给你一个人了。快点,咱们赶紧走吧!”

我们带着行李出发没多久,不一会就把法尔克纳镇甩到了后面。

弗朗茨的预测有点失误,雪并没有一直下了一整夜。我们刚开始走的时候非常顺利,只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到了高森格绿镇。通过询问别人我们了解到,我们要找的人昨天来过这里。有个牲口贩子因为可怜他们,让他们坐雪橇去勃兰镇。之后,我们也赶紧赶往那里,尽管路上的雪比法尔克纳一带厚多了,可是我们决定一定要在中午之前赶到那里。

勃兰并不是一个非常大的小镇,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小酒馆,我们看到了一个雪橇停在店门口。我们了解到就是这个人去过亨利希格绿,又从那里刚刚赶回来。他对我们说那个妇女非常细致地照顾她的父亲,可是老人估计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因为他坐在雪橇里自己已经支撑不住了。

“我是从格拉利茨来的,”他继续说道,“我心里边也非常想带你们去那里,可是我必须留宿在这里。那位妇女知道我对格拉利茨非常熟悉,就向我打听一位与她丈夫沾亲带故的乐器制作家。她以为那个人非常富有,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在那里留宿几天。可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我知道她的那个亲戚只是一个帮工而已,而且是一个经常酗酒的人,因为这样,他很难找到工作,一年前就离开了那里。至于去哪了,我也不太清楚。”

“那位妇女呢?”


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